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7日星期四

桥坚强,你为什么还不倒?

哈尔滨桥才通车一年,便因为超重而垮掉……
 旧中国修建的钱塘江大桥,昨天是它的75岁生日,超龄服役25年,炸药放不对地方,都炸塌不了……

编者按:钱塘江大桥,可谓“桥坚强”。75年风雨岁月,还没有倒。因着还没有倒,让天朝每每陷入情何以堪的境界。因为在如此现代化的今天,货车超重,桥就倒了;而钱塘江大桥,炸药放不对,都炸不塌……而近年来,中国垮掉37座大桥,全部宣布没有质量问题。真的很讽刺!其实,中国老百姓都明白,桥垮掉的时候,党国在人民心中,也垮掉了……
又其实,许多领导人都盼着钱塘江大桥垮掉,才得以维护那垮掉的37座大桥的声誉。


再过一百年都没有问题,因为没有蛀虫。

49年前专家名符其实呀。根源就出在科学家的思想、意识形态上,那时的专家、科学家,都怀抱的是为 淡泊名利、振兴民族的出世思想,现在的所谓砖家,都是些现实方义者的入世 想法,天壤之别,注定了前有古人,后无来者。前者生前埋头实干,然后名垂千古;后者钓名逐利,身后只留一堆腐土。感慨啊,只有郎朗乾坤,才会能人辈出。

我觉得阳明滩大桥才是精品,建的时候创造了上亿的GDP,一年后倒了再修,又可创造上亿的GDP,试问钱塘江大桥能产生这么快的社会效益吗?

炸药都炸不掉,太差劲了,不能给国家GDP增长9做贡献。

老土了,现在造桥的目的不一样了。
1、设计上为了新、奇、特、要不在长度、要么在造型上,搞上个世界第一,起码也要搞个国内第一,造价多少,老百姓出钱,政绩第一,桥过几年了问题,当时的有政绩的决策者都 提升了。
2、施工中,施工单位和监理单位、业主方,都在捞一把,桥过几年了问题,当时所有的人员都各奔东西了。
3、桥坏了、路坏了再修啊,又不要决策者自己出钱,决策、施工等都还可以借机再捞一把。

公路方面,上世纪90年代起钱塘江大桥公路已经不让货车通过了...
90年代已经超出茅以升当初设计时定的年限了,这座桥二战时经历过炮轰都没事足以证明设计和施工质量的优秀

这社会跟以前没得比,从前有的是责任大于一切。现在是钱大于一切,就算不合格,钱就能让人睁着眼说可以




  本报记者 孙燕 本报实习生 徐灵超

  我们在课本上读到过它;在电视、邮票上无数次见过它;它最近又很红,刚刚上了杭州地铁单程票。

  它是“钱塘江大桥”。这位见证了杭州从战乱到和平年代的“老人”,昨天迎来了75周岁的生日。

  半个多世纪以来,身为我国自行设计和建造的第一座双层式公路铁路两用特大桥,钱塘江大桥不断刷新着安全行车纪录,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在设计之初,著名桥梁学家茅以升曾将大桥的寿命定为50年。然而从1937年9月26日建成通车,钱塘江大桥已超龄服役25年,如今依然伫立钱江潮头,巍然不倒。

  8月24日清晨,通车不到1年的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引桥断裂……近几年来屡屡发生的桥梁垮塌事故似乎正以灰色注脚的方式,凸显这座75岁老桥的伟大。至今,钱塘江大桥已经连续保持了21870天桥身安全,近60年来桥体零事故的纪录。

  钱塘江大桥,这座被网友称作中国史上最强的“桥坚强”到底有什么秘诀?昨天,由省内外多家单位共同主办的一场纪念会给出了部分答案。

  严谨的设计施工,“炸药不放对都炸不掉”

  属于“桥坚强”的骄傲:从建成至今,钱塘江大桥被炸过多次,又几度在战火中涅槃重生。大桥至今没有进行过技术上的大修。

  2000年的维修是规模最大的一次,也仅仅是更换了公路桥的桥面板。现在,每天从它身上通过的汽车依然达1万辆以上,火车超过150列。

  “我说一件事,你就能知道这座桥有多牢固。这是一座炸药不放对位置都炸不掉的桥。大桥的5号、6号桥墩在1937年、1944年和1945年被 炸过,但至今仍能正常使用。” 现任上海铁路局杭州工务段大桥工区工长来海刚说。24年来来海刚都承担着大桥的维护保养工作,他的父亲、爷爷都曾是大桥的养护工。

  “能够屹立至今,茅以升先生精湛的设计和当时严谨的施工功不可没。这座桥的设计非常出色。”桥梁专家、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郑凯锋教授告诉记者,和现在大部分的桥梁不同,钱塘江大桥从钢梁、构件到支座都可以更换。

  这也为钱塘江大桥的养护带来了诸多便利。郑教授介绍,钱塘江大桥曾在1964、1974、1993和2000年进行过多次维修,钢梁、系杆等也因此得以加固和更换。

  以大桥的15个桥墩为例,它们在战争期间都曾遭受过轰炸。有两三个墩伤害比较重,一些桥的部件当时被炸进了江里,但由于能够替换,所以能继续维持使用。

  而大桥的无名施工者更令人赞叹。160万美元的投资,又置身战火纷飞的年代,当时钱塘江大桥的建造难度几乎是空前的。“当时国力、设备都不行,但仍能造出如此精品,茅老的认真精神恐怕是当前社会十分需要的。”

  年初已安装检测系统,及时掌握“健康指数”

  关于“桥坚强”的健康:岁月在铸就大桥荣耀的同时,也不可逆转地催其老去。

  郑教授说,2007年,他曾和上海铁路局桥检队一起对大桥做过一个整体评估,“桥毕竟年纪有些大,铁路方面,货车我们要求限速在每小时60公里,有两个桥孔的横向变形稍微有些大。”

  在郑教授看来,要让钱塘江大桥继续坚强,科学的管理制度必不可少。“近来有不少大桥坍塌的新闻,但是‘质量’不应被片面理解为施工质量,勘查、设计、管理养护以及政府的执行力,都是一座桥质量的一部分。”

  上海铁路局杭州工务段钱塘江大桥车间,常年有30多名养护工负责养护大桥。

  目前钱塘江大桥的养护主要是更换铁路的枕木,钢梁则15-20年做一次重新漆装,养桥工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掌握大桥的病害情况。

  来海刚说大桥目前大概有15处较严重的不可修复病害,比如部分钢架弯曲等。今年初,大桥安装了实时响应安全评估监测系统,以利大家快速了解大桥的“健康指数”,及时调配火车通行总量、速度等。

  “公路方面,上世纪90年代起钱塘江大桥公路已经不让货车通过了。”郑教授告诉记者,禁止公路货车通行,正是茅以升先生最早在其晚年所提倡的。

  “只要该限载的限载,该限速的限速,该维修检查的维修检查,我个人认为,钱塘江大桥再保持个10年肯定没问题。”郑教授笑言,只要保护得当,大家还要给钱塘江大桥过个百岁生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