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30日星期一

是对奥运精神的弘扬?还是亵渎?




编者按:明明是中国女子,却为他国获得奥运金牌,其幕后到底是对奥运精神的弘扬,还是亵渎,盼望广大读者发表看法:通过回本帖。


中共为自身利益不但向中亚小国割让领土,还奉送上运动员帮助“友邦”奥运夺金。哈萨克斯 坦的举重奥运冠军祖尔菲娅(中文名:赵常玲),是在中共体育总局同意下于2008年向哈萨克斯坦输出的运动员,可以代表哈萨克斯坦参加所有国际比赛。这个 湖南妹子是领导们很大一盘棋中的一颗棋子,她的金牌也与中共的种种“努力”有关。
哈萨克斯坦的举重奥运冠军祖尔菲娅有一个中国名字:赵常玲(有媒体写作“赵常宁”,此文延用新华社写法“赵常玲”)。或者说,生长于湖南永州的赵常玲,2008年后有了一个哈萨克斯坦名字:祖尔菲娅。

  祖尔菲亚摘金牌

19岁的祖尔菲娅29日在伦敦奥运会上为哈萨克斯坦代表团赢得了伦敦奥运会的第二块金牌,她在53公斤级比赛中以 226公斤的总成绩夺冠,并且以131公斤打破挺举世界纪录。这是伦敦奥运会举重开赛以来的第一个新世界纪录。而来自女举“霸主”中国的周俊三次试举失 败,没有成绩。

湖南省体育局官员周均甫曾在中国队出发伦敦前告诉新华社记者,祖尔菲娅,也就是赵常玲,是湖南省体育局在2008年向哈萨克斯坦输出的运动员。

周均甫对新华社记者回忆说,2007年3月,哈萨克斯坦举重队来长沙转训,他们提出希望赵常玲和邓建英两位运动员到 哈萨克斯坦生活,代表哈队比赛。湖南省体育局按照要求向中国举重协会报告,最终在2008年初,赵常玲和另一位女子举重运动员姚美丽被交流到哈萨克斯坦。 周均甫说:“中国举重协会把此事也上报给国家体育总局了,赵常玲可以代表哈萨克斯坦参加所有国际比赛。”

国际举联竞赛主任、伦敦奥运会技术代表阿提拉对新华社记者说,国际奥委会规定运动员入籍三年以上才可以代表这个国家参加奥运会,这是国际奥委会的规定,和国际举联没有关系。但是所有参加举重比赛的运动员必须获得他所代表国家的国籍。

周均甫也向新华社记者确认,祖尔菲娅的确拥有哈萨克斯坦国籍。

新华社文章报道,据说赵常玲离开中国后,湖南省队教练感到遗憾地说:“赵常玲是个好苗子。”这棵好苗子为哈萨克斯坦赢得了伦敦奥运金牌。

而《大陆燕赵都市报》则证实,早在2011年世锦赛,国家女子举重队原主教练马文辉就介绍过:“祖尔菲亚其实是一名湖南籍的中国运动员,她是在年纪很小的时候从中国队交换过去的。”

运动员和金牌是中共手中的棋子

大陆媒体报道,2007年的某一天,已经进入湖南省省队的赵常玲、师承著名教练贺益成、周继红的赵常玲看到训练场边 有了一个和她原本很熟的人,这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原来这人就是前湖南省永州市体育局局长、国家队教练、曾执法北京奥运会的梁小冬(已故),在看 完她训练后,梁小冬把赵常玲拉到一边对她说:“小赵,你想参加奥运会、亚运会吗?你觉自己能够能够参加奥运会吗?”赵常玲一头雾水:“梁局,我能吗?”梁 小冬告诉她:“现在有个机会,这要看你的想法了!”

