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3日星期三

变态“好声音”,变成“好生意”!(图)

                             屡被网民吐槽的中国好声音

首先是一名普通观众的变态,笔者变态了三回合。第一回合,从不关心各种炒作式选秀节目的我,却在宾馆闲得无聊,偶然跳台,看《中国好声音》导师考核到凌晨四点;第二回合,中秋节不赏月,跑到一女性朋友家看决赛到凌晨一点,由于电视生病,看两分钟就没了画面,只能听声音,需要关机后20秒钟,重新开机才能显示画面,且关机时间越久,观看的时间越长,所以,我急切的盼望广告再现,好让电视休息一会儿;第三回合,当属今晚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里一直都充斥着恶心,折腾到凌晨五点,再也按耐不住,必须敲动键盘,呕吐为快。


  二是四名导师的变态。那英、刘欢、杨坤、庾澄庆,看他们夸张的表演,生硬的评价,哗众取宠的幽默,实在需要好胃口。说句网友们见笑的话,笔者除了认识那英和刘欢以外,另外两名还真是头一回听见,就算如此,也没能认全“庾澄庆”三个字,拼音输入法打不出来,需要粘贴复制。之所以说导师变态,主要是他们把自己的意识强加到学员身上,误人子弟,以至于学员们茫然,失去自己的风格。特别是那些淘汰了的学员们,他们疼恨自己跟错了导师,替他们惋惜的观众,唯有质问,是谁挑选的导师,他们就可以自命不凡,有一副好嗓子,唱出中国好声音?那英好强撒泼,刘欢戴帽子耍酷,杨坤太矫情,庾澄庆就是一痞子。

  三是观众投票选举式的变态。可以这么理解,花钱去了一回决赛现场,终于拿到一回选票。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现场的观众就真的能站在音乐艺术的高度,代表全国十几亿人口,评选出中国的好声音?好声音的艺术水准在哪里?因此,所谓的观众投票,莫过于跟随自己的喜好而定。古言之,有其师必有其徒,敢说,现场观众的投票,就没有丁点个人喜好的偏向,没有偏向对某个导师的喜欢?这也难怪,选手们都选那英为导师,换句话说,按照那英个人主义的强势性格,不是她的学员夺冠,她干吗?她可以站在椅子上撒泼,其他几位导师能做到吗?当然,那英又表演了变态的感性,可谓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况且,那英本身的人气影响力,除了刘欢可以勉强可比以外,其余两位完全占下风。这样的导师,哪个学员心甘情愿的跟随,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这对于参赛选手而言,是完全不公平。

  四是反复播放和广告露骨的变态,活生生将《中国好声音》变成“中国好生意”。从来没听说过某某商家和单位为艺术投入了多少钱,反倒是,这些商家因为艺术而赚了多少钱,由此一来,艺术就成了谋取私利的幌子。先看主持人,为了卖凉茶,可以不要命的呼喊;再看播放次数,白天晚上,通宵达旦的反复重播,还分出各种版本,非得把观众看得昏蹶呕吐为止;除此以外便是直播现场的插播广告,幸好笔者看的电视生病了,否则,看成神经病的必然是自己。什么冠名6千万,什么巅峰之夜获利上亿,什么15秒广告50万,可以做到完全不顾及观众的感受,完全把选手们当成收视率的牺牲品。

  五是厚颜无耻的变态地步。自《中国好声音》开播以来,一直受到网友们的各种评论,各种批评和建议,然而,“好声音”宣传组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们将不思进取,继续对网友们的批评不闻不问,势必恶心到底。就算四位等级不一样的导师,也没有更换的意思。试问一下,既然是观众投票,为什么不先投票选出级别和影响力都相当的导师?既然是投票选举,为什么不能公开实际的投票数量?单从媒体战队来看,为什么对最后冠军投反对票的都是一些权威媒体?这其中的猫腻,真的难以渗透。

  最后总结,《中国好声音》的各种变态,都抵不过亿万观众的变态,明知道是忽悠,还要被牵着鼻子走,就像笔者自己一样,有什么办法呢?无关紧要的无病呻吟,生命、情感、原则,所有的思想都在被这样消耗殆尽。现实生活的压迫,精神上的空虚,信仰的缺失,也许正是这样,才缔造了收视率和亿万财富。我们认可了欺骗,接受了忽悠,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想不通,也仅仅是挣扎。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国外一些好的创意,到中国人手中,就会被演变成祸害群众的创伤,这种伤会慢慢发酵,慢慢霉烂。

1 comments:

悲催的是,即使再弱智的节目,还是会有大量更弱智的粉丝去拥戴。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