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日星期六

六四亲历 共军被吃药 退伍兵掩护万人撤退最近时40米

永远记住那些为自由而战的勇士!永远不忘中共是刽子手!




(网络图片/看中国配图)

假如历史事件都能顺理成章,历史绝对不像今天这样,绝不像今天这样杂乱无章。但愿世界大部分人干脆忘掉那一天,忘掉那天发生的事,忘掉鲜血,忘掉悲伤,忘掉痛苦。活着!怪谁?怪所有的人,还是怪我们所处的时代。

1989年6月3日晚上,北京倾刻间就变成巴黎的街垒。


大难将至的感觉,在人一生经历中绝不多见。

天没黑我就躺下了,我告诉妻子说:我今天晚上不出去。我辗转反侧睡不着,干脆爬起来,骑上自行车穿呼家楼、三里屯、农展馆、东直门,每一个十字路口 都上万人攅动,不详的预感将显现。人人都六神无主,噪动不安,他们在街上窜来窜去,说不清是人在跟时间赛跑,还是时间在跟人赛跑,再迟钝的人也觉出风云际 会,雷霆将至,人变得越来越紧张不安,危险飘浮在空气中,连鼻子都闻出了火药味。

谣言不胫而走,因为人们相信它或许是真的。人人都在马路上打探消息,马路消息比什么都来的快,口传心授――最古老的交流方式超过现代声光电。人人在 争论,喧闹的人群即创造出一种统一的节奏,这节奏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狂热,人人都疯了!本能竟像会场的鼓掌,列队朝着一个即定的方向,一个悲惨的目标冲去。 关键是谁也无法选择,也不能控制,一群籍籍无名、平常被人想不起名子的人,在危难时挺身而出或被卷入旋涡。毫不怀疑他们中有精英,有痞子,也有人渣,但因 为共和国的大事使他们人格得到了升华,像火山喷发那样,他们被抛向天空,灾难又把他们重重的摔在地下。

20点12分:东直门路口

公共汽车司机用电车和大通道车挡住了几辆军车和指挥车,人群全都爬军用卡车,爬上了引擎盖上喊叫争执著,军车看牌照是野战军的V14—1356,一 个上校军官在向群众解释著,他请群众放心,绝对不会镇压群众,部队没发子弹,他把56冲锋枪拉开,枪膛是空的,弹匣也是空的。他的表演像蹩脚演员不自然。

21点50分天安门广场

绕城一周,最后又从小道插进天安门广场。贴在广场边边上,把自行车架好,我找个安全点地界,座在红白相间的隔离桩上,万一出现情况好溜,点上一只烟 喷云吐雾。看看表21:50,地点离国旗100米。此时我冷静的出奇,仿佛等候着有什么重大的事件发生。纪念碑高音喇叭嘈嘈声,不时有讲演的喧闹声,有口 号声,还有鼓掌声。

23点50分高音喇叭声很急:

“我是军博的一名文职,军博以西噎打起来了!军博以西噎打起来了!他们在开枪!他们在开枪!我确认在我离开时,已有5人被打死!有人说是橡皮子弹, 有人说是实弹,我相信他们会包围广场。”广播未完,人们就全站起来了,依稀听见西边像过年时放鞭炮声,声音时紧时松,声音连成了片,看西方有些泛红,很可 能还有火光,动静不小哟。我从15岁就当兵,我确认是枪声。广播又响起,号召人们去木樨地救援。忽忽拉拉站起一批人就奔木樨地,一大批自行车流直奔响枪的 地方。

0点15分:装甲车

突然,传来重型马达的轰鸣声,一大汉举著望远镜四处寻找,两辆装甲车飞速而来,从南边插过来,分别从人大会堂和历史博物馆通过天安门时速不低于60 多迈,车号是337-339,真来了,时间是0:15。我嘴上不由自主咕噜一句:“63装甲运兵车。”那手持望远镜大汉手也搭拉下来:“你再说一遍。”我 张口就来:“63式履带装甲运兵车,自重12.8吨,乘员13人。你还需要啥?”大汉睁大眼把我打量个遍。看啥?我心说我15岁就是侦察兵。这时疯狂的装 甲车会车拐弯都不减速,驾驶员开疯了。等到人们反应过来,装甲车也跑远了。愤怒的人群蜂涌而至,有人喊出:拉路障!几千人顿时响应,一声声号子过后,仅仅 几十秒,道边隔离桩全横在长安街上。

