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星期日

奥运之后,再来谈奥运;自由伦敦,不自由北京



自由人的奥运与不自由人的奥运

看过伦敦奥运开幕式,回想四年前北京奥运,感慨良多。让人觉得,当年那花费不知高于伦敦奥运开幕式多少倍的富丽堂皇的仪式,在伦敦奥运开幕式的比较 下,相形见绌,从思想内涵到艺术水准都相去甚远。最重要的,是伦敦奥运开幕式中透露出的自由和人文气息,决不是那张艺谋式的卖弄、造作、大而无当所能企 及。说到底,是自由人的奥运与不自由人奥运的根本差别所在。

伦敦开幕式每一节都针对北京

伦敦奥运开幕式的每一节,不知是否是导演有意,好像都是针对北京奥运开幕式:北京开幕式上的那种带有典型的集权主义风格的整齐划一的大场面,动用的 是武警战士,要表达的是所谓中国历史和现实的强大,而伦敦奥运展示的是战后英国人开始设立的免费医院、孩子,甚至参与演出的是那些医院的医护人员,要表达 的是对生命的尊重;北京开幕式上的呆板,对衬的是英国人的活泼和幽默;与中国领导人不可一世、冷漠的距离感相比,是英国年迈女王的亲和和人性;不同于李宁 那独显风骚、有点代表今日中国成功人士那种高高在上风格的点火,是七个英国青少年富有传承性的集体点火,谦虚而又具有力量;与美丽像天使般“歌唱祖国”的 中国红衣小女孩对应,是英国普通耳聋孩子们的集体歌唱……。

具有个人主义传统的英国人,在活泼纷杂中显出某种内在协调,而讲“和谐”的中国人却没能在那集体表演中,留一点给个人想像的自由空间;英国人显然也 在展现自己的历史,因此这开幕式也很british,但它又很自然地与奥运精神、人类的关怀结合,没有那种唯我独大的傲慢。那纷彩的歌舞影像回顾,尽显英 国人文化上的宽容与大度。这曾经以其狭小的国土和有限的人力资源建立过人类史上幅员最广阔的帝国的国家,你尽管可以对其过去的历史指斥,对其今天的种种问 题批评,但仪式中所显现出的活力和创意,仍不能不让人从内心发出某种敬意。──从开幕式里出现的改变人类历史的蒸汽机发明者到二十多年前发明互联网网址以 另一种方式改变了人类历史的创意人,都从一个侧面见证了这一点。

一切源于对自由的追求和尊重

而所有这些,都关乎自由,来自自由,创造的自由、心灵的自由和享受生活的自由,对他人自由的尊重。而这些,显然都不是今日的中国人也自然不是北京奥 运所具备的。没有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不希望自己的祖国能很好地举办一场奥运,但也很少一个真正向往自由和人的尊严的中国人会希望中国在那样的条件下、以如此 的代价、以那种方式来举办这样一场奥运。那边是无数人无法就医、无数的孩子无法就学,甚至是许多人依然无法应付温饱,这边是以千万亿计历史上最昂贵的奥运 花费,而仅仅四年后,作这如此花费的城市,竟然水淹四处人员伤亡;号称是要尊重人权、环境的奥运,结果却是警察林立,驱赶国人出京,甚至包括那些参与建设 奥运场馆设施的民工兄弟。当奥运火炬进入伦敦奥运体育场的那一刻,是五百位参与建设这体育场的英国的工人、工程师被光荣地被邀请列队欢迎这历史的一刻,而 那一刻在北京,中国参与建设鸟巢的工人们又在哪里?而有成千上万人在街道上、伦敦的奥林匹克公园里同步观看体育场的伦敦奥运开幕时,又有多少北京市民当时 是被迫关在家里观看仪式?

据报道说,贝克汉姆在开幕式前就说过:“伦敦奥运开幕式一定胜过北京”,对这个生活浪漫、本不必指望他有什么深刻思想的体育明星的大话,国人或许可 以不屑一顾,但当主持人宣布全场要为再也无法参与观看这开幕式的逝去的人们静默一分钟时,笔者的眼睛开始湿润,觉得那无声的一刻就决定性地让伦敦开幕式胜 过了北京。

自由人的精神境界和行为准则

众所周知,现代奥运诞生于法国人的创意,但现代体育精神却是由英国人奠定,那就是Faireplay“费尔泼赖精神”,这被鲁迅当年痛批、文革中借 鲁迅之口践踏的精神,事实上不仅是一种体育精神,更是现代文明的核心原则之一,是人们生活或工作所应遵循的一种高贵的姿态。但是,这种精神和姿态,老实 说,却只能是归属于自由人,是自由人才能具有的精神境界和行为准则。对于习惯了或被迫习惯于诸种“被”(自杀、离职、迁居……)动行为的人们来说,是无法 也无缘享有这种精神的可贵。十二年前,悉尼奥运之际,笔者曾写就一篇短论《费尔泼赖精神应该速行》,提倡在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中速速推行落实费尔 泼赖精神,由此提升中国人的文明水准。多年过去,北京的奥运也举办过了,中国的费尔泼赖精神的落实依旧遥遥无期。将众多的金牌赢回中国是一件光荣,但将费 尔泼赖精神迎进中国、落实中国的那一天,才将是国人真正的幸运。

那由“老谋子”(网民们对张艺谋十分传神的称呼)主持的暴发户炫耀加北韩大型歌舞式的开幕式已进入历史,尽管一些强烈的爱国者们依然会津津乐道那场 面的宏大,但如有一天人们评论起历史上各届奥运开幕式的创意与思想内涵、艺术水准,相信北京奥运不会名列前茅。北京开幕式上那在笔者看来唯一有些创意水准 的画轴表演,据说构思还是来自原为北京奥运开幕式顾问,后因抵制中国在索马里人道危机中不光彩角色而辞职的美国著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 (StevenSpielberg)。对于搞惯了“满城尽带黄金甲”“大红灯笼”的导演来说,有否思想内涵和人道情怀已经不是他首要考虑的问题。维基解密 中披露连习近平都喜欢美国大片,认为有思想价值而不喜欢张艺谋“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片子。但习近平或许也该反思一下的是,这样的导演成为中国的御用导演 的问题所在。张艺谋具有某些才华,缺的却是一个作为艺术家创作根本的灵魂自由以及由此产生的思想深度,如此,还能指望他创造出具有灵气、思想、震撼人心的 作品吗?看伦敦奥运开幕式,让人不能不再发感叹:自由人和不自由人的奥运氛围不可同日而语,心灵缺乏自由和人道意识的导演所成就的作品也实在是大不相同。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