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2日星期日

中国社会十大矛盾将成为十颗定时炸弹

学者邓伟志说,中国经济发展和政治社会发展失衡,出现十大社会矛盾,包括权力集中﹑社会不透明﹑舆论一律﹑腐败盛行﹑贫富悬殊﹑变相世袭﹑道德滑坡﹑剥夺农民等,这都堵死了政改之路。

中 国经济近年狂飙,现又陷入严冬,既得利益集团把持的社会体制整体失衡,中国陷于多事之时,社会矛盾、社会问题日益突出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有社会学家 归纳中国存在十大严重的社会问题,担忧中国比资本主义还要严重的社会问题成为中国随时爆发的「炸弹」,并正在发达地区不断引爆。也有学者归纳中国经济发展 和政治社会失衡发展留下了「十大陷阱」,阻碍了所有试图推行的改革新政。也有学者指,中国社会瀰漫末世心态,呈现「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身后洪水滔天」的 情景。有学者提出警告,中国社会这种末世心态的情景,与当年苏共统治晚期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末世景观类似。

经济发展异军突起,引发社会问题严重,早在二零零六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二零零四至二零零五年「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课题研究表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正进入近十几年来最好的时期,但是农民失地、收入差距加大等引发社会矛盾困扰中国发展,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最近,中国知名社会学家邓伟志教授通过他的社会研究,提出中国一系列社会问题中最突出的十大矛盾:

(一)权力过于集中。改革开放,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改的就是集权,三十多年来,中央的控制有所分权,但地方及系统的权力集中,在经济领域同样如此,中国有「一把手经济」之称,就是权力集中的表述。

(二)社会透明度太低,像毛玻璃。互联网加快了资讯传播的速度,无论中南海的围牆有多高,文件上盖上多大的机密章,也锁不住重大事件向社会流动的资 讯。「大广播不发达,小广播就必然发达」。政府资讯不公开,如挡着的毛玻璃,似明似暗。于是互联网、民间拼凑起碎片化的资讯,社会更为溷乱。

(三)舆论一律。媒体第一版不需要总编花脑筋,会拼版面、对尺寸就行。在权力集中、透明度低的体制下,作为第四权力的舆论监督软弱。权力控制媒体,公器成为喷涂机器,只会添加美丽的色彩。讳疾忌医,是帮倒忙。

腐败已成生活方式

(四)腐败盛行。从上到下,党内党外,腐败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已经不是个案。面对事实甚至不承认腐败是腐败,腐烂已到发臭程度还不觉臭。或者人前奉行反腐,人后推行腐败,白天反腐,晚上腐败。

(五)贫富两极分化,世界排名为严重国家之一。不可否认,改革开放总体上让各阶层的老百姓都有得益,但贫富之间的差距拉开,而且日益严重,拉开的差距超出了世界公认的警戒线,成为社会不稳的重要因素之一。

(六)半世袭制﹑类世袭制。「老子反动儿溷蛋弱化,是进步;老子英雄儿好汉强化,是退步。」无法迈开民主、政改之路,所以,指定接班、主政者划圈、钦点,以及主要干部调动后,再调「自己人」一起跟班的情况客观存在。讲「二代」、分「派别」都是变相世袭。

(七)道德滑坡。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上竟提出「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如此降低公平的地位,这是历史上罕见的,连实际不公的当权者也不敢。于是带来分配不公、司法不公、教育不公、卫生不公、社会不公。

(八)剥夺农民,城乡差距太大。土地、廉价劳力、政策向城市倾斜。在城里做了二、三十年的工,还被称为什麽「农民工」,在城里还成不了市民。三十多年的「土地财政」严重盘剥农民,扩大了城乡差距。

(九)等级森严,特权正常化,和群众产生距离。党和群众的鱼水之情正在被破坏。过去反对「衣分三色,食分九等」,现在岂止三、九!官大一级压死人,气死人,吓死人。

(十)既有过度市场经济,又有退回简单商品经济倾向。说过度,是指权力变成商品,灵、肉都可买卖。说倒退,是指因为生产者售价低,卖给消费者时太贵,诱发生产者自产自销。总之,封建主义弥散。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要继续走社会主义的路,但近二十年出现的这些社会问题远比目前西方有些国家要严重。邓伟志接受亚洲週刊访问时表示,早期资本主义 是脱胎于封建主义,是没有现成的资本主义经验可资借鑑。而今天,有条件对资本主义来个扬弃。什麽拉美现象是伪命题,那是可免的。为什麽重蹈?是没有吸取当 今资本主义或称「成熟」资本主义之所长。他说,比如社保,本是歪打正着,卑斯麦为了扑灭工人运动烈火,稳定、壮大资产阶级剥削对象,出于不良动机而做出的 好事。社会主义完全可以正打正着,完全可以变被动为主动。每年公款吃喝款足以解决贫困问题。

按理说,共产党执政理念应该是解决这些资本主义弊端的,现在在一些地方反而越演越烈。邓伟志认为,在弊端出现前是可以防止的,在弊端出现后也是可以 解决的。「真理就在手头,有些人也不去抓,甚至像耗子怕阳光一样,怕真理,原因是口袋决定脑袋,既得利益就是『障目』的『一叶』。如何解决?两个字:透 明!」邓伟志强调,只要有决心,深化改革,以体制作保,三到六个月就可基本清腐。一年后中国的廉政指数超芬兰、挪威。不信,可在两个省市试验。他认为, 「根本的出路在反封建,对资本主义一分为二。要如此,就要特权阶层跳出特权,而要特权阶层跳出特权,唯一的出路是政改。政改要点是约束权力,建立有限政 府」。

十年前,中国新政成为民众的普遍希望。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周东华教授撰写《中国新政》一书,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革命建国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 革立国两个时代,中国进入了崭新的第三时代。以科学发展及和谐富国为纲领的第三时代,既是对前两个时代的继承,又是对改革过程出现一系列问题的纠正和改 良。但他提醒,新的时代,中国改革发展面临十大陷阱和挑战,包括:模式转化,能否真正跨越改革传统?利益多元,能否形成新的凝聚力?上下博弈,能否找到制 度性利益平衡关係?腐败泛滥,能否找到有效的制约模式?增长模式,能否找到经济平稳发展模式?公共服务,能否实现政府角色转换?民主法治,能否在党的执政 中达到和谐统一?社会公平,能否建立有效的公平博弈机制?社会迴圈,能否在平稳发展中完善自我纠偏机制?经济发展,政府能力与市场能力如何有机结合?

理念被权势边缘化 周东华表示,民众期待可一以贯之实施的包括以人为本、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理念,没有显示强大的推动力,包括胡锦涛提出的「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繫、 利为民所谋」, 「就是中共亲民的宣言书,执政的保险箱,因为它正确回答了在新形势下,中共『为谁执政』、『怎麽执政』的问题,但现实中,这些理念成为理论弱势,被利益强 势边缘化了」。中共十八大后会否有新政,关键要看能否化解十大社会矛盾,需要新的思﹑新方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