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星期日

内幕 王立军自恋到变态


编者按:只有中国政坛才制造并批量复制这样的变态政客。中共确实是个信仰邪教的黑社会的团体,它的存在是对人类文明的威胁。

说起王立军,不但中国人耳熟能详,而且许多外国人也略知一二,都说他是“打黑英雄”,他 也自诩为是“活着的一级英模”。尤是从一个不太知名的官员,在短短两三年间跻身为全国直辖市的副部级高官之后,更是名声鹊起,呼声一片,几乎成了中国警察 的代名词,成了重庆市一张响当当的名片。这里将从侧面、背面,甚至内心深处告诉社会——中共“打黑英雄”王立军。

“说起王立军,有许多故事,其中许多细节很耐人寻味。现在我可以与你分享分享,如果是以前,这可不能说哟,是犯政治错误的哟。”别人托我给杨局长送喜糖去,无意之间就扯到了王大爷身上。

有一次,老王坐直升飞机去垫江公干。下飞机后就恶暴暴地叫秘书去把安祥胜(市局办公室领导)喊来。当安祥胜气喘吁吁 地跑到老王面前时,老王大光其火:“给我滚回去!”至今为止,谁也不知道老王当时哪根神秘出了毛病。安祥胜更是一直没想通自己当时什么地方没做对。也许, 只有他老王才知道;也许,连他老王自己也不清楚了。

老王打电话有个习惯,动不动就冒无名之火。火一上来就摔手机。据他身边的工作人员称,他不到三天就会摔坏一部手机。 后来,服务人员就多了一个心眼,一旦发现他火上来了,就做好了接手机的习惯。刚开始时接不着,久而久之,工作人员就掌握了规律,发现他大多时候是右手摔手 机,并且是往右后方摔。于是,工作人员一见他发火就往右后方快速移动,结果十之八九使王摔出的手机稳稳地落到了工作人员手中。为此还赢得了老王多次苦笑。

王大爷在办公室饮水有个习惯,不能把倒好的茶水直接放于桌上,要亲自递到他手上。一个夏天,服务人员倒了一杯热水,发现太烫,不敢马上递上去,就自己双手捧着,结果把双手烫得通红也不敢放下。不巧,自己的手机又来电话了,并且不断来电话,他也不敢接听。

开水送出后,他把双手伸进冰箱十多分钟才止住痛,但被女朋友深深误解。女朋友问他为什么不接听电话,他无论怎样解释,女朋友都不相信,都说不可能有这样的领导,都说他在扯谎。“我最讨厌扯谎的人了!”女朋友甩下这句话后,转身而去。

另一次,有所长汇报工作时由于紧张和缺乏经验的原故,把早准备好的汇报内容给吓掉了,为此老王非常生气。当时,有一 新警察比较机灵,就主动补台,把所长表述不完整的地方复述了一遍。为此,老王当场宣布所长下课,那位新警察接替所长职务。结果把新警察给吓住了,跑去政治 部哭丧着脸诉苦,说自己不能胜任所长一职,要求坚决不干,另举他人。政治部领导说:“不干也得干,皇命不可违!”

2008年7月13日,王立军去到网监总队说:“我再一次说屋里绿化这个问题,重庆的仙人球、仙人掌等花卉植物便宜 得很,办公室能配置就配置。不然天天在这里坐着,一个小时没问题,十个小时肯定有问题。这一点上你们不信,可以去我办公室看看核糖核酸的裂变,其中电辐 射,磁力改变,是六大因素之一。我希望下次来看到绿色。”王立军的圣旨当天就传达到了全市所有公安机关,有的单位连夜就开始栽花种树,后来还把办公室有无 花草作为正规化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

又有一天,他觉得墙上、地上空空的,一点文化含量都没有。指示要文化建警,于是把崭新的地砖全部撤掉,重新把打黑英 雄的大名烧制于地砖之上,让行人天天顶礼膜拜。指示有关人要在墙上弄点文化。于是,有关人又是去外地学习取经,又是到美院拜师学艺,又是请专家挑灯设计。 几易其稿,最后终于把警营文化设计方案呈到了老王的府上。

三天后,负责此项工作的一位副局长毕恭毕敬地去老王府上征求意见。老王把头埋于文件之中,像没听见副局长的请安一 样,老半天不哼声。当副局长再次请安时,老王一把抓起那份方案就朝副局长的脸上砸去:“乱弹琴,这是什么狗屁方案……”副局长被骂得目瞪口呆,拾起方案, 佝偻身子,倒退而出。然后把方案向在门口等候的方案制定者的脸上砸去:“乱弹琴,这是什么狗屁方案……”

为了迎合老王的口味,一夜之间全市所有公安机关都建起了警营文化沙龙。连警察工资都成问题的边远区县也请去了重庆市最高级别的设计师,花费近千万搞装修。市局规定,每个单位至少不能低于一万册书籍,为了迎接检查,又无钱购买,他们不得不去地方图书馆租借应景。

有人说老王有“自恋”症,他不但经常独自照镜子,而且经常独自欣赏自己的像片和录像片。“蓝精灵”服务队就是专门为他照相、录像的。这些人当中还没有没被他骂过的,还没有没写过检讨的,从他身边被赶走更是家常便饭,被吓出毛病来的也大有人在。

小吴在大学时是文体骨干,吹拉弹唱,打球照相,样样都在行,而且性格开朗活泼,是出了名的文体活动积极份子。可是, 自从当上“蓝精灵”服务队员之后,他变得谨小慎微、担惊受怕了,连走路都害怕踩着蚂蚁。不到半年,由于高度紧张和严重失眠,不到三十的他不但头发全部脱 落,而且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质。一次,他举起相机正为老王照相时,老王说:“你不应该站着照,应该跪着照,你们汉人那膝盖天生就是用来跪的。”他先是一愣, 然后收起相机,转身离去。没想到,他那神经质还救了他一马啦,因为事后老王要处理他,听说他有神经质后,为数不多地把举起的屠刀放下了。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