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日星期三

权力的膨胀,毁了她的一生

谷开来:本来是位贤妻良母,可在权力和个人物欲的膨胀中,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编者按:有记者从延安回到重庆对蒋宋美龄讲边区的干部是如何的简朴,勤劳。官兵一致,军民团结。乃中国实现真正民主之楷模……宋美龄沉思良久,然后说了句话:“那只能说他们(共产党)还没有尝到权力的滋味……”当女人,开始尝到不受制约的权力滋味以后,地狱的大门就向她敞开了。好端端的一个母亲,成了女强人,最终就成了女囚犯……


纽约时报再曝惊人内幕:谷开来的另一面
——谷开来的两张面孔

伦敦——在伦敦那些与她相识的人眼中,她是一位慈爱的母亲,为了她儿子的学业搬到伦敦。她会在简朴的公寓里为朋友们准备热度恰好为84摄氏度的绿茶——据说这样可以避免烫伤茶叶——并且给来客们弹奏琵琶,一种类似于曼陀林的乐器。对一位中国高官而言,她是完美的妻子。

然而,在其他人眼中,53岁的谷开来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一面。上周四,这位中国律师被正式指控谋杀了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去年11月,海伍德被发现死在一家中国饭店的房间里。

两位受访者曾在20世纪90年代末以及21世纪头几年与谷开来及海伍德在一个商业合作项目上有过紧密合作,他们透 露,谷开来经常入住伦敦的文华东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这座酒店位于奢华的骑士桥街区,是全球最昂贵的酒店之一。其中的一位合作伙伴贾尔斯·霍尔(Giles Hall)回忆,谷开来戴着一条引人注目的蓝宝石项链,而且她可以使用一位中国亿万富豪朋友的私人飞机。

霍尔说,她为人精明,很有进取心。身为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对自己的身份有着清楚的认识,她有时会威胁那些妨碍自己 的人。那时,她的丈夫薄熙来是一位民粹主义政客,有望最终跻身中国的精英统治阶层,成为中共政治局的一员。霍尔说,最引人侧目的是,她可能通过海伍德帮助 运作的几家英国公司来转移其在中国的财产,以支付其子在英国求学的费用。

“我不知道她是否让人杀了海伍德,”霍尔说,“这件事我搞不太明白。但即便是她主使的,她当时也不会出现在那个房间里。”

对谷开来性格迥然相异的看法,以及她与海伍德在英国建立起的联系,是这宗神秘的政治谋杀案的核心元素。这宗案子已经引起中国政治精英的极大关注,其影响波及了华盛顿和伦敦。

中共政府将她描绘为一位野心勃勃,残忍嗜血的母亲,为了保护她的儿子薄瓜瓜而犯下谋杀罪行,不过官方并未提供更多细 节。现年24岁的薄瓜瓜曾在牛津 (Oxford)和哈佛(Harvard)大学学习。在没有什么具体证据的支持下,其他一些人认为,谷开来只是受人摆布的无辜小卒,在一场宏大的政治游戏 里遭到污蔑。

针对她生活在英国并自称何露斯·开(Horus Kai)的那五年,想要抽丝剥茧、去伪存真是异常困难。虽然通过对谷开来朋友及同事的采访,以及阅读她在那一时期和不久之后的电邮往来,可以获得新的细 节,并让人对某些广为流传的指控产生怀疑。但这些细节并未提供明显的动机,证明她可能被迫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而杀害海伍德。

坊间已有数月没有听到谷开来和薄熙来二人的消息。一位认识他们的人曾拨通谷开来家的座机和她的手机,试图寻求答案,结果电话不是被直接接入留言信箱,就是只有一些“奇怪的”待接通音乐在响。中共当局没有公布谷开来现在何处,也没有提及庭审的时间。

根据美联社(Associated Press)的报道, 中国方面了解本案的律师上周六说,谷开来已经同意由法院指派的律师为她进行辩护。这个决定显示,她的案子已经接近终点。

1998年,谷开来来到了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寂静小城伯恩茅斯,当时她已取得了职业生涯中的最大成功—在美国亚拉巴马州的莫比尔成功地帮助三家中国公司起诉一家美国化工公司欺诈。这场官司的胜利让她在中国声名鹊起。

1997年,谷开来在北京一家酒店晦暗的会议厅里开启了自己日后的英格兰之行。在那之前,夫妇二人已经认定自己的孩 子必须学会说英文。因而,有人向他们推荐了多赛特国际学校(Dorset International College)的创办人。他们随即将这些创办人招至这里进行会面。这家位于伯恩茅斯附近的语言学校现已关闭。

根据学校的经营者所说,通过和学校创办人建立的关系,母子二人一起搬到了伯恩茅斯。在一幢由宝马经销店改造而成的基 斯顿大楼 (Keystone House)里,语言学校的股东们为这对母子安排了一间公寓。在铺着人造草坪的屋顶平台,他们可以鸟瞰伯恩茅斯下花园(Lower Gardens)的如画景色。因为这个话题太过敏感, 被采访者不愿透露姓名。

