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6日星期三

四点共识怎么可能?不能把希望当现实 !

只要军队没有国家化,而是成为统治者实行其对既得利益的保护的工具,民主宪政就是妄谈!

一真溅雪:五月初网上有报导:北京有内部(当然是中共)人士向某海外媒体透露:中共高层已经达成四点共识,将在中共十八宣布重大决定,中国从此走向民主道路,主要内容包括:1;组成由各界人士参与的新宪法筹备委员会、2;宣布中共历史使命已经完成、3;平反“六.四”和“法轮功”、4;实现军队国家化等。
版主按:毛魔头润之曾经说过: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中共要从内部自变,很难!


接着在海内外引发了一场关于中共有没有可能这样做的争论,有人认为这是中共体制内一些正义之士顺应天意和民心的举措,同时也是保全自已及亲人性命的必然行为。有位海外民主人士为此专门著文“四点共识怎么不可能”(以下简称“四”文),作者在该文中把认为“可能”的人分为三拨:一拨是常年关注时政,对历史和人类发展规律有深刻理解的人。本人却认为在这一拨人中,凡是对中共和中共的极权统治的本质和历史有深切了解的这部份人恰恰是认为中共最不可能这样做的人,不过这些人认为“不可能”与“四”文作者后面列举的认为“不可能”的三拨人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是清醒、现实和理智思考得出的结论。而后三拨“不可能”派则是无知、愚昧、麻木、奴性使然。“四”文作者列举的第二拨认为“可能”的人是熟知中共内情的既得利益又受害的人,本人认为这拨人认为“可能”是因为他们虽熟知中共内情但对中共的本质尚无清醒认识,他们认为“可能”主要是出于希望,他们既希望保住既得的利益又希望今后不再遭受中共的欺压逼迫。“四”文作者列举的第三拨人就是修炼者,他们相信善悪有报,天意难违,黑暗终将过去,新世纪必将到来。本人认为这些人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希望逼迫残害他们的中共能幡然悔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是出于与人为善的美好愿望、是无可厚非的、是真诚的、是不含任何世俗利益考虑的,本人对他们深表钦敬与理解,但是本人认为在这些虔诚的修炼者之中,那些“常年关注时政,对历史和人类发展规律有深刻理解的人”、并且对中共及其极权统治的本质和历史有深刻认识的人也会认为中共当局在目前“不可能”这么做。

本人作为一名常年关注时政,并且对共产极权统治的本质和历史有着较为深刻的认识的人认为,目前的的中共最高统治者们是不可能在十八大宣布并开始实施这四点共识的(这其中只有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尚有一线可能的希望),为什么这么说,有以下几点原因:

一、 回顾一下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衰历史,便可以知道,大凡在共产极权统治下的国家的改革要想取得一些进展(更不用说成功)几乎无一不是由该共产极权统治国家的最高统治者所发起的,因为实行共产极权统治的国家实行的是封建家长式的统治结构,国家的党、政、军、经、警、特大权都由共党的总书记(或称“主席”)一人所独揽,因此凡是来自下面不管任何阶层的改革,均会遭到以总书记或党中央主席为首的最高共产极权统治集团的无情而残酷的镇压,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即使是由某共产极权国家的一把手发起的改革,也由于从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刭八十年代中存在着一个国际共产极权统治集团(这个集团实行的也是封建家长式统治,这个集团的最高统治者就是当时苏联的最高统治者)也很难取得成功。看看一九五三年六月时任匈牙利总理的纳吉实施了一系列深受民众欢迎的政治经济改革措施便遭到以匈共第一书记拉科西为首的保守势力的反对和抵制,导改一九五五年四月纳吉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后又被开出出党,纳吉在匈牙利实施的改革因此夭折。到一九五六年十月匈牙利事件时,匈共迫于民众的压力恢复了纳吉的党藉、政治局委员和总理职务,十月卄四日纳吉发表《告匈牙利人民书》并表示要谜续实施一九五三年六月的政治经济改革,然而在新任匈共第一书记卡达尔为首的保守势力和共产国际集团最高统治者的武力镇压之下再次以失败告终。纳吉本人也被以卡达尔为首的匈共保守派以“组织推翻匈牙利人民民主制度罪”和“叛国罪”处决。再看看一九六八年发生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一九六八年一月具有市场经济头脑和民主政治意识的杜布切克当选捷共中央第一书记,提出要建立“人道主义面貌的社会主义”,同年四月捷共中央在杜布切克等改革派领导人的倡导之下通过了进行政治、经济改革的《行动纲领》得到民众的积极拥护,在捷克斯洛伐克掀起了被称为“布拉格之春”的改革浪潮,并取得了一些成果,这引起了以苏共第一书记勃列日涅夫为首的国际共产极权统治集团的不满,认为捷共的改革触动了共产极权统治的基础。于是于一九六八年八月卄日勃列日涅夫以“华沙条约组织”的名义出动卄五万大军,一夜之间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全境。以杜布切克为首的捷共改革派领导人被拘禁,直到一九八九年“东欧剧变”之后才重获自由。只有国际共产极权统治集团的最高统治者前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在苏联发起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因为再没有比戈尔巴乔夫更大的“家长”来镇压他的改革所以才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戈尔巴乔夫发起的改革,摧毁了苏联的共产极权统治方式;使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实现了独立和民族自决;实现了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尽管还不十分完善,但戈尔巴乔夫为此开了个好头并奠定了基础)。

