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叙利亚将是第二个利比亚(曹长青)

阿萨德的表情,已经决定了叙利亚的命运…

由于包括国防部长拉吉哈、副部长沙乌卡特和前防长等阿萨德嫡系的被炸死,叙利亚局势明显出现了具有历史转折点意义的重大变化。



叙利亚官方称这是“恐怖分子自杀炸弹”袭击。但叙利亚反抗军说,他们用的是“遥控炸弹”。事发地的叙利亚国家安全机构大楼戒备森严(就在总 统巴沙尔.阿萨德住处旁边),外人难以进入。如是自杀炸弹,说明阿萨德的核心圈内已经有人宁可牺牲自己,也要干掉阿萨德的军事死党。如是遥控炸弹,也需有 内线人员安排,包括准确知道开会时间、具体房间等。不管哪种情况,都说明反抗(反叛)力量已进入阿萨德核心层。

这次爆炸事件,当然不是什 么“恐怖分子袭击”,因为恐怖分子是用杀害平民的方式谋求政治目的。而这次炸死的都是军方人员,其性质很像1944年德国军官放炸弹刺杀希特勒。三年前好 莱坞影星汤姆.克鲁斯主演的影片《刺杀希特勒》再现了当年的历史;德国青年军官是为了结束战争,拯救德国而刺杀“元首”。但他们不幸失败,希特勒逃过一 劫。有尚未被证实的报道说,这次叙利亚的爆炸,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就在现场,后被撤离。如果属实,说明阿萨德本人是炸弹的目标。即使没有成功,也是叙利亚 反抗者的一次重大胜利,等于把阿萨德的军方高层死党“一锅端”。

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黎巴嫩裔专家、“伊斯兰和国际秩序”项目共同主席 阿贾米(Fouad Ajami)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说,被炸死的国防部长并不那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副国防部长沙乌卡特,他是阿萨德的姐夫,权势很大。阿萨德的父亲,那位 已故的老独裁者只有一个女儿,沙乌卡特成为老阿萨德的女婿后就青云直上,在阿萨德家族统治中有重要地位。

《纽约时报》引述中东问题专家的 评论说,“这是叙利亚的一个转折点。反抗军虽然还没能从军事上打败阿萨德,但在心理上已打败了他。”因为反抗军不仅进入了首都大马士革跟政府军激战,而且 还把防卫严密的政府大楼里的高官炸死。事发一天一夜,阿萨德都没敢出来发表电视讲话,可能是恐惧讲话地点泄露,他也被这样干掉。

中东茉莉花革命爆发后,先是突尼斯,然后是埃及,接着是利比亚。在利比亚人民起义一个月之后,叙利亚人民跟进,也上街呼吁政治改革。但两国的革命进程却不同,利比亚用了八个月,就击毙了卡扎菲,推翻了专制。当然除了他们自己的英勇,还在于后来得到英法(美国)的空中支援。

叙利亚人民的革命之所以更艰难,因为他们至今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实质援助。联合国每次讨论要制裁阿萨德政权,都遭到俄国和中国的反对。近日俄国和中国都动用否决权,使英国提出的制裁议案胎死腹中。

俄 国所以这样做,因为当年苏联就是叙利亚的盟友,叙利亚的军事经济体制等,都是按苏联模式建立的,对于克林姆林宫来说,大马士革政权好像是他们的私生子那么 亲切。而且今天叙利亚也是俄国武器的主要买家之一。另外,莫斯科动不动就炫耀否决权,也是对失去的超级大国地位的眷恋和自慰。而中国在叙利亚并没有多大经 济利益,担心的只是中东茉莉花革命之风,穿透中国独裁的城墙,刺激中国人也起来革中共专制政权的命。所以中国像去年对待利比亚问题一样,也是杯葛联合国的 方案。中共《人民日报》社评最近还强调说:不许外来干涉,叙利亚现领导人的命运只能由叙利亚人民来决定。可是叙利亚的“现领导人”不许人民投票决定,人民 最初上街游行要求政治改革,就遭到军事镇压。

