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7日星期五

北京水灾,中宣部密令……

传说北京水灾,也死了几位”领导“,居民为之哀痛,苍天为之悲咽……
编者按:邪教的几大特征之一,其中有一条就是“对生命的漠视”。在中国,发生了什么灾害,死人,算不了什么。正面宣传报道,涌现出的英雄事迹,是转移视线的最佳方法。可是,现在的90后,80后不吃这一套了……这是民众的觉醒,也是集权的悲哀。若不改弦更张,总有一天,弓就拉断了……

三天前,据信是来自中共中宣部的禁令要求,“对北京水灾报道要减少数量,要坚持正面报道,不要搞反思性报道和评论。”多位媒体人证实收到了上述命令。

被撤下的《南方周末》北京大雨逝者报道清样




北京7-21暴雨灾害发生已有5天,由于正处于中共北戴河会议和中共十八大之前的敏感时期,再加之原北京市 委书记刘淇卸任、新任书记郭金龙上位、整个市委班子重组的微妙时分。因此,在整个中共宣传系统都对平面媒体、网络媒体尤其是社交媒体如微博等对北京 7-21暴雨灾害进行了严厉的控制。



三天前,据信是来自中共中宣部的禁令要求,“对北京水灾报道要减少数量,要坚持正面报道,不要搞反思性报道和评论。”多位媒体人证实收到了上述命令。

基本上,整个北京当地媒体,除《北京日报》谨守党报分际外,其他都市报,如《新京报》、《京华时报》虽有禁令,但仍 有相当表现。而一向以敢言著称的南方报业,则受到严厉的监控和打压,南方报业旗下的《南方都市报》深度周刊和《南方周末》的北京7-21水灾报道分别被审 查官员阉割。

此前一天出版的《南方都市报》附带的《深度周刊》中,关于北京此次水灾的头条报道四个版全部被撤下,报社只好以公益广告临时顶上,整个周刊只剩下没有时效性的其他调查报道。

《南方周末》调集了十余名记者与实习生,投入到这次水灾报道中,但昨天出版的该报八个版面全部被撤下,整个报纸被抽掉八个版。

读过该报道清样的媒体人左志坚说,“看过全部稿件,原稿自我审查的非常厉害,看完我还跟领导说了句,南周好像也没做啥。即便如此,竟还是要全部撤掉。这个时代还要不停撤稿,无异于掩耳盗铃。昏庸话根昏头,加速把自己往绝路上逼。”

南方周末编辑一位编辑说,版面上, 20多个遇难者讣告被打上大大的红叉。换成五个官员;标题“悼念”被打上红叉。一边空白处。宣宣写上了两个漂亮的字“英雄”!编辑记者集体选择拒绝上此被强奸的版。

另一资深媒体人,原《商务周刊》主编高昱也说,南周昨天被毙的八个版。只是讲了一些死难者故事,没有任何出格。坐在省宣办公的南方系书记画那些大红叉时很爽吧,只留下前面几个官员,后面的平头百姓全部删掉。

“这些大红叉,将那个雨夜逝去的生命和家人的恸哭一笔勾销,将中国媒体和知识分子的使命与信仰一笔勾销。”

湖南籍媒体人龚晓跃则愤怒地说,“我发南方周末八个版被撤的帖子,有些同行说南方傻逼,在中国干这一行的游戏规则谁人不知,你们自不量力,叫什么屈?”

他说,“我以为这些同行倒是不傻逼,贱逼而已。中国媒体的底线,就是在这种聪明贱逼对所谓游戏规则的慢慢习惯中被不断拉低的,强奸发生时,你们不但不反抗,甚至学会了享受,你们是真贱真聪明。”

此外,除了此次雨灾外,中宣部提前约一个月对“723”动车追尾一周年发出禁令,十八大之前的中国媒体被压制到了死角,无奈蛰伏。

网络上,尤其是微博上,许多博客因为讨论北京水灾,尤其是房山地区的伤亡情况被删帖、禁言,甚至删号,知名博客、地产商任志强也疑似因相关讨论被禁言。

有多名博客提议,在7月28日,举行“头七”的纪念活动,并获得不少转发支持,但相关的倡议迅速成为敏感话题,很快被删除。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