反观现在的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虽然和戈尔巴乔夫一样是手握党政军警特大权于一身的总书记,但他是一个在八九“六.四”、零八“三.一四”和零九“七.五”事件中双手沾满藏族人和维吾尔族人鲜血(戈尔巴乔夫由于历史和个人的原因,他手上从未沾有任何苏联民众的鲜血)、缺乏政治勇气(当然屠杀百姓的勇气还是有的)、资质平平、没有社会责任感、更缺乏献身精神、墨守共党陈规、以维护中共在中国大陸的统治和稳定为唯一目标的人。不仅如此,还从未见他在任何公开或私下场合承认或宣揚过全人类的普世价值(哪怕是口头上的装模做秀都不曾有过),对于这样一个人,你还能指望他和他的常委们会达成:组成各界人士参与的新宪法筹备委员会、宣布中共历史使命已完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实现军队国家化这四点共识吗? 中共九大常委中,只有温家宝总理在国内外曾多次呼吁过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和认同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念(有人曾苛责温是在作秀,不过根据温在“六.四”事件中的表现,本人并不认同这一说法),可是没有掌控党军警特大权的温,在汶川大地震时就连参加救災的军队都指挥不动,又怎么可能在中国倡导并实施真正的政制体制改革和在中国推行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念呢?常委中的头脑僵化一贯敌视全人类的普世价值,公开宣揚“五不搞”的吴邦国、头脑僵化贪腐成性的贾庆林、共产极权体制的卫道士李长春、双手沾满法轮功修炼者、藏族民众、维吾尔族民众和上访者鲜血且贪污腐化到极点的周永康、头脑同样僵化缺乏现代民主意识的贺国强、只有李克祥不仅出身社会下层而且在中共这一潭污泥浊水中尚能保持洁身自好,又是学法律的对西方现代民主与法制应有所了解,只是他手中的权力连温家宝都不如,指望他在中国实施政治体制改革,恐怕还为时过早,他现在离掌握在共产极权体制下实施政治改革所必须的握有大权的“家长”这个位置还很远、再加上一个高干子弟出身从小养尊处优、享受特权不知民间疾苦且政绩、能力平庸缺乏现代民主意识的习近平这样几位中共最高领导人怎么可能达成那四条必将导致损害他们个人和家族利益、追究他们所犯种种罪行甚至会危及他们生命的所谓“四点共识”呢?

对中共内定在十八大接大权独揽的总书记班的习近平,更不可以寄予在中国实施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和使中国走向民主道路的厚望。此人出身于高干子弟,从小过着与下层民众相隔绝的养尊处优的生活,进专为高干子弟服务的幼儿园、中学和大学,和他的父辈们一起享受着“特供”长大。其中虽有几年因他父亲习仲勋在中共的内斗中失势,而被下放到陕西农村当了几年知青,但由于其父的余荫和其父战友、部下的关照,习近平在农村的处境也远不是一般下放知青可比拟的。“文革”后其父复出,习近平在其父的荫庇之下进清华、毕业后直接进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任秘书,此后便一路高升,到2007年升至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2010年又加上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付主席的头衔成为胡锦涛的接班人,这样一个长期脱离中、下层民众、不知道民众的苦难和诉求的人、一个曾对中央党校党史编写组的专家、教授们指示:在编写党史时,那些对党的形象不利的事,即使是事实也不能写的人,他连中共在中国犯下的错误和罪行都不敢正视不敢承认,你还能指望他在中国推行民主和实施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吗?所以说中共当局最高层领导现在已达上述四点共识不仅现在不可能而且在十八大习近平上台后也不可能,中国更不可能从此走向民主道路。

