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日星期五

黃雀行動內情首度全面曝光


黃雀行動內情首度全面曝光
—— 專訪:「黃雀行動」參與者劉達文
作者:江迅

當年參與「黃雀行動」的劉達文著述《內幕與真相——六四黃雀行動》,揭開八九年「六四事件」後秘密拯救、運送被通緝民運人士的內情,包括吾爾開希和柴玲的逃亡過程、港府民運分子黑名單等。

--------------------------------------------------------------------------------

代號「黃雀行動」,是八九年「六四事件」中秘密拯救、運送被通緝民運人士的行動。當年「黃雀行動」前線總指揮、被稱為「六哥」的陳達鉦說,「黃雀行動」的細 節極度敏感,許多涉及的人物、細節多年來一直沒有曝光。正值「六四事件」二十三週年之際,第一部完整描述「黃雀行動」的著述《內幕與真相——六四黃雀行 動》,由香港夏菲爾出版有限公司出版。



《六 四黃雀行動》一書作者劉達文,《前哨》雜誌總編輯,他是當年「黃雀行動」親歷者。五月二十八日,劉達文接受亞洲週刊訪問。他捐出三百本《六四黃雀行動》給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籌款。他說,他從電視新聞裏,看到支聯會主席、立法會議員李卓人說,六四紀念館現在只是臨時租的地方,他們想建 一個永久性的六四紀念館。劉達文說:「我的這本書剛剛出版,『黃雀行動』是集體的智慧結晶。於是捐書給他們,讓他們在『六四』燭光晚會上義賣籌款。」



「黃 雀行動」於八九年六月中下旬展開,當時尚未有「黃雀行動」稱謂,最初只是稱「秘密通道」,行動至九七年香港回歸前才正式結束。該行動計劃共救出約四百多民 運人士逃離中國大陸,行動中有四人犧牲,多人被捕。九一年,這一行動的主要參與人、支聯會常委岑建勳在接受英國傳媒訪問時,提到中國成語「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一拯救行動方被稱為「黃雀行動」。這是坊間廣為流傳的一個版本。不過,二十年後的二零一一年一月,陳達鉦在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病逝後,接受亞洲週 刊訪問時透露,「黃雀行動」是華叔(司徒華)起的名。二十年來,社會上都誤以為「黃雀行動」出於「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對此,陳達鉦作出否認。據司徒華 自傳《大江東去》所述,「黃雀行動」出自曹植詩《野田黃雀行》,詩說一隻黃雀被擒,幸得少年救援,寓意朋友被捕,自己想去拯救。



《六 四黃雀行動》五月下旬出版,近三十萬字,四百九十頁,全書幾乎一半內容是二十多年來首度公開披露。早在九一年六月,劉達文曾以「曉沖」筆名,第一次寫有關 「黃雀行動」內情的文章,一連寫了四篇。劉達文說,在整個行動中,仍有諸多重要事件和過程,因涉及一些人員的安全,因此,當時仍不方便公開披露,一些在營 救過程中做了大量工作的人士,當時仍不願曝光。這樣,二十年來,就為這段輝煌歷史留下空白,有待日後填補。劉達文當時寫下:「待祖國春暖花開之日,我一定 第一時間挖掘這段尚未被人遺忘的歷史,為『黃雀行動』和『秘密通道』撰寫續篇。」



大部分人與事已可公開



劉 達文接受採訪時說:「二十多年過去,祖國雖逐漸『春暖』,但仍未『花開』,所有參與『黃雀行動』的人,都已記憶衰退,許多事實仍未真相大白,又已開始模糊 不清。特別是近二十年來,中國政府已深知自己闖了大禍,未聞有人因『六四』而被秋後算賬,大部分參與『黃雀行動』的人與事已可公開。如不再整理搶救,整個 行動的事實,可能會被歷史湮沒了。」



二零一一年一月,香港支聯會靈魂人物司徒華病逝,媒體報道他臨終前談「黃雀行動」。這是他二十多年來首度開口說「黃雀行動」,之前,岑建勳、陳達鉦、「陳老板」(Tiger) 等多人在不同年代、不同場合談過「黃雀行動」,不過,各有各的回憶,各有各的表述,有些細節互有矛盾。許多媒體記者被紛擾的線索、複雜的關係,以及對同一 事件不同的描述鬧糊塗了。於是,就去找劉達文解說,理順關係:支聯會與「黃雀行動」究竟是什麼關係?司徒華與陳達鉦在「黃雀行動」中的角色究竟如何?幾個 人說同一事件有幾個版本,究竟相信誰。



