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星期六

寄希望于中国产生老戈的人们,昏倒了!

老戈,被誉为世纪伟人,因为他亲自颠覆了他曾经信仰和追求的制度,把苏联人民从专制独裁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尽管他自己在这场变革中失去了权力。“我个人失去了政治权力,但苏联人民获得了自由”成为名言而永垂史册。

夏业良:谁会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对这个问了千百遍的问题,著名经济学家、华人公共知识分子夏业良的回答是:中共不会出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中国的未来寄望于公民社会的成长。

关于中国是否会出现一个像当年的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结束中共的一党专制,夏业良近日在美国旧金山华人的公众集会上发表演讲表示:“我不指望在国家领导人中出一个戈尔巴乔夫,我只相信公民社会。公民社会是推动中国进行制度变革,建立未来宪政民主法制国家的主要路径或者说主体力量。公民社会在哪儿?公民社会就是网民自组织状态与共同表达的结合体。”

那么是否可以指望习近平领导中国未来的改革呢?夏业良回答:“若习近平最后能够变成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这已经是对他的最高期望了。要指望他领导政治体制改革,结果可能更糟糕,可能还要耗费另外的几十年来推翻他的这套似是而非东西。比如胡锦涛提出的‘和谐社会’,实际结果如何大家现在应该心里有数。”

网民通常是松散的、无组织的,怎样才能凝聚成反抗专制的力量呢?夏业良回答:“大家会在网络上逐渐形成一种‘无组织的有组织状态’,既然在中国禁止成立党派和非政府组织,但在网络社会中,可逐渐形成某些共识。如果大家平时在理念上达成了共识,那么一旦在适当的时机,在网络通知的呼唤下,有可能到中心广场去聚集,一百万有没有可能?五百万有没有可能?中国只要有三百万、五百万人在集中的时间进行共同表达,彰显要求言论自由、新闻出版自由、结社自由和游行示威与抗议的自由,就会对一党专制产生巨大的冲击作用。”

夏业良为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北大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中心副主任,他2009到2012年连续四年被评为影响中国的百名公共知识分子之一。目前他正在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院从事访问和研究工作。

夏业良在演讲中还表示,中国的公民社会具有专制政权无法抵御和消灭的道义优势,中国未来的制度变革可能起因于某一个偶然事件。他说:“我们处于攻势,而一党专制则处于守势。他们防不胜防,不知道哪一个环节上会出现漏洞,只要有一个漏洞,打开一个缺口,就有全面溃败的可能和希望。王立军事件就是一个漏洞,是我们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今后五年到二十年,肯定会有各种各样的事件,每一个事件都会带来一部分民众的觉醒,会带来专制统治内部的分裂,会带来公民社会整体向前推进。”

夏业良在演讲中还回答了人们需要得到答案的另一个问题,他说:“有人担心,中国共产党执政这么多年,这么一个强大的党,你们这些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你们这些维权人士和律师,有能力替代共产党吗?我说:不用杞人忧天,只要宣布解除党禁和报禁,若干个或几十个反对党宣布成立之后,在共产党中有执政经验的官员中,有正义感和历史责任感的优秀人才,会立即宣布退党,并且加入到反对党里去。再说民间有大量的有识之士、各方才俊,海内外有多少人才?中国从来不缺人才,缺的主要是胆略、气魄和贡献精神。”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