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星期四

她们像一群猪一样 被驱赶着上了手术台


所以在这件事上,那些农村妇女们,失去自主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利,失去生育后代的权利,失去健康身体,失去尊严,尝受了一次做一头被人阉割的母猪的滋味。


村里最近说起了计划生育的事,勾起了我对往事的一点回忆。那应该是70年代的什么时候,中国计划生育运动开展得轰轰烈烈。跟50年代相反,那时是多生光荣,被戴上“英雄母亲”的大红花。而到了70年 代,母亲们要反过来做才光荣了。生长在那个幸福新中国的母亲们,生育权是不由自己说了算的,丈夫也靠边站,党叫干啥就干啥。党让你生孩子,你就是“英 雄”,党不让你生了,你就是一个随时准备被结扎的“母猪”。嗯?怎么是“母猪”?因为这就是我经历的事情,这句话也是那些婆娘的输卵管被扎住的男人们在田 里干活时的一句又像牢骚又像调侃的话,你们自己去琢磨他们的意思吧。



我 父母作为下放干部下放的公社来了省立医院的外科专家来帮助农村妇女做结扎手术。技术上是过硬的。但是,动员工作不是那么顺利。传宗接代是农村的传统思想, 也是因为他们的生活方式所决定的。地里的活要劳动力做啊,哪一家也缺不了男娃。甚至一个还不够,往往谁家的男劳力多,谁家的日子就过得火红。但是那时是政 治压到一切的时代,一家之主的男人虽然一百个不同意计划(实则限制)生育这样的政策,但是口头上也是不敢反抗的。于是,只能让婆娘们自己独自抗争。



当 安排好的手术日期到来的时候,干部们(那时好像还没有专制计生干部,那是更后来的事)就挨家挨户的寻人带到公社的临时手术室去。我们村的好多女人都找地方 躲起来。干部们使出吃奶的劲到处搜索,这情景有点像鬼子进村的画面。女人们尽管躲得再,很快就被从家里的内室,院子里的草堆,茅厕里等地给拽了出来,当然 就有一番拉扯夹着叫骂哭嚎,女人们就像一头头被强拉去宰割的猪一样的嚎叫挣扎着。但是一个女人哪能抵得过一群男人的力气,就这样,一个个女人被这样拉着, 扯着,拖着,拽着,赶着被送到了公社的手术室。然后立即被脱掉裤子,刮掉阴毛,涂上红药水,跑不掉了,只能呜咽着被划开肚子,把两根输卵管都扎了起来。扎 完以后,没多久就放地下走人。有的女人舍不得放弃休息时间就接着回家做农活去了。



那 边干部们搜寻驱赶妇女们累得满头大汗,这边厢省里的医生们也是紧张地在战斗。一刻钟一个,一刻钟一个,一天哗哗哗地不知道扎了多少人。反正一个公社几千口 人,也就几天就干完了。一转眼生育年龄的女人们都变成不会生蛋的鸡了。这边的男人们,在地里做活,心思也不在农活上,远远遥望着那边村子里发生的事,嘴上 也只好似笑非笑地调侃,有人把在村里看到的情景跟这些内心焦虑的男人们一学,这女人们都像猪一样被拉到手术台上的“笑”话就出来了。



可怜那些女人们,在手术前也没人帮他们检查各项指标,手术后也得不到必要的休息,许多人都从此落下病根,有的人长期腹痛,有的人长期腰痛,有的人感到身体虚弱,这些都影响出勤率( 这 是他们最关心的关系到生计的大事),至于什么影响性生活的事,那时的妇女哪能往那儿想,反正没人议论这个话题。妇女们有怨气的是他们的男人,本来节育对男 人来说比对女人容易得多,刀口也小,对身体的影响也小,可是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为了照顾自己的女人愿意毛遂自荐,把这个任务承担下来。堂堂正正的理由是怕会 影响身体将来不能干农活(当然也是个非常正当的担忧),所以,妇女们 只好来承担这样的苦难。



所以在这件事上,那些农村妇女们,失去自主决定自己身体的权利,失去生育后代的权利,失去健康身体,失去尊严,尝受了一次做一头被人阉割的母猪的滋味。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