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0日星期日

当今中共,谁的权力最大???(图)



中共就要召开十八大,新的权力交接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再过几个星期,中共就要召开十八大。今年将进行重大权力交接。中国观察者在审视习近平的个性和目标,他几乎确定将接任总书记,国家主席并在某个时候接任军委主席。《彭博社》9月26日的文章分析中共最高权力机构的运作和新常委人选,并分析各种阻力阻挠中国实现重大改革。

文章说,当他在三月份成为国家主席之后,习近平不会是独掌大权。他是常委的一员。“头号领导人拥有一些主动性和权力。但是他有很多限制。”布鲁金斯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说,“他们的权力远远不如美国总统。”

政治局常委是1956年设立的。理论上,常委成员由中央委员会选举。实际上,他们是由卸任常委和几个元老在密室谈判后挑选的。

“权力交接过程仍然是非常不透明。”香港浸信大学政府和国际研究主任简-卡贝斯坦说。“因此当然充斥各种各样的猜测,我们都是两眼一抹黑。”

*从一人至上演变成常委集体领导

文章说,直到毛泽东和邓小平时代,常委都听从于一个人。最高领导层演变成目前的模式,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的主任谢尔(OrvilleSchell)称之为委员会式领导。这跟毛泽东时代一人至上形成对比。没有人希望另一个文化大革命或大跃进。
卡贝斯坦说,常委通常每周在中南海开会一次,在所有重大政策上做出最终决定,常委成员们必须达成共识。常委曾做出一些有效的决定,比如: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推出刺激措施;修建全国基础设施等,最近,决定允许甚至鼓励反日抗议。

*难以做出重大举措

文章说,通过这些举措,这里面没有明显的输家。“他们能做的就是多一个螺母多一个螺丝。他们可以逮捕人民。他们可以修建铁路机场。但是做出更大的决定就难多了。”谢尔说。他指的是许多改革者和投资者以及学者的心愿清单:真正打击高层腐败。严肃限制国营企业,金融自由化以便银行可以做出商业性贷款而不是对国营企业廉价信贷。还有逐渐的政治改革,允许真正的反对党。

哪怕有一个人极力反对某项行动并且寻求其他人的支持就可以阻碍变革。网上批评者猜测,为什么谷开来被控谋杀英国人但是没有被控腐败,其中有高层的政治原因。网民猜测,那将吸引注意力到其他以权谋私的高级领导人。

*派系和家族利益不能触碰

文章说,改革艰难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所有常委委员都有赞助人,他们对其承诺永远不损害他们的利益。

常委有两个不同背景的主要派系,有时候他们对中国发展的重点有不同考量。李成说。虽然每个派系的成员不总是行动一致,但是他们善于击落他们不支持的政策。

*太子党和团派两大派系

文章说,太子党常常利用他们父母的职务和他们的优势。他们或他们的家人,常常通过在大型国营企业的正式职位或者更普遍的是,通过私人持股来致富。

李成说,太子党通常在海外学习生活一段时间,对于欧美更加开放。许多最高层太子党早年在沿海城市任职,接触市场力量和外国投资者。副主席习近平曾被派往福建省福州市;薄熙来曾被派往大连;俞正声被派往青岛。所有这些城市都鼓励海外投资。这些经历使得他们更愿意跟发达工业国家维持较好的关系。

另一方面,他们跟国营企业的关系可能限制他们进一步开放经济的兴趣。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说。

在下届常委的可能人选当中,李克强和汪洋或许是胡锦涛唯一的嫡系。他们崛起于共青团。胡锦涛曾经担任共青团领袖,是团派的靠山。李克强也曾经担任共青团领袖。

*下届常委热门人选

文章说,下一届常委很可能出现改革者。一个迹象是,习近平会见了改革倡导者胡德平,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

王岐山被国营媒体戏称为“救火员”,他知道如何处理危机,预计将赢得常委席位。他被视为改革者,希望推动中国更快走向现代经济。他多年来跟美国前任和现任财长保尔森和盖特纳,以及跟其他西方金融官员和总裁有很多接触。

汪洋倡导建立更强大的民间社会来处理社会紧张关系。李源潮作为中组部部长,推动更多的基于候选人的实际经验而不是他们的人际关系来任命。他曾经讨论党内民主的需要。

只有一个候选人被广泛视为保守派—张德江,他曾经在朝鲜金日成大学受教育,据信支持保持强大的公共部门。张德江先前管理过广东省,在那里他打击媒体和不当处理村民抗议强占土地。

如果新常委的确尝试严肃的改革,它将面临来自党内的严峻挑战。就像卡贝斯坦所说,“既得利益集团将失去很多,却不能从变革中获得太多。”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