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1日星期二

周其凤刮了蔡元培两记响亮的耳光

周其凤的演技,或许不在影帝之下

编者按:看看周其凤老母身边那几位时髦女性,就知道北大的今天了……和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相比,周其凤演戏的时候,就是扇了蔡元培两记耳光。一记扇在学术上,如今北大的学术还有多少是真的?;一记扇在自由上,思想自由是早就荡然无存了,肉体上的自由却与时俱进。蔡校长九泉之下,如何可以瞑目?


前北大教授邹恒甫微博扔出重磅炸弹——北大院长奸淫服务生,在北大光华学院竟然建五星级酒店供 教师和学生吃喝玩乐嫖。一石激起千层浪,中盛投资集团执行董事王力群微博指出:北大学生会的干部的贿赂竞选,副主席约5-8万元竞选费用、正主席约 10-30万元。北京大学到底怎么了?中国学术界的良心在哪里?

  校内建五星级酒店 方便师生吃喝玩乐嫖

  8月21日上午,世界著名经济学教授邹恒甫通过其新浪微博(通过新浪实名验证)爆料: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连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

  邹恒甫指出,光华还在新楼里建了五星级饭店,emba 学生和教师在里面玩乐。其理由是把emba 肥老板和官员学生的吃喝玩乐的钱也一起摸到手,免得这些有钱人在北大外吃喝玩乐嫖。他更大胆指出北大教授蔡洪滨经常同官商吃住在此一条龙服务区。

  原来在北大南门的太子酒店和楼下洗脚部门就是北大教授搞火爆的。由于影响太坏,北大在自己的校园里什么都有了。 南门外的太子也没有生意走了。从清华西门望北大都是吃喝玩乐的七星级高档场所。邹恒甫还在微博上向现任北大校长提出质疑:“请问书记朱善璐学兄, 北大是搞最高教育研究还是搞最高吃喝玩乐?!校长周其凤学兄,你是怎样在管北大?”

  邹恒甫表示,1998年在北京任教的时候,西门只有几个破烂排挡。现在,北大报销的梦桃源直隶大缮鲂俏江南。且 北大报销的餐费高的吓人。那些服务员主管女人也特喜欢给北大院长主任部长教授敬酒啊哈哈。发票要多少就开多少买多少。他在微博反问,为什么合肥中国科技大 学里面就没有这些直隶会馆,大缮鲂,梦桃源,俏江南。邹恒甫还呼吁北京税务局和国家税务总局彻查此事,公布于众。

 

  招生黑幕:北大服务生有后门特权即可上学位班

  邹恒甫教授爆出了更多的惊人内幕:北大芍园餐厅和其它北大内酒店的服务生通过开后门上了北大的学位班。他戏谑 说,有人说那是爱情,不是诱奸,是用货币换来换去的女人。是人情债款,肉来还。服务员陪北大人合理。都是合理的。存在是合理的,合理的就是存在。针对此 事,他请求教育部能彻查,并公布结果给国人。微博如下:

  

  买官记:学生会主席靠贿赂选举 价格堪比派出所所长

  据中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王力群微博消息:北京大学学生会每年百万元外联收入也是玩乐和回流掉的,因为哪些学生会的干部的竞选也都存在贿选的问题,所以到了任上都想吃花回来。副主席约5-8万元竞选费用、正主席约10-30万元。微博如下:

  

  针对北大学生会主席贿赂竞选的问题,《时尚芭莎男士》商业报道编辑王振宇)二狗直言:“北大学生会主席的价格都赶上派出所所长的价格了。”

 

  中国学术界的良心大拍卖

  如今的大学和知识分子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社会质疑。作为京城高等学府爆出此等丑闻让人愕然。(web2.0研究 者、电子商务专家)柳华芳回复邹恒甫说:支持邹教授,当年在山东师范大学也见识了,目前不止北大,整个中国大学估计都这样,希望邹教授能牵起中国学术界的 良心反思 。

  确实,中国学术界的某些学术分子的良心正被物欲横流的社会风气所侵蚀,在纸醉金迷的霓虹灯中沉沦迷失,无心学 术。中国很多高校唯利是图,就是看钱,看经费,真的研究成果从来不在乎。在中国还有一个现象是,先当校长再当院士,而不是先当院士再当校长。用金钱名利来 引诱人的事情做多了,名教授也好、院士也好,也都不觉得羞耻。

  知识分子身上那种强烈的激情、高尚的情操、虔诚的信仰和质朴的德行渐行渐远,知识单纯成为逐利的工具。缺少人文情怀,缺少社会关怀,缺少责任意识,缺少道德自律,是不少所谓的“知识分子”的真实写照。职称、学历通过官商勾结,权色交易便可轻易获得。

  北大解聘“狂人”经济学家原因成谜

  据了解,2007年8月份,邹恒甫教授已被北大解雇。

  通过邹恒甫公布的邹、张二人私人电子信件,张维迎给予的解释是过去几年他很少到校上课,没有承担教职员工责任以 及过多卷入其他学校活动违反了光华管理学院的制度。“在此之前,维迎并没有通知我违反了光华管理学院的规定,不许我在其他学校免费办教育事业。”邹恒甫在 其博客的公开信中说。

  5年来,邹恒甫曾给上届北大书记、校长、人事部写过公开信,北大一直没给他这个答复,被开除的原因无从得之。

  据邹恒甫教授的博客了解到,这次解雇是张维迎本人向他泄私愤的决定的,是张维迎一人北京大学的名义所为,是对自 己的人格和教授的尊严的侮辱。作为一个 TENURED教授,没有得到任何上级领导的提醒,没有经过任何的个人之间的沟通,没有任何组织程序,就被张维迎的一个电子邮件开除了。

  有人问他,你还在乎北大吗?邹恒甫教授回复说:“北大是个熊!” 时至今日,邹恒甫教授对于这一侮辱,依然坚持要求北大公平、公正、公开地调查处理。

  //@邹恒甫:我还在乎北大?1998年8月,陈加尔校长闵维方书记陈文申张维迎敲锣打鼓把我请到北大任一级教 授系主任董辅reng讲座教授呢!我在哪儿都比北大好。再不济,我回世界银行,如何?哈哈哈//@邹恒甫:回复@在线评论:北大个熊!你看了我5年来给北 大的公开信吗?

  回复@托拉尔:因为只有我才真有水平代表北大经济学;因为世界银行还在等北大为什么要开除我的信。我如被北大开 除,我的世行局长副行长也得引咎辞职。北大不敢给世行写信为什么要开除邹恒甫啊。闵维方,你好可怜啊。张维迎给我一个人的信算个屁。北大,你来个真的开除 信给世界银行行长啊。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