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5日星期六




可是我们知道我刚才说的《纽约时报》两位作者所发表的内幕,其中就暴露了所有高官都在进行贪污、都 在进行搞钱的不正当做法,利用权力来发财。包括温家宝,好像是一个很清廉的形象,事实上《纽约时报》已经报道,我们也都知道,他的夫人就是做珠宝的商人, 非常发财的;此外,像李鹏,就占据了电力和山西的煤矿,所有能源都在他手上。

记得在几天以前,美国《纽约时报》有两位记者在北京得到许多消息,写了一篇文章,我觉得很有意思。这篇文章大体上内容就是说在这一件事情上,不但是薄熙来全部失败和他一家全部垮光,而且共产党领导阶层也是损失极大。换一句话说,没一个赢家,大家都是输家。


这 个说法是非常对的,因为这个说法也符合最近我听到的一些观念。就是说薄熙来 事件权力斗争是次要的,最重要的就是它暴露了真相。就是说和共产党它一向宣传的强烈的道德意识,是完全背道而驰。讲“唱红打黑”的人,执行者像王立军,生 死关头要投靠美国领事馆;薄熙来跟他的太太谷开来被抓以后,谷开来怕死,就供出一切都是由周永康在后面指使的,他们不过是跟他配合,所以你可以看出来,他 们完全没有道德意识,就是赤裸裸的钱跟权。

所以这件事情发生在“唱红打黑”的头面人物身上,特别值得悲哀了。因为许多老百姓确实有一度 寄 望于薄熙来,认为他可以回到毛泽东原来的一种想法,要社会上贫富可以拉匀,可以平等,可以有社会正义,所以他代表的是道德力量。道德力量就使得今年秋天权 力转换中凌驾于习近平之上,可以取得政权,大致上是这样一个情况。

从这里可以看出来共产党的为难之处。共产党也觉得这件事像林彪的事 件, 也像四人帮的事件,就是把共产党的内幕全部抖出来了。这一次更可以看出来共产党对贫富不均毫不在意,薄熙来也只是以此为口号、夺权,并没有为穷人着想的任 何欲望。所以我们可以说共产党的道德破产已经到了全面破产的状态了。

之所以如此,我们还可以看到像温家宝跟胡锦涛最近表态,也很值得注 意。温家宝在《求实》杂志上刚刚发表一篇文章登出来(这《求实》月刊等于从前《红旗》 一样的东西),说我们权力一定要用在光明正大之下,不能暗箱作业,不能够再有贪污的举动;如果再有贪污,这个亡党的可能性就非常之高了。

除此以外,还有胡锦涛最近对军方一个训话,也登出来了。是警告军人必须停止贪污,这样子才能够维持纪律,这是非常重要的警告,可见军中贪污情况也是非常严重的。

还有第三个信号,就是《新华社》也发表了一篇重要的评论。这个评论是对所有中共高官,一定要约束他的妻子跟他的儿女,让他们不要胡作非为,还有他们的亲戚依赖他们发财、横行霸道的,这些事情必须要停止。如果不停止的话,那么很快地就会有亡党的可能。

所 以现在亡党之忧,在共产党里面显然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可是我们知道我刚才说的《纽约时报》两位作者所发表的内幕,其中就暴露了所有高官都在进行贪污、都 在进行搞钱的不正当做法,利用权力来发财。包括温家宝,好像是一个很清廉的形象,事实上《纽约时报》已经报道,我们也都知道,他的夫人就是做珠宝的商人, 非常发财的;此外,像李鹏,就占据了电力和山西的煤矿,所有能源都在他手上。

这一类的事情可以说举不胜举,每一个高级的共产党官僚都是有大企业在手的。这些企业在手,主要是为私人牟利的。英国人海伍德跟他们争利,居然被他们谋杀了;而这个谋杀案共产党完全知道,美国也知道了,英国也知道了,所以这个案子已经全世界皆知。

所以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我们可以想象共产党一朝权在手,所有的钱都可以在他们手上玩弄,他们不会有半点心思放在穷苦的老百姓身上,不过是拿老百姓的受苦受难做他们一个幌子,来进行号召。

同样的情况之下,离开共产党本身不谈,所谓的左派知识分子就是新左派,一个个地也暴露他们道德上寡廉鲜耻。所谓知识界的新左派,是文化上的一个很重大的势力,这个势力今天也完全解体了,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他们是抱有什么道德的理想来为支持薄熙来的工作而努力。

而且农民、城市的工人、各处的游民,简直生活得困苦不堪。而事实上没有一个人来做真正的努力、真正的改革、真正的政治开放,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这一点完全没有人做,只是利用这个口号来继续夺权。

所 以在这个情况之下,共产党这一次事情损失不只是薄熙来夫妇跟他的儿子,包括儿子现在在报纸上也是经常出现。这里又可以看出共产党在道德上不但不是有爱心的 人,而且是非常残酷的一种斗争心理,把他一家要整得垮得光光的。而周永康怎么样处理,是下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里面还牵涉到军队的问题。如果这样的话,那就 更严重了。

总之,这一件事情是共产党暴露它全部的缺点,这是很值得注意的。RFA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