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8日星期一

毛左崇拜希特勒,手法效仿法西斯!



近期的反日示威中全国各地同时打出毛泽东像,统一的“宁可中国不长一棵草,也要捍卫钓鱼岛”“血洗日本”等纳粹口号,以及出现声援薄熙来标语,一方面显示了左派的强大性和全国组织性,另一方面引起高层的高度警惕。对薄熙来严惩的决心不排除和左派这次“暴露火力”有关。

博讯记者从圈内人士获悉,极左的危险早在2008年就被注意,有人提出乌有之乡的问题,但胡锦涛总书记批示,左派留一个乌有之乡,右派的炎黄春秋也保留。

极左势力近几年频频在学校招募学生,拉到北京近郊办学习班,学习班的内容、形式和口号,完全是宗教崇拜模式,比文革有过之而不无极。司马南、孔庆东等核心人物据称研究了希特勒、日本法西斯上台的过程,学习他们的经验。比如,乌有之乡有个秘密的行动队,专门对不喜欢的人或者演讲进行攻击“砸场”,和希特勒党徒们的行为如出一辙。

2012年元旦,乌有之乡举办千人大会,张宏良做政治报告。据著名学着杨帆教授分析,本次大会显示他们可能有秘密组党,并选出了总书记。杨帆博客上称,张宏良“俨然左派共产党总书记”,但薄熙来是不是被这个秘密共产党奉为总书记呢?也不排除这种可能。

薄熙来3月中失去自由后,数日内,某政治局常委的秘书在昆仑饭店召开会议,请左派声援薄熙来,对参加会议的人员放风说:对薄熙来上层有分歧,多数同情薄熙来。薄熙来重返政坛,忘不了你们。

极左势力在中国的渗透,远不是张宏良、司马南等几个头面人物那么简单,他们的人脉遍布上、中、下层。例如,就在薄熙来倒台后的4月份,北京网监处、国务院新闻办和警察到新浪,警察出面给新浪一个左派名单,命令新浪多发这些人的文章。

博讯记者获悉,左派组织“名博沙龙”的一清(曾撰写所谓的李旺阳之死的独立调查报告)和中宣部的一个副部长密切,如果看看一清的这个报告,可以看出其反民主的立场以及其杜撰水平之高。

杨帆教授在博客上指出,极左势力绑架了重庆模式。在正在举行的胡赵基金会研讨会上,杨帆教授讲话中提出,如果重庆打黑、唱红后,抓住时机,抓民主和法制,结局或许会不同。杨帆教授认为薄熙来事发导致了重庆模式的终结。杨帆教授的讲话视频,以及本次大会的多数发言视频,博讯会整理发表,请关注。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