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8日星期二

垮的不是一座桥,而是民心!

213年古桥踩不垮(无钢筋混泥土)



通车不到一年的高科技公路桥垮了
编者按:原来有一首儿歌:石榴树呀开红花,人人都把公社夸……现在改成“石榴树呀开红花,人人都把中国夸,咚咚锵,咚咚锵……学校房屋豆腐渣,公路桥梁垮塌压,咚咚锵,咚咚锵……


祝振强:阳明滩大桥垮塌现场发现梁箱体一些混凝土块离开了该梁箱体掉落地面,露出里边的钢筋和混凝土构造。

在当下的中国社会,我相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早已有了承受各种稀奇古怪、荒谬绝伦事物的心理准备,并且,我们对于突然冲击视听的任何重大的、超 乎想像的变故,早已处变不惊、见怪不怪。这,已经成了中国的常态、中国人社会生活的常态。仅以最近的来说,重庆“爆头”案的真假迷雾、刘翔在全世界民众面 前表演的骗局穿帮以及被淡漠了的薄家案件等等,哪一个不可谓千古离奇?

就在人们实际上无论如何还是为上述事件惊魂未定之际,北国哈尔滨的一 座立交桥,又突然垮塌,造成4辆货车侧翻,3人死亡、5人受伤的重大惨剧。几乎是在事故的第一时间,网友即已猜出了其后这幕剧的演变步骤及结局,比如货车 超重、气候原因、临时工疏忽等等。果不其然,事情还真就照葫芦画瓢地依此进行——哈尔滨市政府秘书长在事发后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后说:“我在现场看,应该 说是超载,可能涉及到严重超载”。其后,哈尔滨市建委有人说,大桥建设指挥部解散了,找不到施工单位。

投资十几个亿、刚刚建成通车仅一年就轰然垮塌,还扯东扯西地包庇掩护,一干人的胆子何其大也!依我看,哈尔滨大桥垮塌的事故原因不必查了,施工单位也不用找了——肇事者、罪魁祸首、违法犯罪者,就在政府部门的办公室里坐着呢!

有 网友旋即又归纳出了最近几年,中国大地上一座又一座大桥垮塌的名略,计有:辽宁抚顺市月牙岛西桥于2012年6月20日、竣工前垮塌;北京怀柔宝山桥于 2011年7月19日被大货车压塌;海南万宁东奥镇太阳河大桥于2011年8月8日在改造过程中坍塌;连霍高速河南新安段上跨天桥于2011年9月21日 垮塌……

仅只是粗略统计,最近10年,即有近30座大桥垮塌。近5年内发生的15起桥梁垮塌事故,据官方的统计,共造成141人死亡、 111人受伤、18人失踪。最为惨重的湖南凤凰沱江大桥垮塌事故,官方确认53人遇难,13人失踪。而轰然垮塌的这15座事故桥梁,只有3座使用时间超过 15年!

这些豆腐渣大桥,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遍布全中国,且愈来愈呈集中垮塌、扎堆垮塌、一触即塌、不用都塌之态势。

明目 张胆的工程欺骗造假,明火执仗的工程回扣寻租,公开化、“规范化”、一条龙式的工程贪污腐败,以及事实上根本无从查处、无法查处的现状,致使中国包括桥梁 在内的工程建筑,已然成为一颗颗埋在中国大地上的定时炸弹,随时起爆、随处伤人。依照愈近愈集中垮塌的趋势,谁人又能够保证,在建的包括大桥在内的众多工 程建筑,不是正在制造一批又一批的定时炸弹?

由此推之,中国社会的未来,岂不是早已被有形、无形的起爆所威慑、所笼罩,随时随地一片瓦砾碎片?

若撰写一部《中国建筑工程“豆腐渣”史》,一定会气势磅礴、荡气回肠。上述简单归纳出的“中国桥梁垮塌史”,已然惊天地泣鬼神,古今中外,亘古未见。

这其实就是中国的腐败史,就是中国腐败官员的发财发家史,就是上行下效、法制不彰、违法犯罪任其逍遥的历史!

我 们曾习惯于把既往的社会称为“万恶的旧社会”,把过去的年代称为“黑暗的旧中国”。仅从桥梁建筑来说,在“万恶的旧社会”、“黑暗的旧中国”,我们的古人 曾在1412年前,修建起了赵州桥;在952年前,修建起了福建惠安洛阳桥;在819年前,修建起了北京卢沟桥;在305年前,修建起了泸定铁索桥……这 些桥梁历经千百年岁月,至今巍然屹立、毫发未变。依1400年前的生产力、300年前的科技水准,造一座为时人、后人过河的桥梁,做到不倒不塌,且屹立千 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善良、诚实的古人做到了,他们是后人断不会戳着脊梁、指着尸骸骂的负责任的先人。

仅就建造桥梁而言,当下与 “万恶的旧社会”、“黑暗的旧中国”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把桥梁当成是“豆腐渣”;我们把建桥梁当成是手段——有了这个手段,就可以通过拨款数亿、数十 亿、数百亿而中饱私囊,达到个人富可敌国的目的;建桥梁,就是集体、组织发财致富的系统工程,内中个人,上下有别,论职领赏,人人有份,共同致富,形成网 络——这也就是事后桥梁垮塌,事实上难有人被查处的内因。

古人愚钝,竟然有“宁拆十座庙,不毁一座桥”的说法,对桥梁的崇拜、建桥的崇拜近乎病态。后来的情形是,庙早就拆没了、毁完了,也不用“宁可”假设了。没得拆了,我们不拆了,我们开始建一座座叫做“桥”的“豆腐渣”,建成个一年半载,任由它自己倒塌、自然倒掉!

古今中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体,我们闻了,我们见了——是“豆腐渣”制造者先这么大胆地、惊世骇俗地、前无古人后有来者地这般做下了。而,一如既往的包庇纵容,证明了,他们还在做、正在做、一直这样做!躲过了这一票,接手下一单;回扣事业前赴后继,数钱数到精尽人亡。

我担心的是,这样的人群、这样的种族、这样的国度、这样的势超掘坟抛尸、断子绝孙、末世疯掉了的作派,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天谴、报应?谁又能承受得起这样的天谴、报应?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