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

毛左们为何野蛮成性,刘荻称其返祖!(图)


刘荻最新文章,毛左的本质是一种返祖现像,是野蛮和大脑退化的表征。
近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著名“毛左”教授韩德强在反日游行过程中殴打“反毛”老人,引起舆论哗然。韩德强教授打人时说:“在此时此地你骂主席,你就是个汉奸!你就是日本人的内应!”

事后韩德强教授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团结凝聚的核心和象征。没有毛主席就没有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是铁的历史事实。1949年以前,中国军阀混战,一盘散沙,列强在中国拉一派打一派,任意欺侮四万万中国人民。毛主席结束了这一切,中国人民从此团结起来了,站起来了。

“但是,团结起来的过程千难万难,最大的阻力就是自私自利……

“……谁是人民团结、凝聚的核心?是毛主席!

“谁否认这个基本历史事实,谁就客观上站到了汉奸的立场上,站到了侵略者的立场上。更进一步,谁否认毛主席的核心作用,谁污蔑毛主席,谁就在主观上成了汉奸。

“改革开放以来,由于金钱万能论作怪,许多人投靠洋人、挟洋自重、靠着洋人发财致富,先是客观上,继之在主观上当了汉奸……”

韩德强教授还说:“最近,美国拍了一部有辱伊斯兰教先知的电影,引起阿拉伯世界的震怒。美国驻阿拉伯各国的使馆被包围,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杀死。这就告诉我们,信仰不容玷污,先知不容抹黑。打一个不尽恰当的类比,正如摩西引领犹太人出埃及一样,毛主席引领中国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引领中国民族走出被列强统治的绝境,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先知,是无数共产党员心中的信仰,岂容宵小侮辱?”

著名“反伪科学斗士”司马南则在《舆论不必聚焦“教授打人”》一文中说道:“目前互联网上的一些舆论对中国开国领袖的抹黑、歪曲甚至造谣,已经超越了一个民族独立、尊严及世俗标准的基本底线……如果任由这种逻辑蔓延,势必会引发更多的社会分裂,破坏中国社会的凝聚力与基本价值理念……

“当务之急是,在国家利益面前,中国社会应当形成最大共识,积极为捍卫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献计献策。历史无数次证明,中国社会越有共识,全体人民越是团结,越有助于国家利益,也越有助于个人梦想的实现。”

从以上这些言论中可以看出,“毛左”其实是一种返祖现象。为什么这么说呢?请看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涂尔干)关于“机械一体化”和“有机一体化”的研究:

迪尔凯姆认为,传统社会是“机械一体化”的。“在文明程度较低的社会中,同一团体的成员们采取同样的谋生手段,保持同样的习俗,信奉同一图腾,这种共同性使他们意识到大家同属一个集体,而不会离心。这种团体基本上是从‘相似性’中生成的社会,即所谓‘同质’的社会。该团体的首要任务是使成员们尊重团体的信仰和各种传统,即维护共同意识,维持一致性。”

英国社会学家卡尔•波普尔和哈耶克把这种社会叫做封闭社会。

在机械一体化的社会中,“人们往往居住在一起,社会分工显得并不发达,从而社会成员所具有的信仰和感情会更为平均,更容易形成某些‘集体意识’或‘社会共识’,这种意识或共识维系着社会秩序,有助于实现良好的社会治理结构。对于此类社会秩序的任何挑战,对于此类社会共识的任何质疑都将被视作为‘大逆不道’。因此,如果一种行为触犯了这种强烈而明确的集体良知,就意味着犯罪,必然获致惩罚和压制。”(周杰:《严格责任的诸类正当性解说》)

与传统社会的“机械一体化”不同,现代社会是“有机一体化”的。“由于社会分工的发展,人们在意识、信仰上的差异也日益增大。但是社会没有瓦解,人们也没有分离,这是因为古代维系团体的‘共同意识’逐渐被‘分工制’取代,社会分工使每个人在消费上依赖于其他人。”在“有机一体化”的现代社会中,社会分工取代了“集体意识”或“集体良知”,成为维系社会的新纽带。“有机一体化”的社会是差异的社会。

卡尔•波普尔和哈耶克把上述社会叫做开放社会。在开放社会中,人们不再服从于集体的目标,而是在遵守共同规则的情况下追求各自的目标。开放社会是个人主义的社会,是自由的社会,也是法治的社会。

“毛左”们所渴望的,则是回到那种部落主义的、靠集体意识来维系的、机械一体化的封闭社会中去。对他们来说,毛是个什么人是不重要的,因为毛其实是我们这个部落的一个图腾。按照迪尔凯姆的观点:“图腾是民族的标志、旗帜,图腾原则就是民族本身。人们崇拜图腾实际上是崇拜他们所属的那个团体,图腾是团体的象征。”对“毛左”来说,触犯毛这个图腾就是触犯“集体良知”,就是罪大恶极。

封闭社会是集体主义的,“毛左”们也想把集体的目标凌驾于个人目标之上;封闭社会是排外的,“毛左”们也认为与“洋人”打交道、做生意就是汉奸,是大逆不道。“毛左”们自诩进步,其实他们才是代表一个腐朽没落阶层的反动力量。这一点从他们普遍反对科学进步,相信中医而反对转基因农业中也可以一窥端倪。

集体主义是人类的本能,我们都是从几十上百人的原始部落中进化出来的,然而现代文明却是建立在个人主义、劳动分工和贸易的基础之上的。人类的思维是与文明共同进化出来的,自然也会随着文明的发展而有所改进。“毛左”们的大脑却仍旧停留在集体主义本能的层次上,实在是急需升级换代了。
作者刘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