西边枪声更紧密了,我起身向远处眺望。

23点20分:木樨地

最伟大的军事行动也不能超越其政治目的,单单看到冒烟的枪口是不够,必须找到它背后的东西。对于国家重大事件快速解决,就等于什么也没解决。

我弟小波他们在木樨地,从一开枪就在,他们从木樨地一直退到天安门,他比我勇敢。

装甲车、坦克集群噎冲过了木樨地大桥,小波和英则伟俩医科毕业生爬在复兴医院前的草地上:“真打啊!打越战也没这样的。”能听出班用机枪、冲锋枪的 散布射,79阻击步枪的点射。当枪声渐稀后,装甲车、坦克车一马平川开过来,谁栏得住啊!愤怒人群手无寸铁,只好骂开了:“操你妈,法西斯!”枪械、装甲 车、坦克是不怕吐沫星子的。有些人去扒地下的花砖,把花砖再摔碎砸过去,虽然无济于事。

1点06分:西单路口

我抄起自行车迅速奔向西单,行至西单路口,听到枪声连成一片,不时夹杂着阻击枪的点射和坦克高射枪打平射很沈闷的散步射。1点06分枪响起的同时一 辆辆汽车被点燃了,西单路口燃起一道火障,火光中钢盔的反光很抢眼,五个、十个、十五个,越来越多,沿长安街左右两侧,成两列纵队半蹲半猫腰前行。我心头 一沈:坏菜了,突击兵!

随即59冲锋枪作动筒火光四闪,我处地型位置好,看见冲锋枪作动筒打出扇面火光,枪口火光比这要小。我当即也半蹲著,他们运动我运动,他们停止我停 下。我们学的是一个教程,停下就是瞄准射击。我向后观察:还有几个人在掩护人群撤退,一看就是退伍兵,在最后边压阵,十几人要掩护上万人的撤退,对上万人 和十几个退伍兵来说,此时正是他们一生中最大的冒险。离突击兵最近时就是40米,子弹打的满地面冒火星,像过年放鞭炮,我听不到枪声,只看见火花四溅,我 得踩着火星跑才不会受伤,因为火星就是前一弹著点,两颗子弹不会落在同一地方,这是常识。

我跑着跑着,不时地回头看看后边的大兵有多远,80米、100米了,身边开始有人倒下,有人像被割的草软软的塌了,有人硬硬捕地发出很响动静,有人 像纸片一样飞出去,千姿百态。突然,我面前像爆开一朵红菊花,跑在我前头是一个穿白衬衣的人,红色就在白衣上开放,我们跑一条轴线,伸手可及他的肩膀。他 还在跑,我拍拍他肩膀:“哥们,你中弹了,背后。”他伸手触及背后,一看一手血,忽的倒地,还末触地面,我的一条胳膊就夹住了他,另一个人胳膊也伸过来, 同时把他捞起来。平常想练练这份功夫都不容易,这叫寸。终于脱离了危险区,把他送到民航售票大楼工地的胡同口,自发救援的人,打接力把伤员转移走,效率很 高。一个女孩大叫:“妈哟!”捂着手冲进胡同,我一看她手指打断了,随手扯下一条男人围在脖子的毛巾,给她捆住动脉。这当口,一伙子冲过人们的阻栏,手抓 两块板砖:“他们枪杀平民,我跟他们拼了!”我纵身一捕,将他强按到在草地上,他嘴上黏着白沫喘粗气,我也喘著粗气,等他冷静了,我小声说:“他们有 枪!”

我躲在胡同里喘一口气,人们全龟缩在胡同里。奇怪,又听见枪声了,紧张时听不到枪声,全是视觉感受。点射穿过街道是回声,还有脱音,散步射打在地面上是啪啪声,打在土地上啾啾声。老兵知道回声是子弹离的远,“啪啪、啾啾”子弹是离的近,得当心了,这也是常识。

