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8日星期一

中共贪官包养情妇的“吉尼斯记录”


 

徐其耀的情妇之一,据说母女都被徐上了


 数量之最:江苏省建设厅长徐其耀,共有情妇146位。他的情妇是不分老少、不分美丑。他在住院期间将40多岁的女护士都可以变成自己的情人,这位女护士为了女儿的工作,又把自己的女儿送入“虎口”,这位花季少女一年之中二次为徐其耀堕胎。 其实现在看来,徐在中国贪官里的情妇数量不算是最多的。


 在中共体制下,官场的贪腐已是见怪不怪,而且各级官员收养情妇也是形成一种不是规则的规则,从下到上,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淫。历数中共高官情妇,民众以调侃的方式评出高官丑陋之最,可谓“吉尼斯记录”。

数量之最:江苏省建设厅长徐其耀,共有情妇146位。他的情妇是不分老少、不分美丑。他在住院期间将40多岁的女护士都可以变成自己的情人,这位女护士为了女儿的工作,又把自己的女儿送入“虎口”,这位花季少女一年之中二次为徐其耀堕胎。

年轻之最:原四川乐山市市长李玉书,20位情人的年龄都是十六岁到十八岁的妙龄少女。

“质量”之最:原重庆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宗海,张宗海选女人有三个标准:一要大学本科毕业生,二要漂亮,三要没结婚。常年在五星级希尔顿店包养漂亮未婚本科女大学生17人。

花销之最:原深圳市沙井银行行长邓宝驹,仅仅他包的五奶小青,800天花了1840万元,平均每天23万元,每小时1000元。

“记录”之最:原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副局长李庆普以“另类收藏”著称,在储藏室里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李庆普记录他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两性 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则是与李庆普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

“创意”之最:福建周宁县原县委书记林龙飞先后和22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为此,他专门做了一个红皮通讯录,上面记录着这些女性的通讯 方式,并得意地为其取名为“群芳谱”。在2002年5月22日,在福州一家酒店举办“群芳宴”,让22位情妇彼此见面。席间林龙飞还宣布,今后每隔一年就 举行一次 “群芳宴”,还要设置“年度佳丽奖”。

“管理”之最: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副书记杨枫,不仅利用职务之便,非法收受、索取巨额贿赂,而且同时包养了7个情妇。为了防止情妇们争风吃醋,杨枫 运用进修时学来的MBA管理知识,让“首席情妇”邹某用分类法统领其他6个情妇。在邹某的“科学”调度下,杨枫和情妇们很长一段时间相安无事。后来,由于 邹某在与杨枫的另一“编外”新欢发生的“首席”之争中败北,便四处向人讲述杨枫的所作所为,最终栽在女人的石榴裙下。

“忽悠”之最:海南临高县城监大队原大队长邓善红曾包养过6个情妇,而且6个情妇都为他生了小孩。其中4个情妇各住的两层两间楼房,是由邓出资建 造。当邓已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收受贿赂批捕、他的丑闻几乎家喻户晓后,他的妻子还“根本不相信他在外面有女人”,他的女儿更是信誓旦旦,“相信父亲在这方面 是清白的。”

“逻辑”之最:南京奶业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号称金陵“奶王”的副厅级贪官金维芝创立的金式“情妇逻辑”,“这不仅是生理的需要,更是身份的象征,否则,别人会打心眼里瞧不起你。”

滥交之最: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中,他竟与除老婆之外的全国各地的107个女人有染。

“承诺”之最:曾先后担任湖南省邮电学校校长、湖南省专用通信管理局局长的副厅级干部曾国华,被他的情妇贺某要求写 “承诺书”,不能让她生气,60岁和她结婚等,否则,她就要到纪检会检举和告发。 曾国华忍受不了情妇的看管,雇人将贺某砍伤,也把自己送上了审判台。

“霸占”之最:湖南省老娄底市原人大代表颜跃明,霸占一名18岁女大学生长达7年,这位女大学生被逼得几次想要自杀未成。
另外,刚落马的中共前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被揭发原来在大连等地有众多情人,包括电视台著名女主播等。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外表衣冠楚楚,其实与多名女子有婚外情,甚至有女人多次为他堕胎。

广东省前政协主席陈绍基,平时一副雅士样,却包养电视台女主播为情人,甚至连广东粤剧著名花旦也被他包下。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成克杰在广西任主席时,荒淫到连前任领导的儿媳妇也不放过,甚至称“共产党恩重如山,情妇情深似海”。

重庆市原广电局局长张小川,风流成性,有“采花大盗”之称,重庆广电系统美女主播、美女记者,不少都要先经他“审阅”后才能上岗,其情人多达70余人。

贪官们从情妇那里并不仅仅是满足一下“淫欲”,而情妇也不仅仅是从贪官那里获得一点“金丝鸟”式的享受。他们的结合,带着强烈的政治经济色彩,搞的是一场“权色交易”。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