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6日星期一

九旬老母,救女儿心切;网友下注,赌开来生死



重庆前市委书记薄熙来妻子谷开来涉谋杀英国人海伍德 ( Neil Heywood)案,本周四将在安徽合肥市法院开审。因涉中共高层政治,案件相当敏感,谷的前途亦扑朔迷离。连月来,谷的母亲、年届90岁 的中共老革命范承秀,为打救女儿在重庆、北京奔走,甚至向外媒叫寃。近日她又亲赴合肥,准备旁听庭审为女儿打气。


网友赌谷生死

苹果日报报道,谷开来案开审引海内外高度关注,不少境外传媒记者到场采访。有当地人士在 微博透露:「因谷案原因,近来大量外媒涌入合肥,弄得安徽方面很紧张。」有网民开盘赌本案,庄家赌300元人民币,若谷被判死刑或终身监禁一赔一,若判有 期徒刑或「因精神原因免刑究」则一赔五。

谷体会中共法制优越性 母奔走

据悉,今年4月10日官方宣告谷开来涉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被立案调查后,4月20日,定 居重庆的谷母范承秀即返回北京,利用自己与高层的关系打救女儿和女婿,但收效甚微;谷母又亲自为儿女聘请曾处理过高官贪污案的北京律师沈志耕和杜连军,但 也被当局否定,当局另指定安徽律师为谷辩护,谷母所请律师甚至连谷开来的面都见不到。

无奈之下,谷母唯有借外国媒体放风,对官方指控其女儿涉谋杀表达不满,坚信谷开来无罪, 称女儿「既没有财务上的动机,也没有这样的心态(杀海伍德)」。这位有75年中共党龄的老革命甚至哀鸣:「如果他们(指中共当局)能够如此对待一位老党 员,那他们会如何对待普通老百姓呢?」

有外媒驻京记者向合肥市中级法院查询,获回应称旁听座「都预约一空」。北京资深媒体人陈杰人指,「如果没有特殊公职身份(如安全、当地公法检、新华社、 CCTV等)只是一介平民,或外媒或中国市场化媒体,基本上不可能获得旁听机会」。

毕业于北京大学、本身是律师的谷曾出版《胜诉在美国》,比较过中美法律,称「我更喜欢中国的法律体系」,有大陆法律学者讥笑称:「谷律师现在可以体会一下中国法律的优越了!」

阻谷家北京势力介入 官方指派辩护律师


多维尔掌重要证据

当局拒绝谷母范承秀为谷开来聘请律师,并指定两名安徽律师为谷辩护,分别是安徽省律师协会会长蒋敏、安徽芜湖市律师协会会长周宇浩。当局禁止外地特别是北京律师介入本案,分析指或是担心谷家在北京的政治影响力,影响当局对本案的定案。

安徽当地法律界人士称,上述两名律师是「经过层层筛选出来的」,「经谷本人同意后,当局早在一个月前就启动遴选程序。公安提名了16人,但政法委刷掉八个,司法厅再刷四个,留下四个供谷本人挑选。总的原则是:外地尤其是京城律师,不得介入。」

英国外交部发言人前晚证实,因案涉英国人被杀,英国驻华使馆已获准派人出庭旁听本案审理;英方表示虽不清楚中方的调查细节,但对中方执意调查海伍德案表示满意,并称会继续为海伍德和其家人争取公正。

目前未知上月底应邀从柬埔寨赴北京协助调查的法国建筑师、谷开来前好友多维尔( Patrick Henri Devillers)是否会以证人身份出庭,但分析指,当局在多维尔赴华仅10日就宣布起诉谷开来,可证明他确为当局提供了重要的证据。

谷家有五女 一门都是中共权贵

范承秀与丈夫谷景生共养育五个女儿,谷开来最小,上有四个姐姐,大姐谷望江拥香港身份证,是本港上市公司喜多来集团 董事和实际控制人,控股深圳上市东港股份,该公司承接许多中央部门包括财政部、中国福利彩票、国家邮政局、中国人民银行等的印刷生意;拥1.26亿美元 (约9.8亿港元)身家。


二姐谷政协是中国机械工业集团纪委书记;三姐谷望宁和四姐谷丹也涉足商界。谷丹的丈夫李小雪是中国证监会纪委书记。

除谷开来外,同涉本案的薄家「勤务人员」(即侍衞张晓军)及重庆公安局技侦总队前总队长 王鹏飞(王立军亲信)等,也在合肥审理。传王立军将在成都受审。有大陆法律学者认为,当局称谷开来同意接受由当局指定的辩护律师,或已达成枱底交易,像这 样敏感的案件,庭审只是走过场而已。

海外网友评论:

鄙视五毛评论日期:2012-08-05 16:16:54
活该!!!你们家玩打黑的时候,给过那些被黑的人公平公开审判吗?“这位有75年中共党龄的老革命甚至哀鸣:「如果他们(指中共当局)能够如此对待一位老党员,那他们会如何对待普通老百姓呢?」” --- 您老到今天才明白啊?你们党就是个畜牲。


town评论日期:2012-08-05 15:59:51
说得好!!


BOXIAOSAN评论日期:2012-08-05 15:46:33

估计您不会失去您的女儿,可是海伍德的妈妈由于您女儿的凶残,已经失去了她的儿子,将心比心啊!您是老革命,当年为动员老百姓起来造反,宣扬的是追求公平正义,提倡“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为什么轮到您杀人犯的女儿时,却强调老革命与普通老百姓子女的区别对待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