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7日星期一

脑筋急转弯之识中国——哪个数字最大?(图)




一小学数学课上,老师问童鞋们:“个、十、百、千、万、亿,哪个最大呢?”聪明的凡巩小童鞋举手答道:“老师,你没看上面的标语吗?十八大”!老师晕倒!



“八公山上,草木皆兵”
十八大关系最高权力重新洗牌,是中共认为最重要的事。作为“枪杆子出政权”的信奉者,其治国历来是军事思维,充斥军事术语。几个月来,“保卫十八大”喊得震天响,有的地方甚至冠以“誓死”两字,不明就里的人恐怕以为有一场真枪实弹的战争迫在眉睫了。尤其可笑的是,这个口号最初似乎来自公安部的十八大消防安全保卫部署会议,仿佛十八大是一件易燃易爆品,或者有人密谋火攻人民大会堂。全国上下做好十八大消防安保,莫非担心群众欢庆胜利召开时点燃爆竹烟火酿成火灾?
除了消防安全这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十八大保卫重点还是要不惜代价维稳。各地政府就拼比赛似的,无所不用其极,制造恐怖肃杀的气氛。北京出动公安、武警、消防以及数以十万计的社区义工开展全天候全方位、高密度的联勤联动、巡逻防控、设卡盘查。太原、郑州等地多警种联动进行演习,各种武器纷纷出现,耀武扬威。有网友说,“这阵势赶得上小国的陆军了。”“敌人到底在哪呢?”“如果把保卫十八大的能耐用到收复钓鱼台,一百个也收回来了!”
七月三十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撰文称“维权律师、地下宗教、异见人士、网路领袖、弱势群体”等五种人是美国实现改变中国图谋的主要利用对象。这位袁所长不愧是吃党饭的高级学者,总结的“新黑五类”基本上把当局心腹之患囊括。前四类不必多说,“弱势群体”算得上社会绝大多数人的自我定位。“保卫十八大”渗入网络化维稳每一处,对所谓非正常上访者严防死守,该抓就抓,该关就关,对异见人士频繁“喝茶”“上岗”,甚至有人因印制写有“公民”字样的文化衫而被警告……,社会上风吹草动都可能被认为是对十八大的威胁。
祸应起于萧墙之内
和平理性的老百姓,真能威胁拥有数百万军警和近亿党员的政权?从根本上说这是真的。凡有正常心智的人,都不会认为今天的共产党值得拥护,甚至很多人抱有“时日曷丧吾与汝偕亡”万念俱灰的恐惧。天下苦秦,人心瓦解,共产党坐在火山口上,每个人都可能是点燃它的火种,每件事都可能是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它感觉到的敌意是真实的。但反过来说,一个走过场的分赃会,就一定要比平时更容易出事?老百姓还真没必要去特意破坏。就算开会的人都完蛋,也不意味着这条巨蟒就完蛋,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人民群众是党的根本敌人,但不是十八大的现实威胁。
谁最需要十八大被保护?是预计它将为自己带来“利益”的人。对他们来说,最危险的人不是芸芸众生,而是和自己争权夺利的党内对手。你我都是政权的一部份,都背负着原罪和血债,凭什么你吃肉啃骨头而我只能喝点汤水?秦失其鹿,捷足者先得之,而失败者则可能掀翻棋盘。革命必然要来,然而江胡温习李这些人清楚,政敌比百姓要心狠手辣。民众革命一旦来了,大不了大家一起死,谁都不是干净的,而落在政敌手中,就生不如死。这是党史所证实的,自己人互砍起来,才是真惨烈。
只有掌握权力的人才能有效发动内讧,给对手以致命打击。薄熙来志不在小,家臣王立军倒戈一击,奇谋秘计顿时化为南柯一梦。贵为“九人联合总统”之一的周永康刀光剑影,传闻甚嚣尘上,嫌疑难以自解。各种诡异的高层人事动荡频现。“保卫十八大”或曰保卫党中央,真正防范的应该是党内的同志、亲密的战友。秦始皇希望二世三世以至万世,自身也想长生不老,然而求仙被戏弄,“亡秦者胡”的谶言以为指匈奴,却应在少子胡亥身上。
保卫十八大有如水中捞月
共产党在垮之前早已死了,它没有灵魂,这是其掌控者也明白的。然而中国却需要有灵魂,这灵魂就是自由民主意识和公民精神,这样才能终结专制循环,清除骨髓内的毒素。一个十八大,只有权贵统治者在乎。谁胜谁败,实在不值得关心。它会否成为篡权者的最后一次全代会,没有人可以断言,只能肯定趋势的不可逆转。保卫十八大、捍卫党中央,无疑是水中捞月,抽刀断水。

--转自《动向》杂志2012年9月号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