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0日星期日

原本两年刑期,结果判15年,王立军一定很后悔(图)



坐过共产裆牢的人都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王立军不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本来叛逃罪也不过判2年刑,如果他不坦白其他罪刑,一年多后他就可以回家。为什么老奸巨猾的他还是上了审讯人员的当呢?请看下面专家的分析。
华府前官员对《外参》说,即使美国政府与王立军之间有谅解,未经王立军授权同意,不能披露王立军进入使馆之后的谈话内容,但“我认为,中国政府经过调查后,对谷开来杀人案的情形已经了如指掌。”假设这位华府前官员说的是真的,那么,中共对谷开来杀人案最后了如指掌,一定有王立军的坦白,而王立军之所以能坦白,可能是因为他掉进了中共“坦白从宽”的陷阱。

从海外陆续报导的消息看,自王立军被带到北京后,中共对他的待遇从优。例如,王立军可以通过特殊通讯工具与家人通话,向亲友通报平安,妻女可以被允许到其现在住所,不定期探视。最近,博讯援引消息人士的话说,王立军罪名原本只有一个叛逃罪,王立军的直系亲属和律师都说,王立军的刑期不会超过10年,甚至更少。

一位熟悉中国法律的中国学者对《外参》说,“人性化”预审(它的另外一个极端是酷刑)与利用犯罪嫌疑人被孤立,缺少信息的困境,暗示犯罪嫌疑人坦白会得到宽大处理,是中共刑事侦查的惯常技俩。上面说的王立军被优待,在他这个级别的犯罪嫌疑人中不稀罕。在预审阶段,预审人员最难对付的是像审问“四人帮”成员之一张春桥这样的打死都不开口的犯罪嫌疑人。侦查人员为了敲开犯罪嫌疑人嘴巴,会尽量满足犯罪嫌疑人提出的各项要求。王立军案件影响巨大,中共没有胆子要求美国人“交代”王立军在领馆究竟说了些什么,因此,王立军的嘴巴成了破解王立军——薄熙来事件的唯一路径。这位熟悉中国法律的分析人士说,虽然王立军是个罕见的刑警,能力超群,但对中共这套“人性化”刑讯把戏也未必撑得住,何况,他如果不说,酷刑的味道,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最后会导致王立军将谷开来案件和盘托出,让中共了如指掌。

在王立军事件调查的整个过程中,完全听不到王立军家属和律师向外界透露任何零星消息,即使像谷开来杀人案这样高度敏感的案件,也没有被捂得如此滴水不漏。分析人士对《外参》说,中共的习惯性做法是,将国家机密概念扩大化,而在王立军叛逃事件中,中共会最大限度地利用王立军叛逃事件涉及国家机密这一点,让王立军家人与律师断绝与外部世界的信息沟通。事实上,中共确实在利用王立军叛逃事件涉密这一点,让王立军案件完全幕后运作。据博讯报导,王立军聘请的律师王蕴彩与成都中级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当局订有保密条款,王立军的妻子以及其他直系亲属也被当局告知,不许对外界泄露关于王立军的任何消息,否则会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罪追究责任。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