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4日星期四

血汗工厂富士康,只有自杀反资方(图)



《解放报》驻京记者Philippe Grangereau周一发表文章:死亡或反抗,富士康中国工厂员工的两难选择。文章写到:在工业革命接近尾声、又没有自由工会的中国,流水作业的工人有时候会以惊人的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满。文章简短介绍近日富士康太原工厂的斗殴事件指出,七万九千多员工昼夜在这个庞大的工业集团工作,比雷诺集团在全法国的员工总数还多两万人,却只是富士康帝国的一个部分。一名曾在富士康深圳工厂工作三年的工人向《解放报》记者表示,他对发生斗殴事件并不感到意外,他甚至认为这样的事件是不可避免的,因为那里劳动条件让人无法忍受,迫使工人要么闹事,要么自杀。


此前,曾有20名中国学者在一份相关调查报告中把这些工厂比作劳改营。《解放报》这篇文章写到,虽然富士康员工的自杀案例与员工总数相比低于全国水平,但是,自杀还是被看作是一种表达诉求的方式。今年一月,因为走投无路,武汉工厂的150名员工站在厂房屋顶上,以集体自杀威胁,要求改善工作条件。这些自杀式罢工者的最主要诉求是结束那种劳改营式的气氛。那位曾在深圳富士康工作的工人表示,他刚进富士康工厂时,工厂每周对他们军训4小时,每天上班前和下班后都有会议,而这些时间都没有工资支付。这名工人当时在焊接车间工作,厂房噪音之大,使他的听力严重受损,但富士康支付的补偿金不足以支付医疗费。
《解放报》文章指出,在富士康太原工厂,工人每周工作时间远超出法定的60小时,尤其是在要推出新的苹果智能手机的时候,因为工期非常短。员工们很少抱怨,因为他们的工资会因为这些加时工作而大幅增加。但是,很少有人能长时间忍受这种工作强度,所以,工厂总是在换人。在太原,每天都有600人离开。很多专家都指出现在组装线越来越难以找到足够的员工,工人受教育程度在提高,愿意去找更好的工作。曾在富士康深圳工厂工作的那名工人表示,富士康把工人当作可以互换、却没有发言权的部件,应当维护工人权益的官方工会形同虚设,那些保安和领班整天辱骂工人,个人自由被践踏。
另外,财经报刊《回声报》针对一些中国中小企业来法国投资的努力发表文章,引述一家法国机构的数据指出,自2009年以来,这家机构已经统计到近40项中国投资计划,预计创造近两千个就业岗位,但是,由于危机,也由于准备不足,投资有时候难以落实。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