01点45分:吸烟老人

大兵们开过来了,看到胡同的人群,他们把枪栓弄得山响,继续挺进。我醒悟到还得换安全地界,民航售票大楼是工地比较安全,有大铁门,是铁皮的,也可 一档穿透力,于是,我翻过大铁门,从铁门缝隙观察,突击兵过后就是装甲车队,黑影瞳瞳的墨绿色装甲车133、135、144,首尾相顾。装甲兵过后是军用 车卡,指挥车、通讯车,游动步兵分队,连绵不绝。这会儿枪声停了,人群又从胡同冒出来,工地的墙头翻出来,人群并不比打枪时少。两女孩不听人劝告,一直尾 随着大兵走到街口,她们还穿着拖鞋,我忍不住大声吼:“不要命了,还穿拖鞋,要跑都跑不了!”女孩子平静地说:“那你哪?”人类的大无畏精神来源于女性, 正是女人使男人更勇敢。

一个老人就座在马路牙上,手拿烟斗吸烟,从他座的姿势来看好久没动,续烟也续好几锅了,当兵也觉得怪了,围拢他转几圈,就见烟火一红一灭的,眼光迷 茫,目空一切,当兵的觉得:这老头怪兮兮的,他不怕死吗?不怕死就能永远不死,神了!在这大屠城时节,他是练的那份功啊,他想些什么?烟火一红一灭。惦记 自家孙子,还是八只鸽子一只猫。当兵的放了他一马。

03点05分:白衣少女

2点10分我赶到了金水桥,是沿护城河沿绕东华门,穿午门进天安门城洞的。尾随着我的还有几个不怕死的人。一路不多话,大家都想:广场肯定完了!又 想知道广场的切实情况,进广场肯定全包了饺子。我寻思著:当兵的起码不会向毛主席像开枪,我认定天安门城洞里最安全。站在金水桥隔着长安街看天安门广场很 遥远(整个句式像最最蹩脚诗)。此时此刻,安全最重要。不时传来口号声,还女孩尖叫声。广场华灯灭了,纪念碑只三四个灯亮着,能见度很低,还弥漫着硝烟。

我弟小波跟同学一路退至天安门广场,我在外边时,他刚好在里边。关键时刻到了﹕1:30,广场高音喇叭传来:“有武器的同学,请你们放下武器!有武器的同学,请你们放下武器!”广场上稀稀拉拉的枪声全停下来了,人们渐渐的冷静下来。

喇叭里传来一个低沈的声音:“我是侯德建,我们噎流了很多血,我们不能再流了。同学们,市民们,全体公民们,我敢说,就现在我们噎取得这场运动的胜 利,不是今天,我们早已取得很大的胜利!我相信――在场的人都是英雄,都是民族精英,我们不怕死!但我们要死得有价值。我是侯德建,我们四人刚刚到指挥部 谈过,我们噎答应尽量说服和必需说服同学离开广场,他们接到了死命令,5:30,必需清场。这一点上是没有任何疑问的。”

国际歌从广场中心的纪念碑升起,人们的声音嘶哑、咽哽、悲壮,人们唱国际歌唱了很多次,从来没像这一次投入那么深厚的感情,这是第一次,兴许也是最 后一次。大军压城,兵临天安门,面对坦克、装甲车,面对手59冲锋枪的全副武装的军警。第一次对国际歌理解得如此之深,女孩子的高音清晰可辩。

远处有军人过来,我想上前看看是武警还是老野(野战军),我有心看看他们的领花和肩章,是武警,手里还拿根棍棒,这我就放心了。武警驱赶人群,把人 往城门洞赶,城门洞像一条直直隧道,要是开枪就全没命了,幸好他们手里只有棒子。一大批军警压过来,群众就退下,军警一停,群众再回来,反反复复像拉锯。 又一批军警从东华门后头包抄,没退路了,人真成了老鼠,人群只好争相逃命,我拎着自行车就跑,得抬高后轮,因没开锁,跑远了再开锁,飞身上车,一路狂奔出 午门口,前边故宫两侧门同时开进几辆吉普,我一看是武警的车,别叫他们堵住,得快跑啊,急不择路从故宫侧门斜坡上冲下来,我方松了口气。沿护城河急行,旁 边一白衣女子骑车跟着我问:“能出去吗?”我说:“跟我试试吧!”一路骑行,她在说著今晚她挨了三棍子。我们在逃命,大难不死遇到第一个人,把我当成救命 稻草,我一直不吭气。一直骑到东华门,我们终于脱险了。我说:“现在可以停下来。”东华门一群一群的人向我们打听天安门广场里面的情况,我们只坚持到三点 多,很难说清里边情况。人人在叹息,国家完了,共和国完了!我知道我们该分手了,我们一起逃命,却不知对方名字。我想鼓起勇气想问问她的名字,凑上去却变 了:“早点回家!”她说:“好!”比我的声音还小,只记得她音色挺好,言谈之间有着一种超乎少女的成熟。我旋转身分手后,心里似乎有些空落落的。面临危局 一旦脱险,强大的压力就会释放,这是人的生理需要,机器叫过载保护。无论行公益,作恶事,唱国歌,哼小调的,是精英,是草民,是猛男,是少女。随后都将面 临高压政治,让我们屈从、隐忍、龟缩、偷生。不问为什么,不知所以然,无视正义,无视法律,一切向钱。

