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8日星期三

刘翔必然会摔倒


风青杨: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刘翔在“鸟巢”里黯然退赛的一幕,引得无数粉丝泪眼婆娑。4年后,这一幕又意外地在伦敦重演。其实,当刘翔跨出第一步,不少人就在网上预测,知道他根本就无力迈过。也许他早就知道他在伦敦会重蹈覆辙,包括教练、包括赞助商、包括父母、包括能接触他的圈内人媒体人。但刘翔还得跑,必须跑,做个样子也得跑。你得和北京不战而退进一步吧,区别就是,08年退赛导演打的是突然牌,之前秘而不宣;12年伦敦打的是吹风牌,之前发安民告示。这样,至少全中国“刘黑”可以少一个理由骂你了。





一,刘翔为什么摔倒和退赛?





为什么干脆直接宣布不参加奥运会比赛,而是在比赛之中摔倒或宣布退赛?从比赛几天他师傅孙海平和媒体大肆渲染刘翔伤病一事,就极为反常,哪有国家有媒体在赛前这样大幅报道一个运动员的伤情的?既然有伤情,为什么还强迫他上场?他们分明是在造舆论准备,给刘翔留退路。果不其然,比赛当天上演了一出拙劣的退赛表演,这样岂不是把老百姓当傻子?早在今年4月他们也预演过,在美国,也是到场地,再宣布不参赛。博得人们的“理解和惋惜”。但那是商演,所有人都不会说破“皇帝没穿衣服”——-有伤你来干什么?





只要智商不是0,刘翔及其团队都应该知道后面两次奥运会刘翔的状态和伤病,都应该知道两次“摔倒”是必然结果。08年有人会说是偶然,今年伦敦奥运之前的热身赛退出,还有人用这个理由,但算上伦敦这次摔跤退出,应该是第三次了,如果同一件事在三次不同的时间发生,还能称之为偶然,那只能说是有些人的智商有问题了。还有一点就是,他不能在奥运开幕前宣布退赛,那涉及太多人的饭碗跟乌纱,还有大国形象。





二,刘翔退赛的经济理由





既然有伤病,为什么不直接宣布退赛?首先,广告商不允许刘翔提前宣布退赛,因为奥运会他们投的血本很大。这就让刘翔两难了,不参赛就会身价大跌,因为运动员靠的就是造势与参赛,如果不报名,刘翔的广告身价即刻就要跌80%以上,所以他必须参加。但刘翔参加比赛面临两种结果,一是拿到冠军,二是不能卫冕。拿到冠军是最美的结局;不过如果拿不到冠军,将承受巨大的损失,有可能广告商会弃之而去,广告商可能会拆除满大街的广告,刘翔也不能继续享受聚光灯的亮光了。





只能找到一个能将双方公司损失减到最低的方案。 那么选择摔倒会有什么结果呢?摔倒后,一方面它能保住刘翔的面子,围绕他的注意力不会因为摔倒而消退,从撤倒后所激起的热烈反响中可见一斑。二作为赞助商也不会有太大损失,因为运动员是因为不可预知的伤病原因退出竞争,它将大大降低未能夺牌在消费者心目中产生的不认同感,广告主们反而能有更多的宣传点。从风险上来讲,摔倒后的风险要小很多,同时也能对现有的广告商有一个合理的交代。所以不用为刘翔退赛而惋惜。





三,失落的奥运精神与体育道德





人们往往要求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有体育道德,却忽视了另一个群体,那就是同样是参与者之一的观众。特别是买了高价票去现场的观众,或者说运动员的粉丝们,他们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才是花钱最多的消费者。商品的提供者理所当然的要对消费者负责,不能偷工减料、不能挂羊头卖狗肉、不能假球和黑哨、不能投机取巧,一句话不能戏弄观众!





当观众们为了某个运动员而去买高价票看比赛,最后却如同花了大价钱排队买鱼翅吃,排到自己的时候发现鱼翅没那么好吃,这样的“不好吃”的理由其实足够抱怨一下了吧,又不能让人退货。而当“运动员”拜倒在金钱的石榴裙下,“以身价论英雄”的时候,他们其实已经成了金钱的奴隶。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是一个伟大的发明,它成功地跨过了规则的边界,也巧妙地越过了道德的底线。因为面对上帝,规则和道德一起崩溃。





四,奥运冠军的商业哲学





商业是一把双刃剑,十几亿人的关注给刘翔带来了天价的商业代言费,十几亿人的关注也给刘翔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压力。其 实对商业运作来说,刘翔摔倒,是最明智的。一个运动员自己跟腱是不是要断,不可能不知道的。如果刘翔充分准备然后输了比赛,会让他身价暴跌,神话陨落。如 果他先足够多的造势,说自己带伤拼搏,然后如今天那样跌倒了,但是单脚跳到终点,他就成为了一个励志的完美神话继续发挥价值。





商业在体育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不言而喻,但他不能凌驾在竞技体育之上,更不应该操控竞技体育,成为背后某些人敛财的工具。也许田径队早知道刘翔的伤情参加不了比赛,但又怕不好向赞助商、买高价票的观众和全国人民交代,于是策划了临场悲情退赛的那一幕。所以宋祖德说:刘翔的伤是一门哲学!据说刘翔又受伤了,如果这次伦敦奥运成绩不佳,伤是他的借口;如果成绩很棒,那又增添了奖牌的分量,带伤拼搏为国争光。如果没有受伤成绩不佳,他的商业广告价值会骤降;如果受伤了弃赛或参赛成绩不佳,广告价值不降反升。这就是哲学?





五,举国体制背后的悲哀





13亿人,56个民族,一个刘翔背不起那么沉重的包裹,刘翔是被推上一个身不由己的位置,当他意识到他上了一条很大的船之后,他同样可以意识到的是:他已经很难下来了。毫无疑问,刘翔拥有财富、名声、万千粉丝追捧,他缺少的是一份自由,绝对的没有,连相对的也没有,他是一颗棋子,他可以决定的比我可以决定的少得多得多。一根绳上蚂蚱,他是最光鲜的那一只,也是最卑微渺小的那一只。赛后孙海平教练的眼泪是出自内心的。他是真的惜才,是真的惋惜这样一位天才在金钱的力量前倒下。只是他真的无能为力。





在举国体制下,正如李承鹏所说:“大多数人一生没踩过塑胶跑道,全国不足五千人练跨栏,很多县城连正经田径场都没有……让刘翔承担13亿人56民族的担子,太累。这跟举国不足万人练足球要国足夺冠一个道理。金牌不是硬道理,普及才是硬道理。哪天奥运吸收麻将为比赛项目,无论裁判怎么坏、外媒怎么黑,我们一定是冠军。”





关于刘翔摔倒,国内大部分主流媒体的评论都是“伟大、英雄、感谢”之类,然而凤凰网的民意调查(32万余人参与),57.8%认为有表演痕迹,49.81%民众疑惑意外总是发生,47.93%的人认为是刻意的告别演出。如此大的民意,国内为何没有媒体质疑?如果刘翔只是一个普通的奔跑者,他的倒下注定也没有那么多传奇,但他和他身后的团队,用了又一个四年时间吹起一个又大又帅的肥皂泡,然后在伦敦“扑哧”吹灭了,谁接受得了呢?刘翔曾经的辉煌给举国体制一个盾牌,如今,这个盾牌会因为失败而被万箭穿心。(文/风青杨)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