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4日星期一

川震四周年家长悼念亡儿皆受阻 与城管发生冲突(视频)




图片:遇难学生杨丹曾就读绵竹富新二小六年级一班。(李女士提供)按 山东作家王兆山的诗中所描述的:“纵作鬼,也幸福……”遇难者杨丹曾早已看过奥运会,60年国庆了……


——川震四周年遇难童家长被监控 都江堰难属与城管发生冲突
 星期六是5.12汶川地震四周年,当天灾区各地都有纪念活动,民众向遇难者献花及默哀。不过,重灾区绵竹富新二小的遇难学生家长告诉本台,他们却被公安监控,禁止集体祭奠。在都江堰,近二百名聚源中学的遇难学生家长,不满城管干预,一度发生冲突。


星期六下午2点28分,也就是四年前地震发生的一刻,四川汶川、北川、成都等地同时举行纪念仪式,为逝者献花及默哀。而在前一天,四川举行模拟地震演练,超过万人参加,中国副总理回良玉到场视察。期间,当局出动特警戒备,防止难属请愿。

绵竹富新二小的遇难学生家长李女士周六告诉本台,她和许多家长都被公安监控:“这几天全部被监视”。

记者:不能出门?

回答:嗯,就是被监视,被监控。

另一位家长代表桑军对记者说,当天曾到遇难孩子的学校拜祭:“到学校去了,在孩子遇难的地方照了几张相,祭奠一下,汉旺镇(地震遗址)根本去不了,因为到处都是特警,进不了城”。

记者:特警,为什么不让你们去?

回答:因为你是遇难学生家属,害怕家属找他们的麻烦,汉旺的家属说根本进不去(地震遗址),因为那边的路口全都封锁住了。我们512难属,镇上都认识你。

据 成都六四天网周六消息,都江堰聚源中学的数十名遇难学生家长当天与警方发生冲突。家长们上午前往聚源中学旧址祭奠孩子们亡灵,开始时,警方还准许家属在烧 纸钱、放鞭炮,随后许多家长买了小花圈,结果城管上前声称要清理,引起家长不满,双方发生拉扯。下午一点左右,大批警察和穿迷彩服的人员将家长赶走,双方 再次拉扯。

其中一位家长周兴蓉对记者说,当天去了近两百名学生家长:“和城管发生冲突。我们在祭奠之后,他们要来打扫,不让我们在原址祭奠,家长不愿意离去,发生了口角,今天警察没有打人”。

记者:今天你们有多少家长去聚源中学?

回答:有一、两百个,家长挺多的。我要求去学校祭拜孩子,政府的人用车子把我带到聚源中学去的。

记者:还是不让您自己去?

回答:对对,就是不让我个人单独去。

汶 川大地震造成约十万人遇难和失踪,其中包括六千多名儿童。而无数热心人士出钱出力帮助灾民,同时也揭发越来越多的地方官员以救灾为名,中饱私囊。桑军称: “捐来的一些东西,百姓不知道的话,他们就‘吃掉’(侵吞)了,知道的钱,他们现在还没发下来,他们就是看百姓的情绪如何,如果老百姓不闹,就把这笔钱贪 污掉,如果闹得厉害,他们就把这笔钱拿出一点,安慰一下你。现在我们这里政府坏得很,尽是贪官”。

绵竹拱星镇的灾民李先生对告诉记者,省政府拨款数千万元用于安置灾民,却被用来建公安局大楼:“地震捐款拨了四千多万,要求专款专用,拨了四千五百万,政府拿这些钱修建绵竹公安大楼,现在村民都在闹,找他们”。

四年来,四川至少有三位副市长,因涉灾区重建资金问题被免职。不久前,绵竹富新镇镇的多名官员,也因此被抓。桑军说:“抓了三个贪污多的”。

记者:现在有没有交代贪污数额?

回答:因为是江苏省来人把他们抓走的,我们这边就不知道情况。

记者:江苏过来抓人?

回答:对江苏来人把他们抓走的。

而 敢于为百姓维权,揭露腐败的维权人士,却遭到当局打压,甚至判刑,如黄琦、谭作人等。黄琦因揭露“豆腐渣”工程,而被判刑三年,去年6月刑满出狱。他对记 者表示,四来年,数千名在“豆腐渣”校舍中遇难的学生、还有上千名因调查灾难真相遭到打压的人士,其中不少仍在牢狱之中:“我们认为,只有真相的公开,才 是对死难同胞真正的纪念。最近几天,四川数千民众遭当局严控,今天下午,都江堰家长也与警方发生冲突,但这一切并不能阻止我们对真相的追究”。


川震四周年家长悼念亡儿皆受阻
2012-05-14

汶川地震四周年,二百名聚源中学遇难学生家长,进行悼念活动期间遭城管干预,双方一度发生冲突。家长代表指责,至今无官员为事件负责,反而维权家长却一直受到严厉打压。(林静报道)

刚过去的周六,是5.12汶川地震四周年,其中近二百名都江堰聚源中学遇难学生家长,当日陆续到聚源中学原址进行悼念。

当中的维权家长代表周兴蓉,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家长们上午去到聚源中学原址,但校园已经不在,现场只有一栋栋新建的住宅。

直至中午,到达现场悼念的家长越来越多,交警先拉起警戒线,阻止家长们在原址祭奠孩子们的亡灵,其后数十名城管更到场强行收起祭祀品等,家长对此大感不满上前阻止,双方一度发生冲突互双拉扯,有家长手脚被撞伤。

她说:“警方要我们在外边他们拉起了警戒线,其后人越多越多,之后有家长们点起了鞭炮,城管们就出动了要清理我们现场的东西,家长们不肯就和城管冲突拉扯起来。当时公安领导更到场出面支持城管跟家长们的拉扯。”

周兴蓉指,地震已经发生了四年,但至今仍无法为已死的儿女讨回公道,每年去到原址拜祭时,作为家长的只有唏嘘和无奈。她指责,家长唯一可做的就是祭祀时为子女送上他们生前最爱的食物,但政府依然要加以阻挠,实在毫无人性。

她说:“政府不处理就是不处理,我们能怎么样,我们无权无势怎么办。四年了,无任何说法,政府不追查这问题,没有一个官员要落马,没有人过问不承认是豆腐渣,我们上访也是没有人问,没有人处理,动不动就是关押我们,你说我们可以如何办。”

周兴蓉又指,过去四年来,不少家长受到当局连番打压,已经惧怕再接受媒体访问,除了担心发声会成为政府的打压借口外,多年来传媒的报道,似乎亦起不了多少作用,违法者仍然消遥法外,官员不被追究责任,无数的期望与失望,家长们已对维权成果心灰意冷。

她说:“就是媒体报道了都不起作用,没有人会为我们处理,就是家长们都怕了,我们都心灰意冷,给关押、给审讯到怕了。”

2008 年四川大地震造成约21.6万间房屋倒塌,其中倒塌校舍达6700间。外界对学校质量问题提出质疑,其中香港学者在考察绵竹市五福镇富新小学及都江堰聚源 中学后,指出校舍结构松散,抗震能力极差;中央住建部事后承认不排除有偷工减料。中国官方在2009年5月公布地震造成6万8千多人遇难,1万8千人失 踪,而当中罹难学生人数为5千多名,并经过调查后,认定没有发现因为建筑质量问题而导致建筑物垮塌的案例。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