6点12分:血色黎明

4点我回到家打了一通电话,也接了几个电话。知道双方家里的情况。我跟妻子告诉了天安门的情况,妻子眼含着泪水。老岳父说:“我70多岁了,听一夜枪声,等著俩孩子回家,5点多还没影儿。”不行,我还得走一趟台基厂,我妻子的姐姐、姐夫全没回来。

走建国门、长安街,到王府井,我本可以向南拐进台基厂,可南池子传来枪声,6点12分,我本能地寻着枪声就来到南池子,南池子口上,人群缩在里面喊 口号,军队一字排开封住路口,后排的大兵座地休息,前排大兵有些异样,撸胳膊卷袖,胳膊上扎条白毛巾,单手拎着冲锋枪,不符合军事条例规范,不时向南池子 方向射击,里边喊几句口号打几枪。几个当兵的神情显然恍忽,就那野劲,还是吃药啦,真疯了!打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像打鸟一样。一个尉级军官拿54手枪,左 手扣右手为依托,对南池子躲在垃圾筒后一个个平民开枪,喊几句口号打几枪,直到一个个平民中弹。一响一个平民倒地,伤员有的比军官年轻,有的比他大不多 少,一会倒下一片,年青人杀年青人是不是很过瘾。我头一次看到杀人像打鸟一样。我离著30多米,清楚看弹匣打空了还楼几下板机,手枪弹仓打空,枪膛卡在后 头处开机状态,他又连搂几下枪机,这太有失常理。一个老人骑自行车说要上班,边说边掏工作证,还没等他掏出,当胸一枪撩倒,连车带人就这么给撩了。这家伙 真疯了,军官啊,军官,你也有老人,有父母,你现在要活着,你就不怕50年后下地狱,北京人诅咒你,全世界人都诅咒你。

北京街头创造了举世无双伤员抢救,民众很英勇,随即就被人们拖进胡同里,效益速度之高,超过国际红十字。我再不能这样看下去了,就这样假装冷静抱着双肘,若有所思的看下去。

骑行在正义路的林荫道上,被人称之正义那个东西,你在哪?你原本就是一场梦。我们流血,我们哭泣,我们忍受,你都看见了没有。你回答啊!你不回答, 你就不存在!勇气打掉了,尊严消失了,思想麻木了,只剩下一条弯弯的脊梁和跪着的膝盖。当世界上一样东西消失,我们就要创造她。

6月4日早晨,天阴的特别利害,黑黑的云,血色天安门,我有幸欣赏这夜半血色黎明。

7点到8点,在老岳父家等了一个小时,我妻子的姐姐、姐夫终于到家了,姐姐的裤角被子弹穿了一个洞,谢天谢地没出大事。我还得去三里河我母亲家。这 样,我沿长安街奔木樨地,看看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长安街沿线,六部口、西单路口上都有汽车在燃烧,冒着滚滚浓烟。到处是碾碎的自行车零件,左一堆,右一 摊,剩下的就是很厚一层碎砖,可见昨晚上抵档坦克有多激烈。自行车在艰苦的蛇行,走到老商业部时,坦克迎面开来,行人纷纷躲避,我继续直行。车长从车顶钻 出半个身子,手持手枪左手扣右手托著,总处于临战状态,比我还紧张。

