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3日星期日

是党指挥枪?还是我指挥枪?


小编按:毛选第一句话,开宗明义“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今天,习书记也面临这一问题“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这个问题是我执政的首要问题”。从王立军挽救“革命”,挽救“党”来看,党内窥觑大宝位置的人多了去了,如何搞定?效法老邓当年,“打仗”!从而,一仗而收兵权。变成不是党指挥枪,而是我指挥枪。

近段时间以来,中共当局〝做好打仗准备〞的宣传甚嚣尘上,矛头明显指向日本。更早一些时候,习近平视察广东,在广州战区发表讲话要求日常训练实战化,似有〝教训〞越南与菲律宾的打算。难道中共已经有了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资本,以至不怕东海开战,引发南海异动?

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对南海周边领海声索诸国,习力称〝中国永远不称霸〞以图换得可能的谈判机会,并着力拉拢东盟内亲华的泰柬两国来泄东盟一致对华的合力。在钓鱼岛问题上,习与美国也正开展〝静悄悄的外交〞,寄希望于美国说服日本让步。就在军委总参谋部频发《二○一三年全军军事训练指示》、明言〝做好打仗的准备〞的一月中旬,习派特使崔天凯(外交部副部长)前往美国,具体谈美国说服日本的方法。

在崔天凯与美方谈妥之后,结果没有见报,而美国总统的东亚事务顾问拉塞尔启程访日。随后,美国即明确表态,不支持日本军机对进入其防空识别区的中国海监飞机及军机发射曳光弹做警告。

聚拢军权受阻于三大难点

一直被政情分析人士称为〝第二军报〞的《环球时报》,在习〝静悄悄的外交〞取得效果之前,发表社评鼓吹对日开战,并力主超过钓鱼岛范围而对日打全面战争。此可视为军方鹰派的一个信号,敦促习近平及新一届常委寻机与日开战。但是,国内严峻的社会形势不容中共发动战争,而且从国际战略上看,即便中日战争不可避免,也是晚打利于中国、早打利于日美。

习近平之所以高调宣称准备打仗,意在聚拢目前分散的军权。放下江、胡对军队的实际影响不论,习在军队内部至少面临三大难题:其一,江泽民亲信派生的子系统颇有实力,屡屡出现的主战声音即源于此;其二,军中太子党体系内鹰鸽两派分界不明,但观点较劲屡屡出现冲突,此至少是个团结问题;其三,维稳系分羹军权的潜在威胁最大,直接威胁〝习核心〞的政治安全。为虚应江系分支的好战言论,习亦作准备打仗姿态,借此强化单项战术表演以整合军内太子党矛盾。比如说,在美国军方预判中国要实施第三次反卫星试验之际,习下令导弹部队的一个旅展开多导弹打击同一目标的演习。这样做不但收到以上预想的军内整合效果,还增加崔天凯美国之行的谈判筹码。

习近平最难处理的军权聚拢在维稳系那里。前年,周永康主导的中央综治委更名为扩容,实以薄熙来进常委并实控〝第二中央〞为目标。所谓更名者,就是将综治委全名中的〝治安〞二字替换为〝管理〞,为扩容争得名正之份;所谓扩容者,就是将综治委的成员单位由四十个增至五十一个。新增十一个单位中既有武警整个单位亦有军委总政保卫部、总参动员部两个二级单位。由此,与综治委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中央政法委正式成为拥有军权的〝第二中央〞。现在,政法委虽然已经降格,但综治委构架并未撤销。直接从综治委收回军权或以撤销综治委的方式使武警与军委两总部下辖的两个二级单位〝诸神归位〞,显然会激化本来与江系日渐明朗化的矛盾。习对江还得保持斗而不破之态,并且江系留守力量也给了习一个小小颜色,此为吴邦国在人大通过立法打压网络自由度,即给习(以及李克强与王岐山)的网络反腐泼了冷水。

军队反腐〝到谷俊山为止〞

既然无法从维稳系那里直接收回军权,习只好借势江系军中势力的打仗呼声来〝制造紧张空气〞,推出军队绝对服从〝习核心〞的军内宣传新说法。换言之,对社会可以不说〝习核心〞,但军队必须明白〝习核心〞存在的事实。为让〝习核心〞在军中有基本概念,一方面军报发表绝对效忠习的表态文章,另一方面中纪委将反腐政治化导入军队,威慑那些潜在的不服从者。

实际上,军队反腐绝对是重拿轻放,形象地说是〝到谷俊山为止〞。目前,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中将衔)贪贿案已进入司法程式,但量刑结果如何还要经几方讨价还价,毕竟谷俊山与江系是铁杆关系,而其对胡锦涛的效忠也是案件晚发的重要原因。身为总后政委的刘源当初发誓要除掉谷俊山,实际上是要警告胡休想削弱军中太子党的权力。对于军中反腐,习不仅〝反到谷俊山为止〞,而且还〝反到喝酒为止〞。其整顿军纪的所谓重手笔,也只是不允高级军官大肆喝酒以及公务接待中不得弄大场面,其他如军内经营风再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习近平聚拢军权的权谋显然得到了军方鸽派的支持,有太子党背景的国防大学政委刘亚洲(上将衔)接受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采访,声称〝军队思想与世界大国谋求军事变革的态势还有不小的差距〞。这番话暗示中共军队还没打大仗的计划。与此同时,以刘亚洲为代表的军中太子党鸽派比较支持由胡锦涛传给习近平的〝花钱买国防〞政策,如研发与仿制超大型军用运输机,特别是投入大笔资金持续更新空军。另外,〝埋头造航母〞亦是政策子项之一。有军方研究人士透露:中国到二○三○年要建成不包括现有瓦良格(训练舰)在内的航母六至八艘,分成三大任务群,其中投放东海与南海各一个群。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