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3日星期五

中共铁达尼撞上“冰山”


编者按:铁达尼沉船的几大原因:船长过于自信(当今的the Political Bureau);冰山显露不明(民众对当局的失望和唾弃);船体结构本身有问题(专制集权的体制)。如果,没有装上冰山,铁达尼或许能够到达彼岸。但北大西洋遍布的冰山,铁达尼要想不撞上,难哪!一旦撞上,若以人为本,则弃船投生…… 若奋力维护,则船沉人亡……

 
今年上半年在中国所发生的王立军、薄熙来与陈光诚、李旺阳事 件,反映中国内部两种社会矛盾已经难以调和。这是两种不 同的矛盾,一种是统治集团内部的利益冲突,一种是统治集团与人民维权的冲突。但是两者的真相至今未明,给中共的统治带来巨大压力。因为互联网时代,不但信 息传播非常迅速,面也很广,要造假欺骗越来越难。面对追究真相的压力,考验中共会采取何种对策。



每年约二十万起的群体性事件,使中共焦头烂额,但是除了树立一个微不足道的广东乌坎样板外,还看不出会有什么改革措 施。但是王立军、薄熙来引发的中共高层内斗,则迫使他们采取应急措施来应付压力,尤其是隐隐约约释放改革信息,让一些人充满期待。薄王事件会不会带来中国 改革的契机,国内外都在密切关注。

薄熙来事件的必然与偶然

薄熙来事件的爆发有其必然性,那是利益集团的权力、金钱野心无限膨胀的必然结果。胡锦涛“维稳”路线的破产,居然来自高层的内斗,可说充满反讽的意味。

但是事件也有其偶然性,那就是王立军的个人作用让定时炸弹提前爆发。如果王立军完全听命于薄熙来,掩盖谷开来谋杀英 国商人海伍德事件,那么一切都将船过水无痕。王立军的决裂有许多因素,其中之一,是他老爸文革期间在内蒙“内人党”事件中受到波及,对文革的危害性有一定 认识,对薄熙来的文革路线应该有戒心。

统治集团内部难得出现这样一个裂口,必须充分利用这个机会,透过民众压力与外国压力逼迫当局交代真相,进行改革。除了否定“维稳”路线,也因为由于薄熙来有相当的势力,所以胡温必须打出改革的旗号,反对走文革的回头路,争取民意的支持。

既得利益集团是改革阻力

要制定所谓“改革工程”,远水救不了近火,最明显的改革意图,就是为六四平反、为法轮功平反,释放维权人士、开放新 闻自由。如同文革结束后,邓小平被迫改革开放,为“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平反。因此“六四”与法轮功一度在网络解禁,但是不久又恢复原样,对其他维权人士 态度没有明显改进,甚至还出现李旺阳“被自杀”事件,想来“维稳”旧思维实在难以破除。

这个局面也反映在薄熙来被拘押后,胡锦涛要求将薄案作为个别的刑事案件来处理。虽然这可以避免争论,将案情简单化,但是因为不涉政治路线,对改革则毫无帮助。

当然,胡锦涛这个做法,也许是不敢、不想得罪支持薄熙来的利益集团,尤其是太子党背景的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在政治、 经济、军事领域有极大势力与利益,是改革的最大阻力,难保不会出现政变的可能。例如即使各个将领表态支持胡锦涛总书记,然而这种表态是可信的吗?中共的 “党指挥枪”往往掩盖“枪指挥党”的事实。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紧张关系,以及好战的叫嚣,也反映了若干问题,何况支持薄熙来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还有调动武警 的权力。所以在薄熙来被解除职务后,也曾经传出军队进入北京的消息,相信并非空穴来风。

如果没有“正宗”太子党“王储”习近平的支持,胡温难以对薄熙来采取措施;而薄熙来企图篡夺习近平的权位,逼使习近平动手。但是最后如何发落薄熙来,相信习近平还要顾及其他太子党要员的意见。

透过境外媒体放消息角力

监于十八大即将召开,一切以维稳为先,连高喊改革的温家宝也有“息影”之嫌,还传出薄熙来心脏病发入住三○一医院的消息,是真病,还是“保外就医”的前奏?所以也有传薄案办不下去之说。

因此目前政局变得扑朔迷离。相对事件初期,小道消息明显减少,但是不同利益集团还是透过境外媒体放出不同消息,企图 以“出口转内销”来影响政局的发展。例如有关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传说不断,因为他是薄熙来下台后高层极左派的代表人物;政法委是否降格也有不同版本出现。 也有不利习近平家族有关他们财富的报道,以造成“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印象,阻止他顺利接班。当然,也立刻出现“澄清”的新闻。

有关江泽民的传闻也不少,试图展现他的持续影响力。在温家宝提出为“六四”平反后,居然还[放风]传出是江泽民最早提出为“六四”平反。还有前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的回忆,摊出某些事实,以推卸他在“六四”的责任。

不过这些也反映中共高层某种“弃船”心态,非常值得注意。看来,要等到七月下旬、八月上旬的北戴河会议以后,才可见政局走向的新端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薄熙来无事回朝,以他的野心与阴狠性格,相信人们不会怀疑“人头落地”的可能。他在重庆的“打黑”已经是先声。

