2013年2月7日星期四

反腐——之习李VS胡温


图为习近平与李克强

北京中南海新华门外的警卫阻拦记者拍摄。

前不久,胡锦涛习近平都郑重其事地发出警告,中共腐败越演越烈,解决不好就会亡党亡国。这等于是承认,过去几年的中共反腐,是严重失败的。为什么会失败?习李反腐会不会重蹈覆辙?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有必要对两个执政当局的反腐思路、反腐制度和反腐举措做个分析比较。

反腐思路之比较。

习李和胡温一样,都提出了在制度上机制上反贪治腐的思路。习近平1月22日在中纪委全会上强调,“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李克强公开点名中石油、中移动、中电信等涉贪腐问题,而纪委书记王岐山则表示,要坚持标本兼治,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

习李王的反腐宣言,可谓铿锵有力,但胡锦涛首任内的反腐宣言,也是掷地有声。2005年1月,胡锦涛在中纪委会议上,首次提出了从源头反腐的思路,并在各种场合强调,反腐不仅要治标,更要治本,要“从源头上不断铲除腐败滋生蔓延的土壤”。温家宝也屡次指出,权力过分集中又得不到制约,是腐败的源头。前纪委书记吴官正在多次讲话中表明,要从源头防腐,形成防止腐败的有效机制,要制度管人。

反腐制度之比较。

习近平刚一即位,就著手在反腐的制度建设上打击腐败。他成立了中央反腐领导小组,自任组长,王岐山任副组长。中纪委也就此扩张,委员比胡温时代增加了3人,达130人,且全都具备反腐经验。反腐机构更是叠床架屋,除了反腐领头羊中纪委,还有反贪局、纪检委、监察局、防腐局、信访局等反贪防腐机构。此外,习近平去年就指示中纪委制定反腐规划,即《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预计今年上半年出台。

而胡温在任内,也花了不少力气建立反腐制度。2003年,胡温上任不久,便建立了中央巡视制度,试图形成一个自上而下的党内垂直监督系统,即,中央监督省、省监督市、市监督县,层层反腐,完善并加强党内监督,严惩贪官污吏。2007年,反贪局成立。2008年,胡温颁布了反腐的“一五”规划,即《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08-2012年工作规划》,《规划》提出,到2012年要建成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基本框架。

反腐大动作之比较。

习李一上任就推出了反贪大动作,横扫重庆、广东、四川、山西、山东、安徽、河北、新疆等省市自治区的贪官;短短两个月,已有20余人落马,包括李春城、衣俊卿等几名副部级干部。而2003年时,胡温反腐新政使十三名省部级高官中箭落马。其中包括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云南省长李嘉廷,河北省委书记程维高,国土资源部部长田凤山。后来,上海第一把手陈良宇也被拿下,北京、天津和其他各地涉贪的一把手们杯弓蛇影,人人自危。

从这三个方面的比较来看,当年胡温的反腐思路,一点儿也不逊于今天习李的反腐思路;而两任执政当局在反腐制度方面的建设也各有千秋,他们履新时的反贪举措也都雷厉风行。但是,胡温反腐为何失败了?当年的中央巡视组组长任克礼曾说过,高层反腐的难点在于,“群众监督鞭长莫及、舆论监督不便涉及、班子内部监督很难制约”。监督全面缺失,特别是民众监督和舆论监督的严重缺失,是胡温反腐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民众监督和舆论监督,是保障制度反腐的必要条件,但这些必要条件,在胡温任内,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大幅倒退。

胡温反腐失败的教训是,如果没有民众监督,没有媒体监督,再完美的反腐思路,再严谨的反腐制度,再轰轰烈烈的反贪举措,都会付之东流。胡温反腐失败的教训还说明,如果习李反腐在民众监督和舆论监督等方面没有突破,可以肯定,他们一定会重蹈胡温覆辙。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