就这样,“出于国际举联的某些需要”,梁小冬把国际举联秘书长马文广的意思带给了赵常玲,尽管赵常玲不愿离开中国,不愿离开生她养她的父母,但为了分配利益,她就这样被当成一颗棋子离开了家,通过合法手续成为了一名哈萨克斯坦人。

赵常玲自己说,“我中文和俄语都会一些,中文比俄语要好一些。”。网上的资料说,“原来祖尔菲娅属于东干族,早在清 代辗转北迁,但仍然保留了很多传统,中文就是其中一项。”而事实并非如此,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湖南姑娘,普通话比很多湖南人还要好,与什么东干族没有任何 关系。但为了“分配利益”,赵常玲只能假装自己是哈萨克斯坦人,只能假装自己跟很多朋友不熟。

报道说,赵常玲以“祖尔菲亚”身份在广州亚运会夺得银牌时(输给了自己师姐、世界纪录保持者李萍),她假装带着翻译,假装跟中国不熟,假装自己是一名哈萨克斯坦人。

赵常玲先后在世锦赛上先拿下单项冠军,再拿下总成绩冠军,然后打破世界纪录,如今夺取伦敦奥运金牌。

这次赵常玲能够顺利夺冠,中共方面也可谓做出了种种“努力”。

网易体育报道说,首先,世界纪录保持者李萍并没有参加国内奥运选拔赛,如果参加的话,她是铁定的第一名;再者奥运会 选拔赛冠军纪静“被受伤”转而派出名不见经传、甚至报名成绩都只能参加B组比赛的周俊。当6月25日,李萍知道自己无缘奥运会后,当场放声大哭。她哭出了 自己的委屈,哭出自己的不甘,同时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了赵常玲的“幸运”。

报道说,根据与哈萨克斯坦的协定,这届奥运会是赵常玲最后一次代表哈萨克斯坦参加国际赛事。不出意外的话,赵常玲将 回到中国,参加一系列国内比赛——因为不参加国内赛事挣够积分,是不能参加全运会的。而她会代表哪个省参加全运会?到目前为止这还没有个定论,她仍需要听 从领导的安排 ——她的命运一直有别人操纵。

中共卖国给中亚小国 悄然改划新疆西部国界

中共中央领导们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棋子有金牌也有领土。

2011年1月13日,人民网曾刊登“特大喜讯”,称与塔吉克斯坦130多年的领土争端问题得以解决。这条“特大喜讯”登上了大陆各大门户网站的头条或重要板块。但此后不到数小时,这条消息就消失无踪,有关页面再也打不开。原来塔吉克只还了争议土地的3.57%,引网友嘲弄并痛骂中共卖国又添一笔。

这不是中共第一次在与中亚小国的边界问题上让步。中共在与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解决领土纠纷时也做出了相当大的让步。

早前有大陆网友对比中国地图出版社2005年1月新版《新疆地图》和2002年1月版《新疆地图》,发现在2005 年版地图中,虽然新疆西部国界在帕米尔仍沿用“未定国界”,但是在中哈、中吉、中塔其他地段的国界已经悄悄改画。这可以看作中共签订的与邻国的边界条约的 最新标定。

明明边界已有了变化,但无论是2002年版或者是2005年版,地图上还印着“本图上中国国界线系按照我社1989年出版的1:400万中国地形图绘制”,此地无银300两,有意混淆视听。

▼在中吉边界上,中国地图上的边界在阿合奇县境内有较大的后退



▼在中哈边界上,中国地图上的边界至少在两个地方后退






中国与塔吉克斯坦争议面积2.85万平方公里,而中共同意塔吉克斯坦只退1千平方公里。下面是人民网原文:

2011年“人民网北京1月13日电 (记者 崔东)据我国驻塔吉克斯坦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消息,塔议会下院于1月12日以多数票批准了之前中塔两国政府签署的勘界协定。至此,两国间存在了130多年的领土争端问题得以解决。

据悉,中塔两国领土争端问题起于19世纪下半叶的沙皇俄国,延续至苏联及独立后的塔吉克斯坦,争议领土面积约2.85万平方公里。根据已签署的协定,塔方退还中方约1000平方公里的领土。 中国与塔吉克斯坦在1997年就有争议的乌赤别里山口和喀喇杂克山口两地区达成协议。2002年5月塔总统访问中国,同意把靠近帕米尔地区存在争议的大约1,000平方公里的领土交给中国,从而结束了边界争议。

2 comments:

共匪让人恶心的不想评价!

是亵渎!奥运失去了公平竞赛的最基本标准。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