经济下行超出当局预期

中国的GDP增长从两位数降到能否保八。经济下行超出当局预期,今年第二季同比增长,只有百分之七点六,比第一季的百分之八点二差许多。上缴财政收入最多的广东,上半年才百分之七点四,情况更为严重。投资、外贸、内需,经济发展的三大引擎在全国都呈现衰退。

由于中国是“世界工厂”,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是外界非常重视的数据,藉以与官方数字对照。连续八个月降至四十 八点二,显示中国经济增长还要下滑。作为外贸型经济,外贸数字对中国也非常重要,增长从两位数降到个位数。但衰退的情势似乎​​已经趋缓,五月突然回升, 但六月又不太妙。

六月CPI(消费者物价指数)同比上涨百分之二点二,创下二十九个月以来的新低。本来是好消息,可以放心减息,不必担心通胀肆虐。但是也有另一种说法,是通缩的到来,情况就更糟。

因此中国经济是否在七月触底,在经济学界引发争论。有些数字的真实性也令人怀疑。总之,不同利益集团放出不同的消 息,很难判断真正的形势。但是目前银行放水成为共识,只是怎么放,放给谁,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管如何,六月七日与七月五日一个月内两次紧急降息,说明 经济形势很不乐观。

秦皇岛与黄岛的港口场景

除了数字,一些“花絮”可能更确实反映真正的经济形势。不久前央视报道,中国第一大棉花进口口岸的青岛黄岛港,大量 棉花积压在港口。以往贸易商手里压上万吨的货就算多的了,现在压上几万、甚至十万吨货的已经不在少数。按照现在的行情,压一吨棉花贸易商至少要亏三千元, 压上十万吨就要亏上几亿元。

秦皇岛港口,是全球最大的煤炭港,吞吐量占全国港口的一半。据媒体六月下旬的报道,二十多座黑色的煤山,几乎将全球煤炭市场风向标秦皇岛港塞得满满当当,这是一个让大宗商品投资者不寒而栗的场景。秦皇岛港库存的煤超过九百四十万吨,比起二○○八年金融危机时更加严重。

上述码头的白山与黑山,是中国经济的写照。

中国的国有企业,因为垄断而获取暴利,但是今年也难逃一劫。国企盈利萎缩。国资委副主任邵宁在六月下旬的一个会议上 提出抓紧做好三至五年渡难关、过寒冬的准备。六月的钢铁业可能出现全面亏损的情况,鞍山钢铁集团总经理表示:“一吨钢铁利润不及一公斤猪肉的时代来了”。 武汉钢铁公司的情况,更是国有企业的其中一个典型。武钢不但介入养猪业而饱受争议,进入七月,一个命名为“招之即来”的城市服务中心开业,主要业务是“送 餐、做家政、介绍保母”等琐碎事项。一个大型国有企业如此沉沦,亦可窥见一斑也。

有起色的是地产业,因为减息,六月全国一百个城市已经止跌回升,北京甚至立即出现新“地王”,挑战总理温家宝的打房政策。但是温家宝也没有松手,珠海取消限制购楼的规定,六小时后被迫宣布恢复原来规定。

困难持续就业成头等大事

经济衰退,敏感的金融业感受最深,贷款放不出去,呆账增加,但是当局还说比例很低。问题是标准可能不一样,以免引起恐慌。

由于现状与去年底、今年初决策层的预想不同,因此最高层经密集调研后,可能在十八大对经济发展战略作针对性调整,更加强调稳增长与民营经济。由于两年多前金融危机时拨放四万亿元救市有许多后遗症,因此这次不敢轻易决定,然而可能还得势在必行,以投资带动经济增长。

六月中旬,温家宝已经表示经济困难情况将持续,扩大就业是“头等大事”。失业问题长久没有造成当局的困扰,如今再次 提出,可见他们担心失业问题将加剧社会的动荡。但也有高层人士在警告盲目投资是“饮鸩止渴”,因为将出现产能过剩、库存积压、投资效益降低、环境成本增 加、通货膨胀加剧、地方债务加多,再加上资产泡沫等等负面结果。

银行存款流失资金大逃亡?

然而更可怕的还是银行存款的大幅流失。工商、农业、中国、建设、交通五大商业银行四月资产较第一季度减少一点二万 亿;六月前两个星期,前四大银行存款再减少四千六百亿。除了说明经济停滞,是不是出现了资金大逃亡?除了担心经济崩溃,还有薄熙来事件导致的黑金大逃亡,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中国过去很怕外资热钱在股市兴风作浪,因此严加限制;证监会最近拟放宽外资的持股限制。然而这些消息,包括降息,都没有给股市带来多少惊喜,因为始终要以整体经济基本面为准。今年下半年中国经济会不会也是“五穷六绝七翻身”,似乎没有那么乐观。

这些经济因素将加深政治困境,能不能以改革来寻找出路,不能光靠执政者是否“英明”,最终还需要中国人民能否当家作主,决定自己的命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