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5日星期五

内幕:赖昌星想和中共高层进行某种交易


编者按:赖昌星一案已告一段落。多少秘密随之进入封尘。党国花最大代价遣返赖回来受审只是为了面子,背后的政治斗争才是该案的关键。实际上,赖昌星在民间赢得很好的名声,他仅仅是恰当地利用了现行体制。这个腐败的体制才是关键。数年以来外逃贪官已带走8000亿元以上,有多少黑幕也许永远不会再见天日了。只有结束这个体制,才会根本上杜绝赖昌星现象。


海外龙头党媒发文 陈阳明:赖昌星判无期与十八大悬念,为贾庆林洗白。

来源:海外龙头党媒亚洲周刊 (阿波罗网编者注:关于《亚洲周刊》的背景,角色和作用,请参考赵紫阳智囊吴国光教授的媒体控制分析文章吴国光: 多重的真相还原 )
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07/0112/article_2653.html

厦门中级法院判决由加拿大引渡回国的赖昌星无期徒刑,没收全部财产。北京目前面对政治困境,不希望赖案引起动荡,影响十八大人事及维稳局面。涉案高官及军方高层名单不公布,引发各种猜测。

被引渡回国十个月后,赖昌星等来了对他的审判。五月十八日,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赖昌星案一审判决,以走私普通货物罪判处无期徒刑,以行贿罪判处其 有期徒刑十五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认定,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至一九九九年五月,赖昌星犯罪集团 走私香烟、汽车、成品油等普通货物案值人民币约二百七十四亿元(合四十四亿美元),偷逃应缴税额约一百四十亿元,并向六十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远华案”案发已近十三年,在受贿的六十四人名单中,目前已知与赖案有直接关系的科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共五十二名(另附名单),其中最高级别官员为 原公安部副部长李纪周。在此名单之外,更多科级以下国家工作人员也牵扯其中,据官方统计,仅厦门海关一个机构,涉案人员就达一百六十多人,占当时全海关总 人数的百分之十三。

但了解内情的厦门媒体人士表示,目前已知的六十四人名单以及科级以下工作人员人数,“还没有包括军方”,以及部分高层官员及家属、亲信,“而这正是 本案的尴尬之处”。中国民间舆论在谈到赖案时,总会强调赖的“高层背景”。在厦门湖里华光路,知名的“红楼”七楼,赖昌星的办公室里曾张扬地挂着他与时任 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他们包括:刘华清、李岚清、王汉斌、阿沛阿旺晋美、李铁映等。

而最令民间津津乐道的,莫过于笼罩在现任全国政协主席、时任福建省委书记贾庆林与赖昌星之间的关系迷雾。贾被视为江泽民一手提拔的中共高官,过去的 十几年中,赖昌星案的细微进展,都令外界对案情与中共高层人事变动有颇多猜测。过去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赖昌星多次强调,自己与贾庆林只是相识而已。 “他们(四二零专案组)看到贾庆林在我公司也拍过照片什揦的,那肯定就是跟我有关了”、“林幼芳(贾庆林夫人)不是我公司的董事,什揦也不是。我跟她三分 钱的关系也没有”、“我跟她根本不熟”,只是打过一次高尔夫球等。对于为何舆论盛传他与贾庆林的关系,赖昌星认为这是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使然,而当时指挥 办案的中共官员是何勇。赖昌星多次公开否认与贾庆林的关系,是否所说属实?抑或对贾抱有期待,另有隐情?曾多次采访赖昌星的资深记者、作家、《“远华案” 黑幕》作者盛雪表示,她愿意相信赖昌星的说法。“虽然围绕他的官员包括党政军,包括文艺界,但是并非每个人都对他感兴趣”,她说,“他若隐瞒与贾庆林的关 系,也看不出来非常直接或非常有要害性”。

《“远华案”黑幕》一书披露了大量与赖昌星有关的中国高层官员,“点到名的确实非常多,当时从江泽民、朱镕基、李鹏、李纪周,后来军情部门的姬胜德 (姬鹏飞之子),全都说到过”。了解内情的厦门人士证实:“赖昌星的生意做得这揦大,多少要跟官员搞好关系。最后写信举报赖昌星的当时三十一军副军长的儿 子,就是因为跟他(赖)要钱,一亿,赖不给,才被激怒了。”

盛雪表示,涉案高官及官员的秘书非常多,她只举了一个例子说明赖与这些人的关系。“当时的国防部长是迟浩田,找他要钱。他在厦门的海边建了一批别 墅,找人让迟浩田去题词。迟浩田给他题词好像当时每一个字要了五十万。没有几个字”(“天泉”二字,盛雪书中介绍赖共付迟浩田五十万元人民币)。

身处加拿大时,赖昌星曾计划出版自传《赖昌星说赖昌星》,“他要写他自己的发家史,怎揦从小奋斗,怎揦做生意赚钱,出人头地”。盛雪曾帮他提出过备选书名,《成败皆风流》,但被赖昌星否决,“他不喜欢,觉得风流是不正经。他的教育程度比较低”。

在几年前接受采访时,赖昌星曾多次表示该书会在亚洲出版,可供选择的出版发行地区包括香港、越南等地。盛雪说,此书最后夭折的原因是受到压力。赖昌星不愿向盛雪透露过多细节,只表示压力来自中国方面。

曾与赖昌星联络出版事宜的明镜出版社负责人何频表示,赖昌星要写自己创业的经历,但读者更关心的是他能不能揭露中共高层的问题,“但是赖昌星似乎是想和中共高层进行某种交易。所以某些事情他总是有些保留”。

何频说,赖昌星希望通过出版获得大的资金回报,但在海外中文出版市场不大可能实现,“后来另外一些人想帮助他出版,显然那也是一些对出版市场不了解的人。所以尽管他自己出面声称要出版但最终就没有成功”。

对于当年声震海内外的“远华案”,盛雪评价的是,在今天的政治格局下,反腐败无非是在政治上打击对手的戏码。中国不可能真正用司法的精神和司法的手 段来处理腐败案件。“到头来还是一些人战胜敌人”。到今天,不但没变,程度上要更深,更变本加厉。盛雪认为,赖昌星案的最后结果不会对中共十八大形成太大 影响:赖昌星案是一九九九年爆发的,赖零一年在加拿大申请难民身份、面临开庭时被舆论炒热。今天整个中国利益核心面对的执政困境比那个时候要大得多。“这 个执政核心不会希望让赖昌星重新搅起任何的政治动荡,也不会希望是由赖给今天的政权的维稳添乱。”同时,一九九九年中国的政治、人事格局与今天也有很大不 同。“当年远华走私案,牵扯的官员有五六百之多。那个时候,对中共,特别是在福建的官场,是一次很大的清洗”,盛雪说,“我强调今天的执政当局,会拿这个 案子作为今天的执政武器,来整治今天的对手。但是不会在这个案子上做大的动作”。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