劉 達文是當年「黃雀行動」的親歷者,當年投入很大精力,參與行動的大部分人又都是劉達文的朋友,二十多年來,劉達文注重收集資料、史料。在傳媒朋友的鼓動 下,劉達文開始執筆要理順這些事實,讓讀者和後人明白「黃雀行動」究竟是怎麼回事。從二零一一年二月開始,他接連寫了二十多篇,一年多後的今日結集出書。



劉 達文說:「真要動筆,當年的事很多都已經不記得了。我以前寫過關於千家駒逃亡的一篇,是九零年在《開放》雜誌發表的,連我自己都沒一點印象,那還用我的真 名署名的,現在看到那篇文章,我還說,我怎麼會寫過這篇?千家駒整個逃亡過程我也完全不記得了。看到是自己的名字才相信是自己寫的,如果不是我就不敢認 了。文章讀下去,才慢慢想起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因此,我覺得應該動筆寫了,再不寫大家就忘了。比我年紀大的可能記憶衰退更嚴重。就像六哥陳達鉦兩兄弟,好 多事好多人,都沒我記得清楚。他親身去救人,什時間什地點,哪些人幫忙一起行動救人的,他們都忘了。」



他說:「我現在寫『黃雀行動』,是盡量還原歷史真相,但實際上是不可能百分百還原的,因此可以說沒有一個百分百真相的『黃雀行動』了。為什呢? 早期的鄧光榮、梅艷芳都走了,他們做了好多事,我們根本不知道。特別是鄧光榮,六哥把他曝光了之後他都還是說『我不知道啊,你問他啦』,他從來都不肯講自 己做的事。六哥呢,一方面年紀大了,另一方面被人砍傷過腦袋,記憶力很久前就開始衰退了。他做過的事自己也不記得了。」



這 部書披露了許多不為外人所知的行動秘密:支聯會與「黃雀行動」;吾爾開希逃亡過程;七哥智勇救人如有神助;祖慰與劉再復徐剛的逃亡;深圳,「黃雀行動」的 前沿陣地;改革功勳人物陳一諮的逃亡生涯;趙紫陽之子趙二軍一家的逃亡內幕;羅海星中伏李龍慶自投羅網;中共設局陷害陳子明王軍濤;鄭義一千天曠世大逃 亡;柴玲艱難的逃亡過程;六哥退出「黃雀行動」北上和談;梅艷芳鄧光榮與「黃雀行動」;六哥與華叔的恩恩怨怨;為劉千石辯護;港府民運分子黑名單……



說 起「黃雀行動」在當時的意義,劉達文說:「『六四』帶來的傷痛,使大家都處於很悲哀的心情裏。很多人都覺得沒希望了,還有人對前途感到很悲觀,覺得中共的 專政沒辦法改變。當時『黃雀行動』出於義憤救人,這個行動表明了民心不死,對當時從事民運的人士是很大的鼓舞,證明了民心所向;而能在共產黨無產階級專政 的銅牆鐵壁裏,在這麼嚴酷的環境中救出那麼多人,從這裏可以看出中共這個政權的非正義性。證明共產黨專政,所謂的銅牆鐵壁是一堆廢銅爛鐵。當時對香港人也 起到相當振奮的作用。為什當時劉賓雁在香港宣布吾爾開希和嚴家祺逃亡成功?就是為了鼓舞士氣,為香港人注射一劑強心針。其實黃雀行動在救人時並不希望透露這些消息,因為一旦透露,邊防情況就會很嚴峻,加大救援難度。但為何還要透露?就是為了振奮人心。所以後來又透露了幾次,比如蘇曉康的逃亡。」



手抱初生女兒走路回家



劉達文說,現在回憶「黃雀行動」有兩方面作用,一是真實記錄當時的歷史真實;二是能起到承前啟後的作用。他說:「我女兒八九年五月底在香港東華醫院出生,當 時天天遊行,她出院的時候整個銅鑼灣都封鎖道路,沒有的士可坐回家,我們是抱著她走路回家的,從大球場那裏的東華醫院走回灣仔。『六四』二十週年時,買關 於『六四』的書的,大多數都是八十後、九十後,他們都會想『我出生那年究竟發生了什事?年年維園都有燭光晚會,都紀念我出生那年的事。究竟六四是什?』那年關於六四的書特別暢銷,都是因為年輕人想了解他們出生那個時代的歷史。所以現在還寫黃雀行動也有一個作用,就是使年輕人知道這段歷史,活著的要為民主奮鬥,為國家的文明進步出一把力。」


—— 原载: 亞洲周刊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June 01, 2012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