一夜间北京变成了战场,百年罕见。人是什么?人是动物,动物的本能就既嗜血又爱钱。思想是什么,是痛苦的积淀,一半是痛苦,一半是血液。

9点01分:木樨地

木樨地公共汽车站站牌子被12.7厘米机枪洞穿,西北角少女的不锈钢雕基座上留下三个12,7厘米高机的枪眼,弹洞钻得都挺深,是坦克高射击机枪打 平射造成的。地铁站的大玻璃窗被打碎,有几扇像开放的菊花,有几扇是洞穿留下园园的弹孔。人行道的隔离杆油漆被子弹打掉了,露出新茬。行道树的树皮上有弹 痕,有几个孩子爬上树,去抠钻进去的子弹。槐树枝叉被子弹打折还连着,风吹过后晃晃悠悠,旁边居民楼的窗户玻璃被打稀烂,木樨地22楼晾的一件衣服,穿了 8、9个洞。地上横七竖八散布单只的各样的鞋,一只高跟鞋壳里灌满了血。绿树篱的灌水槽里有一大滩血浆,还没有完全凝固,显然有人选错了掩体,他不是单 兵,他是老百姓,绿树篱能档视线,不能档子弹,人体被洞穿之后,12,7厘米子弹还不解气,又打在国家计算机中心墙上。要知道这子弹的威力有多大,你伸手 指比一下,像手指般粗。

拐到中科院慢行道上,七七八八的血流子,像墩布拖的一样,弯弯曲曲的长及百米,肯定是凌晨抢救伤员留下血痕,不规则血痕可以想见伤员挣扎的痛苦状。 中科院门口的水泥地上,一大滩一大滩的血痕,足有四、五块之多。估计出血量有上千CC之多,经过几小时氧化都开始发稠了,还没有完全凝固。看来这里是伤员 集中地,战地医院,可更像屠宰场。人们在科学院门口受伤,在此做最后的挣扎,爱神缪斯她帮不了她的子民,当然也帮不了她自已。谁来保佑我们!

流血最多的地方,反抗也越强烈。木樨地人行道的花砖扒的也最多,人们用手指抠出来摔碎,把它当成对抗野战军那些装甲车、坦克车的唯一武器。士兵们都 丢弃装备和手中的武器四散。坦克的机枪被人卸下,被挂在红绿灯灯杆上。孩子们只是比平时更忙合,他们从河里捞出枪枝和班用机枪的子弹链,从火里抢出退了火 的冲锋枪,孩子们腰里捌著64自动手枪,只是塑胶手柄烧坏了,向人们臭显呗!

30多辆63装甲车,59坦克车和40多辆军车被档在木樨地,沿长安街排了足有2公里长的各种军车陆续被点燃,浓烟翻腾著升空达二、三百米高,将近一个轻装快返师的军车都报销了,整条街都在燃烧,长安街在燃烧。车里弹药被高温点燃砰砰的爆响。

成人们则阴著脸,沉默若有所思。一个老工人对一群放下武器的大兵们责问:“你们有父母吗,你们有兄弟姐妹吗,有没有?你们就这么冲着人脑袋开枪,我 操你妈,操你妈!你懂吗?你们的枪是干什么用的,睁开眼,这儿不是越南,动脑子想一想,北京怎能这么多反革命,父母要是看你们打天安门,哭不哭?你们说不 打天安门?怎么十字路口四处都是枪眼啊——”战士们低着头不说话,岁数都像老工人的儿子一般大。

14点多,阴沈的天空阵阵闷雷从天空滚过,雨终于下来了,落在树枝上,落在树叶上,再掉在草地上,大滴大滴的雨水落在大片大片的血迹上。深色的血迹 噎氧化,几乎变成棕黑色。一经雨水泡湿了,融化了,泛起一层酱色的泡沫,急雨又把它冲散了,我骑自行车尽量规避这血色泡沫,她落地不到十个小时,还俱有灵 性就这样四散奔逃了。

15点天怒人怨的雨水继续下,落在燃烧的坦克上,落在怒火中烧的人脸上,今天无人带雨具,任凭雨水打湿全身。雨水把马路冲溜光,迎宾路变得水色凄 迷。没有人,有人也像个魂儿,弯腰躬背悄无声,马路上没有汽车,连自行车都很少很少,按一下车铃,吓自已一大跳。这就是4:30的寂静钓鱼台。恐怕,中国 近百年历史不曾有过这么寂静的白天。

几千年来,对付同样的问题,采用同样的手段,其相似程度让人惊讶。历史证明这是个错误,不管什么错误,错误本应当避免的。人们沉默的捌过脸用眼泪、 用雨水温润自已的心灵。他们似乎睡着了,不用去叫醒他,也不要希望他觉悟,更不能使他产生怀疑,听天由命是危险的,但大彻大悟更危险,谁也不能强迫人民, 伟大的人民在退缩时,把一切都忘掉!包括今天。

谁来保佑我们?谁!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