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星期二

打酱油的中国知识分子

我打酱油,管我屁事……

针对文化大革命发生四十六周年,及文化大革命中对知识分子的迫害,旅居德国的环境问题专家王维洛博士谈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变化。他认为,过去中国的知识分子在政治上的被搞臭是一时的,现在知识分子自己在求真和价值问题上留下的腐臭却是永远的。



四十六年前的一九六六年的八月和九月,在中国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史上可说到达登峰造极。四十六年后,时下中国的知识分子如何?旅居德国的王维洛博士可 谓家学渊源,父亲三十年代浙江大学毕业,是著名的科学史教授,他自己则专心于国土问题,环境问题的研究,著有多本有关三峡问题的专著。为此在文革四十六周 年的时候,记者就当代中国知识分子问题采访了王维洛博士。
王维洛博士对记者说,“在中国这个制度下,如果说以前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毛泽东把中国知识分子打成了臭老九。这就是说,按照宋朝的说法就是比妓女还差一等的这样一个类群,就是臭老九。其实中国的知识分子现在已经自己把自己做成了臭老九。”

对 此,王维洛博士进一步解释说,“因为时下知识分子的责任和任务变了。以前中国知识分子是,我不是靠谁活着,不是谁养我我就给谁说话。以前是有人养这个知识 分子,有人养这个食客,但是这个食客并不是一定为养的这个人说话。我反正是做我的事情。你要是接受我的建议,那你就用。你不接受我的建议,我还是说我自己 的话,你还是要给我饭吃。这是中国传统的食客,中国的知识分子。但是到了绍兴师爷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变了。绍兴师爷是主子要做什么事情,他就给主子出什么 主意。太平天国的时候,绍兴师爷最多。这就是说,你自己是什么人,你已经不知道了。”

王维洛博士说,知识分子的这个现代化使得这类知识分 子具有了两个典型特点,第一表现在知识分子的求知,说求真问题上。对此他举例说,“我最近在看一个电视剧。这个电视剧里明着就这么说,说那些股票评论员们 说哪个股好,我就卖哪个股,说哪个股不好,我就买哪个股。他根本就不相信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说的话。现在知识分子说的话都是骗人的话。知识分子自己把自己 置于了这样一个地位,就是自己把自己做到了臭老九的地位,没人相信。如果知识分子说的话没人相信,那你要做知识分子干什么?这个国家要知识分子干什么?你 现在说了没人信,因为你老说假话。”

王维洛博士说,第二个问题是价值问题,为政治服务的知识分子居然堂而皇之地罔顾几百万人的生存权利, 和严重的环境问题。“潘家铮(已故中国著名水利电力专家)走了,现在讲他对三峡的什么什么贡献,就说三峡工程能够发多少、多少电。但是他们忘记了三峡工程 迫使一百多万居民离开了他们的故乡,淹没了起码六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这就是说,三峡工程现在一年发的电可以供北京市一年的使用,这就是说为了北京市的用 电,我们迫使了一百五十万人离开了他们的家园,淹没了差不多相当于三分之一的北京市的土地面积。这样的工程的利大呢,还是弊大呢?大家一想就清楚。这就 是,知识分子现在把自己做成了臭老九。”

以上是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1 comments:

中国的知识分子,甚至公共知识分子,哪还有什么追求真理的理念?连钱学森这样的科学家都能写出亩产万斤的科学依据,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就几乎被整死绝了。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