语言学校的经营者说,起初,谷开来把时间花在支持儿子的学业上。她会徒步把11岁的儿子送到学校,之后会在小城的高档餐厅享受美食,或者为客人们泡制绿茶,还和当地人练习英文。

不过,她对商业活动的兴趣依旧。从她的公寓能看到一只固定在半空的热气球,叫伯恩茅斯之眼。气球能把游客带到约 150米的高空,以观看这一地区引人入胜的景色。1999年,谷开来向气球观光项目的所有者和运营公司,Vistarama Balloon Systems的总经理霍尔建议,把两只类似的气球出口到大连,而她的丈夫时任大连市市长。

一只气球将被安装在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的体育馆外,这家俱乐部的老板徐明,是她丈夫的亲密伙伴,也是中国的巨富之 一。另外一只将被带往中国各地进行展示,以期能被卖到其他城市。谷开来向霍尔介绍了她的两位生意伙伴,一位是海伍德,另一位是文雅的法国青年建筑师帕特里 克·德维莱尔(Patrick Devillers )。

“帕特里克是谈判人,”霍尔称,“海伍德负责所有的文书和货运工作,那些通关所需的各种复杂操作。他很熟悉这些工作。”

他们二人还帮助谷开来创立了一家英国咨询公司,阿达德有限公司(Adad Limited)。《金融时报》发现的证据显示,谷开来曾在伦敦最昂贵的地区之一,南肯辛顿区,进行了房地产投资。

许多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为她着迷。当地一家名为瓦伦蒂诺(Valentino’s)的餐馆老板形容她“美貌动人”。

霍尔说,徐明尤其为谷开来所打动,他说徐明“完全被她迷倒了。”自从谷开来夫妇被限制人身自由,中共当局已经以徐明涉及“经济案件”对其展开调查。“经济案件”一词通常和腐败指控相关联。

最近几年,德维莱尔一直在柬埔寨过着平静的生活。最近,他返回中国,以接受中共当局有关谷开来一案的质询。

谷开来在文华东方酒店会见了英国商业伙伴,并向其中一些人赠送了礼物,通常是一些切割玻璃装饰品,这是大连的特色产品。Vistarama的一名工程师收到了一枚为庆贺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而发布的奥运纪念金币。

不过,霍尔说,他可能窥察到了谷开来生意中的黑暗面。一开始,谷开来通过她在英国皇室的御用银行,顾资银行 (Coutts),所开立的账户进行付款。后来,付款有了其他来源。“据我们所知,钱的来源是大连保税区(Dalian Free Trade Zone),”霍尔引用该账户的支票抬头说道。

目前尚不清楚谷开来是否侵吞公款。不过,霍尔称,当他拒绝用公司账户为谷开来儿子的学费进行掩饰之 后,他们之间的商业往来也变得紧张起来。霍尔说,在出现了另一次矛盾之后,谷开来以威胁结束了他们之间的合作,“‘如果你敢来中国,我会把你扔进监狱。’ 自此之后我们就没有往来了。”

有关谷开来和海伍德关系的细节都集中在了海伍德帮助其子进入自己母校的报道上,而这所母校正是录取政策异常挑剔的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不过,伯恩茅斯语言学校的经营者对该说法持有异议,称谷开来本想让儿子到另一所学校就读。

“所有人都根据已知事实推断,幕后的推手是尼尔·海伍德,可是,我们才是把她儿子送入哈罗公学的人。”其中的一位经营者说,“我们在哈罗公学有关系。但哈罗公学并非谷开来夫妇的第一选择。”

这名经营者对中共当局的谋杀指控表示严重质疑。“她被泼了一身脏水。她可能在商业上非常精明,但我无法想象她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海伍德的家人一再拒绝就他与薄家的关系做出评论,而薄家是中国最有权势的家庭之一。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英国媒体报道中持续提到的传闻,该传闻称海伍德或德莱维尔和谷开来有着不正当关系。

传闻依据的是一些旁人所说的这几人之间的亲密举动。并且,根据公开记录,谷开来和德维莱尔利用同一地址登记了一家公司,因而,有人由此推断,他们共享一所公寓。可是,和谷开来相处过的人士并不认可这种说法。

“她是个非常美貌的女性,男人会追求她,因此我能理解为何会有这样的传闻存在,”语言学校的一位经营者说。“但她非常忠于自己的丈夫。”

《纽约时报》获得的电子邮件显示了她性格中的另一面。这是一封她2004年回国后发出的邮件。“你可能很难想到,我 正在扮演家庭主妇的角色。”她在 2004年8月用磕磕绊绊的英语给朋友发邮件时写道。几个月之后,她写下更为伤感的话语,“我真的总在怀念伯恩茅斯的生活,那里很自由,并能让我获得进 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