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5日星期五

都来侃春晚——中共一年一度的“夜总会”



陈丹青:摘要: 中央电视台蛇年春节联欢晚会落幕,凤凰网娱乐特邀各路名人点评本届春晚。知名文化学者陈丹青表示:和历届一样,砸够经费,动足脑筋,用尽力气,不容易。 ... ...

中央电视台蛇年春节联欢晚会落幕,凤凰网娱乐特邀各路名人点评本届春晚。知名文化学者陈丹青表示:和历届一样,砸够经费,动足脑筋,用尽力气,不容易。谈到春晚的“实质”,他认为是“无产阶级文艺加夜总会”,所有节目的内里,还是从前弄宣传的老美学、老腔调,春晚的舞台美学和技术,全是从资本主义那里学来的。

以下为对话实录:

凤凰网娱乐:您个人对本届春晚的评价是怎样?

陈:和历届一样,砸够经费,动足脑筋,用尽力气,不容易。好莱坞和拉斯维加斯统统加起来,也排不出春晚。

凤凰网娱乐:您旅居海外的那些年,对春晚看法和现在有差别吗?

陈:回国前,每年在纽约中文电视台看春晚。回来后就不看了,不过逢到春节回家陪母亲,还是看,但母亲不看。

凤凰网娱乐:如今春晚愈发吃力不讨好的原因是什么?

陈:强求嘛。强扭的瓜不甜。早先中国老百姓吃个瓜不易,现在野果子多了,嘴就刁了。

凤凰网娱乐:您觉得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晚会是否还有必要办下去?

陈:据说现在是太平盛世,晚会总得办,越多越好,春晚无妨歇歇。要是中央想得通,每年各省自办一台,可以不可以?这样子,各省也能调动文艺人才,激活创作,娱乐本乡,带动经济,虽不算百花,也有个好几十朵,总比一花独放好吧。

眼下,喜庆年节的娱乐节目由民间自己弄,休想;弄出来了,也不给播的。海选中弄几位草根民工上春晚,人是新的,舞台和套路是旧的。芸芸民间,从来有的是开口就唱的人来疯,千奇百怪的十三点,什么花招都会弄,为什么非要从民间捞起来,配春晚这道菜?在国外,在港台,这些草根天才早就直接跟娱乐公司签了约,出名挣钱去。

凤凰网娱乐:您印象深刻的春晚是那一届,哪一个节目?

陈:看过忘了。一年后再看,又想起来。

凤凰网娱乐:您觉得春晚的实质是什么?

陈:“无产阶级文艺加夜总会”,或者一反,“夜总会加无产阶级文艺”,都可以——“无产阶级”这个词,现在不提了,但所有节目的内里,还是从前弄宣传的老美学、老腔调,我辈看得再熟不过,只是如今稍微油滑一点,配几个境外明星,作品尺度从未开开;“夜总会”,则我们不好意思承认,你一出境,近则港台星马泰,远则欧美,到处是这路娱乐业,春晚的舞台美学和技术,全是从资本主义那里学来的。

我喜欢无产阶级文艺,因我是无产阶级文艺泡大的,譬如《东方红》之类,看了还是激动滴,想起没头没脑的小时候。夜总会呢,我也喜欢,去拉斯维加斯赌场,我两眼直勾勾地看,满台美人,颤巍巍地,强光一照,乳房全部露出来,全是真乳房。

要是容我继续说下去,春晚就是中央台,中央台就是党中央。党中央的不变宗旨,就是“为人民服务”:问题出在这里——人民会为自己服务的。三十多年来,春晚是中央台赏给人民一年一度的大宴席,全世界娱乐业没有春晚这样的国家大餐。我是说,几时中央开恩,能让老百姓自己买菜动手,做顿年夜饭吗?


分享到4



延伸阅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