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星期三

树倒猢狲散,黄奇帆不愿

在薄熙来倒台之前,黄奇帆在重庆代表团答记者问时的丑陋嘴脸。然后是坚决拥护中央的英明决定。


重庆市长黄奇帆是薄熙来在重庆的左右臂膀之一,在薄王遭到中央处置后,大批官员被扣押调查,但黄奇帆却未在扣押之列,依然当他的市长,成为外界关注的一个迷团。被王立军出卖,被黄奇帆出卖,薄熙来用人如此,焉有不败之理? 当然,这也是党文化黑社会本质的一种表现。
  近日林保华在开放杂志上就黄奇帆躲过此劫解释说,是因为黄背后有江泽民和吴邦国力挺,黄奇帆被曝光是江父子发财的大恩人。之前新世纪还有文章披露,黄奇帆是吴邦国赏识的亲信和幕僚,也是吴邦国弟弟的铁哥们,因此在江泽民、吴邦国的双保护下黄奇帆暂且安然。

  薄王出事被处置 黄奇帆不倒

  重庆市长黄奇帆和前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被外界认为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左右臂膀。薄王出事后,当时很多人认为黄奇帆也逃不出下台的命运,不过至今黄奇帆尚未退出重庆市长的角色。

在今年两会的最后一次记者会上,温家宝首次就王立军事件公开表明态度,否定重庆唱红打黑,认为是文革余毒,并要求“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黄奇帆其实已经被温家宝点名。

  所谓的重庆发展模式,也是广受诟病的。前新华社记者周方撰文揭露其是劫富、共贫、假大空。因为唱红打黑,重庆负 债五千亿人民币,而全市一年的财政收入才一千亿,这个天文数字的财政黑洞根本无法弥补,重庆市事实上已经破产。经济学家茅于轼批评薄熙来缺乏道德,重庆提 倡的关注民生政策极具欺骗性,与中共当年用强夺天下如出一辙。作为分管重庆经济的市长黄奇帆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两会期间,凤凰网公布对黄奇帆的专访,披露了王立军闯美国领馆事件的细节,黄首次公开承认是川警包围美国驻成都 领事馆。不过,他撇清自己,强调自己没带70多辆警车前往,称自己只是和秘书长一起去的。据报导中央高层有人对该专访震怒,下令立即删除,消除影响。说明 关键时刻黄再出错。

  但目前黄奇帆仍坐在重庆市长的位置上。林保华认为有两个可能:首先根据中共历来的“分化瓦解”策略,必是先集中 力量打击首犯,还要利用黄奇帆继续稳定重庆的政经局势,因为张德江刚到,摸黑很难开展工作。根据其表现慢慢收拾也不迟。第二,黄奇帆有大的后台保他,所以 胡温动不了他。

  黄奇帆是吴邦国原亲信幕僚 吴邦胜的铁哥们

  苹果日报4月20日刊文披露,“据说黄奇帆也是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爱将,当年协助吴邦国开发上海浦东,成绩斐然,甚得吴赏识,今次就是吴邦国出面力保他。”

  而据新世纪上刊登的《家族资产在重庆的原来是吴邦国》一文披露,黄奇帆是吴邦国的弟弟吴邦胜最要好的铁哥们,而吴邦胜的第一桶金,就和黄奇帆有关。文章说上海官场的人都知道,黄奇帆本是吴邦国的亲信,跟着吴邦国水涨船高的上海帮的官员。

  1992年10月,上海成立浦东新区,次年一月,黄奇帆就出任浦东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黄奇帆就帮吴邦胜在浦东新 区,注册了 “上海三峡实业公司”,跟三峡无关,只是挂靠在中国三峡经济发展总公司房地产公司门下,在上海从事房地产、建筑装修和物资贸易。在黄奇帆的帮助下,三峡实 业公司从浦东新区大发其财,又变化出多家公司,包括上海申峡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锦峡房地产有限公司、上海三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申峡建设发展有限公 司、上海申峡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等。

  当黄奇帆调到重庆后,吴邦胜的“三峡实业”公司也跟到了重庆。从二零零四年起就开始在重庆进行慈善捐赠,当地官 媒多次报导。黄奇帆和吴邦胜在重庆互相捧场,吴邦胜因此在重庆房地产市场长驱直入。经黄奇帆介绍,吴邦胜现在和重庆房地产大鳄、重庆市政协委员汤宏伟打得 火热。重庆市新开的楼盘比如联众家园等,大都带有吴邦胜的影子。文章认为正因为此,就有吴邦国曾去重庆捧薄熙来一幕。

  黄奇帆助江家父子大发横财

  林保华认为黄奇帆背后有比吴邦国更高层的人物在力挺。他在文中披露,十一年前,他写了一篇“六四缔造三个腐败王 国”,其中之一就是江泽民公子江绵恒的 “电信王国”。江绵恒在1994年用数百万人民币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开始了他的“电信王国”生涯。当时林保华就查到那家投资公 司是由姓黄的上海市经委副主任策划创办,但运行三个月后,黄突然被调回经委,然后“空降”江绵恒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继而成为“电信大王”,黄自此从该公 司消失。

  在王薄事件爆发后,林保华查阅黄奇帆的简历,发现他在1993年1月任上海市浦东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同年12月明确为正局级);1994年9月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研究室主任(1994年10月至1995年5月借调中央办公厅工作)。

  因此他断定,黄奇帆就是他当时文章中所指背后的神秘黄姓上海市经委副主任。他说:可能他当时身兼这个职务,或当 时资料欠准确。而后来的“消失”就是 “借调中央办公厅工作”。林保华分析当时的中办主任是江心腹曾庆红,在他巧妙安排下,江绵恒掘下了第一桶金——也就是第一家公司。而江绵恒通过“空手套白 狼”,买下上亿元的公司。

  江绵恒手上掌握电信网路公司,还有中国三大信公司之一的中国网通,以及这些公司属下的上海资讯网路、上海有线网 路、上海网通等。上海很多大企业,包括航空公司、地铁公司、隧道公司等,也纷纷聘请江绵恒做董事,致使其财源滚滚而来。他还将公司避过规限,注入到在香港 注册上市的上海实业而谋求对外发展。甚至凤凰卫视,也引入江绵恒做策略股东,占有部份股权。江绵恒与台湾王永庆大公子王文洋合组公司也是当时众所周知的。

  林保华说:“黄奇帆是江家父子‘闷声大发财’的大恩人,如今恩人有难,江家岂可撒手不管?何况如果黄奇帆也被双规,江绵恒发家的历史难免也要被逼供出来,对江家及上海帮大为不利。”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