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9日星期二

号外!农民工开新闻发布会!(视频)

女民工模仿外交部发言人讨薪:拒付款项非法、无效。很牛X!很辛酸很无奈!网友建议说,先把账结了,再给这大姐招到外交部做发言人吧!我看不比姜大婶子差啊……

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徐泓认为,以官方语境维权,以牙还牙,民间智慧又有创新。支持讨薪!

2010年1月25日下午,几个农民工围坐在郑州市淮河路一辆宝马X5越野车旁,不让汽车开走。“俺们在这和老板遇着了,他还是坐着这宝马车,而年关已近,俺们还拿不到工资,回不了家。俺们今儿也不让他走了!”农民工称,宝马车的主人拖欠其所在工程队工程款,导致其无法得到工资。


2010年7月21日,123位农民工其中63人为湖北襄樊南漳人,在西安连续数天讨薪未果遭围殴。当日,300多名系着红袖箍,手持木棒的人将工人住地团团围住。随后,他们将正在午睡的工人赶到院子外面进行殴打,整个过程持续将近40分钟,有些工人想跑出去,都被木棒给打了回来。最后造成30人被打伤,9人重伤。湖北总工会介入调查,启动了农民工异地维权联动机制。襄樊市南漳县总工会成立了工作专班并于7月31日赴西安市临潼区解决农民工维权案件。图为背部被严重打伤的农民工(2010年8月3日摄)。
2011年1月9日上午10时许,广州海珠区云桂大街前,10余名湖南籍与四川籍的农民工号称“史上最潮讨薪民工”,他们举着“让子弹飞,让物价飞,别让血汗工钱飞”的牌子声讨老赖,希望能够如愿讨回工钱回家过年。


2011年9月14日,在太原坝陵南街,一男子怀抱“我要吃饭我要回家”的牌子蹲着嚎啕大哭。路过的女士甚至将其误认为乞讨者,将10元钱丢给他。据工友介绍,该男子负责的木工活刚刚结束,因老板不在太原至今未拿到酬劳,才出此下策讨要工钱。

2010年8月3日,辽宁沈阳街头,46名农民工打出愿当“裸模”挣钱吃饭的条幅。因包工头失踪拖欠下18万工资,这些建筑工讨薪无门欲集体当裸模。
逾百名情绪激动的员工走上天台意图跳楼,抗议公司出尔反尔,大批公安到场劝说,多部消防车驶入厂区,又出动吊臂车戒备。市长唐良智到场安抚富士康百人集体跳楼工人,经多番劝导,富士康百人集体跳楼工人至晚上九时才肯下楼。员工表示,厂方提供两种补偿方案,一是和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厂方按工作年资另加一个月代通知金作赔偿;二是放弃罢工,返回工作岗位,约有二百多人选择方案一,收赔偿离职,但到下午厂方突然反悔拒绝赔偿。

《新周刊》官方微博评论说,人民群众有智慧。西安外国语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的院长王天定感叹道:谁敢说农民工没有抗争艺术?中山大学的博士导师郭巍青称赞说,这个好哇,再加个挥手的动作就更好了。上海媒体人冷炜表示,亮点总在最后,但笑完之后,是无尽的伤悲。

以下为南报网编辑根据视频字幕的原文整理:
女士们先生们,信访部门的同志们,大家上午好。今天是我们例行上访时间。众所周知,我和农民工兄弟为天津汉沽殡葬管理所干了一个工程。应支付我们各 项工程款1400多万元。我们多次催要,而汉沽殡葬管理所于我们友好合作关系不顾,多次声称不支付款项。我们百姓与民政部门一直是鱼水情深,公仆与主人翁 的亲密关系。然而殡葬管理做却于事实不顾,于当前维稳大局不顾,做出有伤我方合法权益与自身形象的事情来。
早在2009年,天津就以(2009)二中民四初字第45号法律文书形式,确认应支付我方1400多万元。这一有力证据表明1400多万元应无条件 支付给我方。我方为保护农民合法权益,多次严正交涉。殡葬管理所还欠着我方1380万元。这1380万元里,其中350万元是我们民工的工钱,血汗钱。我 们强烈要求殡葬管理所立即无条件支付给我们。
我们还看出,殡葬管理所上级管理部门,即汉沽民政局,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我们对此表示强烈不满。民政局领导叫嚣民告官的案子输了有损政府形象, 所以不能支付判决的款项。我们认为这种说法是完全错误的,是违背了为人民服务的原则的。我们还很遗憾地听到民政局领导李朋同说:我就代表政府,我说不给就 不给,你能怎样?我们主张,和平合理合法地所要款项,以和为贵,以维稳为大局,从不非法上访。汉沽民政局置二中院判决于不顾,破坏劳动人民与政府部门的感 情,是与其身份,其职能不相符的行为。
我们重申,汉沽殡葬管理所应立即无条件把工钱支付给我们。
记者:“你好,我是讨薪社的记者。如果信访部门继续把材料转给汉沽民政局,你们将如何处置?”
女民工:“在这里,我们可以负责任地说,那350万元本来就是属于我们的,我们将密切关注。”
记者:“如果汉沽殡葬管理所拒不支付款项,你们该如何打算?”
女民工:“这个问题提得很好,无论汉沽殡葬管理所以何种理由拒付款项,都是非法的,无效的。都不能改变应该支付我们350万元的事实。”
记者:“据说,汉沽殡葬所是家族式管理,有贪污腐败现象,请问你如何评论,谢谢。”
民工:“那是殡葬管理所的内政,我们无权干预,谢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