除了俄国中国的杯葛之外,西方,尤其是美国,也缺乏积极的介入态度。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 在对抗共产主义和极权力量上,美国一直是自由世界的旗手。到布什总统时,还是把向全球推广民主作为国策。但后来美国不再当“旗手”了。去年在利比亚问题 上,反而是英法率先联手,成为支持利比亚人民的先导声音(美国后来才加入)。

这次没有了英法联军,美国更是不出头了。7月18日《华尔街 日报》发表社论强调,美国不能听从于普京政府(在联合国用否决权)。美国应该派第六舰队到叙利亚附近海域,进行军事演习,遏阻阿萨德;并在叙利亚设 “禁飞区”,阻止阿萨德的直升飞机屠杀平民。上届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麦肯更是在CBS电视上痛斥美国对叙利亚大屠杀的无视是“可耻和丢脸的”, “美国没有扮演好领导者的角色”。

近日叛逃的叙利亚驻伊拉克大使法里斯也在CNN上对美国领导人喊话:“不要只是考虑(年底)选举的赢或输,应该考虑叙利亚每天都有妇女儿童等平民被杀害。”据国际人权组织的数字,过去一年来,已有一万七千多叙利亚人被阿萨德政权杀害。

虽 然叙利亚人民至今还没有得到西方国家的实质支持,但是,他们并没有气馁,更没有放弃,反而是坚持反抗。中东问题专家说,巴沙尔.阿萨德当政12年,目前是 地位最脆弱的时刻。最近阿萨德手下多位高官倒戈,包括他儿时玩伴、并是军事院校同窗的卫队准将塔拉斯(其父曾任副总统兼国防部长)。

无论 是这位准将,还是那位叛逃的驻伊拉克大使,都在接受美国电视采访时表示,支持美国等西方国家军事干预,帮助叙利亚人民推翻阿萨德政权。他们跟很多中国知识 分子的想法不一样,他们不仅没有“反对革命”,更没唱“非暴力”高调,反而支持武装反抗,要用革命方式结束专制。在缺乏国际社会强有力支持的情况下,反抗 军跟阿萨德政府军相比,力量实在太悬殊了,但他们坚持战斗,至今已持续了一年半之久!而且越战越勇,居然把阿萨德的军事高官们给炸死了。据最近叛逃的一位 叙利亚少校说,在叙利亚22万名政府军中,目前约有1.5万名士兵叛变。

不管西方有多少左派,更有伊斯兰世界的毛拉们,反对和诅咒美国领 衔的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场战争(使五千万人获得了自由),不可否认的是:这两场铲除中东独裁者的战争,导致了该地区的民主选举,对整个中东起到了震撼性作 用,让那里的人民看到,同样是穆斯林社会,伊拉克和阿富汗人民可以选举,可以投票,可以选择国家领导人,为什么我们不能?于是他们看问题的角度发生了变 化,觉醒之后就起来反抗!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都相继革命,不仅结束了专制,也都成功地举行了民主选举。

这一切都鼓舞着叙利亚人民,并清 楚地预示:叙利亚将会是第二个利比亚!巴沙尔.阿萨德如抵抗到底,可能会像卡扎菲那样被击毙;如被抓获,会像萨达姆那样被判绞刑。还可能更快,像他的国防 部长和姐夫一样,被反抗军刺杀。叙利亚内部专家说,反抗军能接近到国防部长,就能接近到阿萨德。

如果叙利亚也成为民选国家,不仅把整个中 东的民主进程再往前推动一大步,更将再一次鼓舞和刺激中国人觉醒——应该像中东人民那样要选举权,争取做自由人!在叙利亚高官被炸死后,中国人在网上举杯 庆祝,他们说,“这也给中华大地上的邪恶组织敲响了丧钟……阿拉伯之春赶紧光复亚洲吧!”

2012年7月19日于美国

自由亚洲电台评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