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2日星期二

“半生赢得千夫指,一事修来粪土名”


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

中国“防火墙之父”、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传因“薄王事件”牵连鲜少露面的他于2月9日发出拜年微博信息;两天时间已有两万多条“滚”字回复,网友评:“半生赢得千夫指,一事修来粪土名。”

2月9日下午,中国传统节日前夕,被称为“中国防火墙之父”的北京邮电大学校长方滨兴,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一条拜年信息,并以七言诗的形式褒扬其所在 的大学。虽然该条信息关闭了评论功能,但无数网友以转发附加留言形式进行回复,至2月11日,德国之声查看该条信息留言,已近25000条,其中大部分为 网友接力回复“滚”字。在时尚的微博拜年满是祝福声中,两万多条的“滚”字成为蔚为壮观的网络奇景。

在网友排山倒海的“滚”字回复中,亦有多位作家、学者等发出评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在微博上表示“昨天,有位大学校长在网上给大家拜 年,结果收到上万条回复‘滚’。只要这样的人继续担任大学校长,中国就无希望”;学者杨佩昌转发了一位网友对方滨兴评价对联:“半生赢得千夫指,一事修来 粪土名”,横批是“不虚此行”。此评价也获得了很多网友的认同。

方滨兴从2007年起任北京邮电大学校长,其官方在线简介显示,他主持建设“国家网络安全监控平台”等多个相关系统。他也因此被称为“中国防火墙之 父”;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事件中,方滨兴多次出面为中国大陆的互联网审查等制度辩护;德国之声早前曾报道,2010年12月20日,方滨兴开通新浪微 博,遭大量网民“围观”和质问,其后方滨兴“冻结”其账号,在2011年11月,方滨兴重启微博;2011年5月,方滨兴在武汉大学演讲时遭网友扔鞋子和 鸡蛋。



在“薄王事件”爆发后,网友翻出早前中国媒体报道,方滨兴于2011年12月曾邀请王立军担任北邮客座教授,并赞王立军是“铁血警魂”、“学术专 家”等;2012年4月25日,《纽约时报》报道中提及方滨兴可能受到“薄王事件”牵连。4月26日,方滨兴现身斥媒体造假,并表示要追究媒体造假责任, 其在个人微博中还暗示不再负责防火墙项目。

“方滨兴是阿道夫·艾希曼式人物”

上海作家夏商也在微博上发出信息:“私下聊方滨兴,有朋友说,熟悉网络封锁的专家很多,如果不是方,党国也会指使别人去做。我说最根本的当然是体制 之恶,但知识分子有拒绝合作的操守和底线。方的可恶之处在于,不但接下了脏活,且没有半点偷工减料,将大陆互联网完全变局域网,彻底沦为禁言部的帮凶,所 以不值得丝毫原谅,罪该万死。”

成都作家“慕容雪村”也指方滨兴是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纳粹德国时期的前高官,是在犹太人大屠杀中的主要执行者)式人物,认为方滨兴和艾希曼一样“当士兵瞄准平民时,他帮助校正准星。”

在美国访问的中国新媒体人北风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透过网友的反响也观察到中国网民,在长期的网络言论管制后情绪的一种爆发:“反感防火墙的人远比我们想象的多,只是这些人平常在用微博(国内),连翻墙的冲动都没有,但他们也知道哪些人在这当中扮演了作恶的角色”;北风认为参与进一个“罪恶系统”的人,不论是被肋迫还是仅仅出于一份工作的需求,也必须承担个体责任:“个体的责任不应该被忽略,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在作恶体制当中的个体应该受到惩罚。”

“在非暴力基础上,这是对个体作恶者施加压力的方式”

近年,透过“方滨兴演讲时被扔鞋子”、“司马南演讲时被姑娘砸场”、“吴法天与网友约架”等事件,在网友间展开了是否要对个体进行追诉或惩处的讨 论。德国之声查阅此次“方滨兴拜年”事件评论,仅有很少的网友认为应该使用文明的方式,大多网友则认为,在非暴力和法律框架内,网友可以选择适当的抗议方 式。

对此北风认为,在中国法制缺位、类似方滨兴等人依附权力同时也受权力保护的情况下,网民无论是网上的抗议、还是现场的扔鞋子、鸡蛋等,都是在不进行 人身攻击和伤害的前提下,对个体作恶者施加压力的方式:“这不仅是在方滨兴身上实施,前段时间,网友将参与GFW的很多人的名字罗列出来,对这些人都可以 用同等的方式向他们施加压力,只有这些人感觉到作恶的代价时,他们才有限制自己作恶的可能,这个事情大家应该多做。”

上月末,多位网络自由的推动者向白宫提交请愿书并向公众征集联署签名,呼吁美国政府禁止那些帮助中共当局实施互联网审查的人士入境,其中包括方滨兴;及中科院信息安全研究者熊刚和上海复旦大学软件学院的韩伟力。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