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香港自由少年横空出世,“秒杀”大陆“保守异议人士”(图)


                                             反国教运动领袖黄之锋接受媒体采访

香港反国教运动风起云涌,如火如荼;许多人却有所不知,领导和发动这场声势浩大的运动的领袖竟是一个15岁中学毛头小伙,真是后生可畏。那么,是什么力量成为他的源泉?高举民主,自由,独立的旗帜!让大陆异议人士,公共知识分子为之汗颜;让天朝胆战心惊;让大陆90后得到极大的鞭策和鼓励。90后,你要站起来,发出时代最强音!



    “我不觉得他们是政治筹码或选举中的棋子。相反的,他们很叻(聪明),竟然可以把这项运动办得如此成功。”香港开展国民教育委员会主席胡红玉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获胡红玉点名称赞的,包括了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近月来,国民教育话题在香港社会引起极大争议,也成就了黄之锋。

  穿着校服,背着黑色书包,戴上一副粗框眼镜,15岁的中四学生黄之锋,和普通的香港中学生并无分别。这位小伙子,出生于香港一个典型的中产家庭,自小生活无忧。但和别人不同的是,黄之锋有一个不一样的爸爸,自六七岁开始就带着他探访赤贫家庭,关心社会上被遗弃的一群。不能独善其身的思想,在黄之锋孩童时代早已萌芽。

  中三那一年,是黄之锋人生的转捩点。在此之前,黄之锋和很多中学生一样,平日不是玩游戏机,就是在家睡大觉。到中三那年,香港先后出现反高铁、五区公投等社会运动,黄之锋开始对社会议题产生兴趣,博览大量政治书籍。自此以后,他意识到很多社会问题归根究底,都是制度出现问题,他开始希望去改变社会,不想再停留在网络上讨论的状态。

  去年5月,香港教育局公布《德育及国民教育科课程指引》咨询稿,未引起社会关注。但黄之锋认为,这是一个洗脑课程,于是和一班透过面簿认识、素来关心社会的中学生成立“学民思潮”,要求特区政府撤回德育及国民教育科。

  从去年6月至今,学民思潮出席了大大小小的立法会国民教育咨询会,带领数十个团体发起游行和记者招待会。学民思潮也由成立最初只有十几个人,到后来集结到数百名成员。

  而黄之锋开始广为港人熟悉,则始于今年5月13日及7月1日。黄之锋在5月13日一次反国民教育游行后接受传媒访问,由于讲话内容有条不紊又毫不怯场,访问片段在短短数天内,即在网上录得数十万的点击率。至于7月1日,则是学民思潮在七一游行后,带队直闯中联办,沿途更吸引不少市民加入,组成2000多人的浩荡队伍。这两次活动令黄之锋声名大噪。



国民教育话题的最新进展是,特区政府再次让步,同意无条件与学民思潮等团体开会,讨论是否撤回。无论是支持或反对国民教育的许多港人都慨叹,年纪轻轻、全无政治经验的黄之锋,在这十多个月里,尽显其活动组织能力、逻辑舌辩能力,以至短兵相接时的应变能力,俱远胜泛民、建制,乃至官员。

  黄之锋年纪轻轻已累积了跨界别的民望、动员能力、社运经验,加上现在参与反国教运动的人都会成为他的忠实支持者,他拥有极强大的政治本钱。日后无论他融入哪个党派,或是自立门户转型为政党,都可海阔天空。



胡平 :

香港民众反对国民教育运动一浪高过一浪。9月7日夜晚,12万港人,身穿黑衣,聚集在港府总部广场,声势浩大,场面壮观。

9月8日,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取消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三年死限,由学校自行决定是否开办国教科目以及如何开办。港人的抗争终于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的胜利。

香港民众的这场抗争已经持续了一年多。最早推动这一抗争的是几个中学生,其中一位名叫黄之锋,就读于基督教汇基堂主办的汇基书院,1996年10月出生,现在还没满16岁。

早在去年5月,黄之锋就和几位同学一道,建立了一个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学民”的意思是,学生也是公民,也有公民的权利,也应该履行公民的义务,积极参与公共事务;“思潮”这个词来自五四运动。组织者决意以当年的学生运动为榜样,追求民主与科学,坚持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而不只是盲目的爱国情怀。

学民思潮的宗旨就是反对香港特区政府设立德育及国民教育科。他们认为,港府计划推行的所谓国民教育,实际上是管制学生思想,浪费上课时间,浪费公帑,因此必须撤销。

除了大力推动反对国民教育运动之外,学民思潮也关心其他社会议题,积极参加其他的社会活动。从学民思潮组织成立至今,黄之锋一直是这个组织的发言人。

三个多月前,我发现了黄之锋和学民思潮,在推特上加了关注,转发他们的推文。那时,反国民教育运动的规模还不大。吸引我注意的是这些中学生的公民意识,对思想自由的坚持,对公共事务的关怀以及责任感。

如今,黄之锋已经成了公民运动的明星。我看了他的一段电视采访,应答如流,理念清晰,措辞准确,语调从容。主持人李鹏飞问:你们为什么那么反对国情教育与国民教育?黄之锋回答说:因为我看到现在香港政府推行的国民教育,已经交给中国共产党党员教授编写。我认为香港的教育应该由香港人编写课程,而不应该由共产党员编写。现在的国民教育课程,竟然写中国的执政集团是“进步,无私,团结”,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国民教育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直到中学六年级。小学生没有独立思考能力,要是从小学一年级就灌输这些意识形态,后果很令人担忧。

港人的反国民教育运动,在大陆人中引起强烈共鸣。在大陆,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灌输更广泛,更严重,后果更恶劣。不错,在互联网时代,大陆人也不难接触到不同的声音;当局自己在意识形态领域里,朝令夕改,口是心非,挂羊头卖狗肉,也使得他们那套体系千疮百孔,已经丧失了大半的欺骗功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灌输就已经完全没了功用。在今天,共产党依然不遗余力地向国人灌输它那套谁都不信了的谎言,其目的就是迫使大家对谎言麻木不仁,迫使大家习惯于生活在谎言之中,从而丧失对真理对正义的信念与追求。

现在,黄之锋已经变得很有名了,难得的是他还能保持冷静和清醒。他并不以领袖自居,他把自己定位为群众之中的推动者。不少长辈和旁观者为他担忧,小小年纪,暴得大名,会不会挨整?会不会跌倒?黄之锋笑着回答:“他们想多了。”黄之锋表示,他没想过做政府工,也没担心被秋后算帐。他说:“我觉得做一件事,不是先去考虑后果,或最终结果;我是考虑那件事应不应该做。”

黄之锋的事迹给人的最大鼓励是--“15岁中学生都可以,你们也可以。”

还记得两个多月前的什邡事件,也是一大批中学生冲到了第一线。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欢呼90后壮丽登场。后生可畏,后生可爱。

中国正值多事之秋,巨变前夜。自由民主大业拥有这样的新一代,它必将赢得未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