二、在一个共产极权国家要通过在这个国家居于绝对统治地位、并尽享利益和特权的共产党,主动进行将危及共产党的统治和损害其统治集团的根本利益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并走向民主与法制,不是几个最高领导人达成成几项共识便可以在短时间内轻易实现的。回顾一下前苏联由共产极权体制走向民主和市场经济社会的历史,便可以知道这是一个漫长而充满曲折的艰难历程:一九五三年斯大林死后上台的马林科夫就试图对前苏联僵化的、反人性的、违背客观规律、造成数千万人民非正常死亡、给前苏联人民带来无穷无尽的深重災难的共产极权体制进行一些改革,由于历史的原因马林科夫并未能牢固地掌控党政军警克(格勃)的实际大权,终因马的改革伤及苏共领导集团的利益和特权,马于一九五五年被苏共内的保守势力联合军队和克格勃搞下台。隨后上台的赫鲁晓夫也开始了他的改革努力,他清醒地知道,如果不把那个给苏联人民带来一切深重災难、屈辱和死亡的总根源─斯大林从苏共的神坛上掀下来,任何改革都无从谈起。赫鲁晓夫在一九五六年苏共的卄大上以巨大的政治勇气在他所作的政治报告中,揭露了斯大林的卑鄙悪劣的罪行和给苏联人民带来的罄竹难书的深重災难,把国际共产极权体系自己制造并长期供奉的这尊至高无上的神,从神坛上掀翻在地并打得粉碎,赫魯晓夫的这一驚世赅俗的壮举,不仅将斯大林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且将苏联共产极权体制真实而丑恶的面目暴露在全世界的面前,使共产极权体制遭到世人的唾弃。矿工出身的赫鲁晓夫由于知识、性格、个人经历(他手上也曾沾有苏联人民的鲜血)的局限尽管他曾放松对新闻和文艺出版的管制、也曾有选择性的给斯大林时代受迫害的人平反、也试图改革僵化的计划经济,但这一切都做得不澈底,尽管如此赫鲁晓夫对人类厉史仍有不可磨灭的巨大贡献,他在苏共卄大上的政治报告,敲响了国际共产极权体系走向灭亡的第一声丧钟。赫鲁晓夫在苏共卄大上的政治报告和他所进行的一系列政治经济改革,促使在以史大林为首的苏共极权统治的保宻(即隐瞒罪行和错误)、宣传(即欺骗和误导)和恐怖高压之下变得麻木、盲从、愚昧的苏联人民逐渐觉醒过来,促进了一大批持不同政见的社会精英的成长诸如帕斯切尔纳克、索尔仁尼琴、萨哈罗夫、戈尔巴乔夫…等,后人把赫鲁晓夫时代称之为“解冻时期”。赫鲁晓夫的政治经济改革因触犯了统治集团的根本利益和特权,一九六四年十月保守派利用赫鲁晓夫政策上的一些失误,联合军方和克格勃把赫鲁晓夫拉下马(赫魯晓夫之所以至今还令人敬佩,还在于他上台后并没有把军队和克格勃当作维护他个人统治地位的工具把它们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在保守派迫使他下台时,为了避免流血和社会动乱他放弃了对抗)。接着保守派的代表人物勃列日涅夫上台担仍苏共总书记,勃终止了赫鲁晓夫开创的政治经济改革、恢复了共产极权统治的官僚统治机构和特权阶层的统治和特权、加强了对新闻媒体和文艺出版的检查和管制、加強计划经济,加强对人民群众的监控,使苏联社会进入一个倒退时期。即使在勃列日涅夫的倒行逆施和高压之下,也不能阻止在赫鲁晓夫解冻政策之下觉醒起来的苏联人民对政治经济政革的渴望和对民主、自由诉求。勃列日涅夫死后,苏联经过了契尔年科、波安德罗波夫两个短暂时代之后,来自社会底层、具有现代民主意识、富有献身精神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对苏联共产极权社会的弊端有深刻认识、具有强烈改革意识的戈尔巴乔夫于一九八五年终于成为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深知要对苏联的共产极权统治社会进行澈底的政治经济改革,首先必须唤醒民众,取得民众的支持,改革才有可能取得成功,而只有让民众了解苏共及其极权统治的真像,民众才能认淸苏共和苏联社会的丑悪本质,民众才能对苏共和苏联社会产生憎恶才会抛弃苏共的统治。所以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首先做的就是公开化、透明化,把苏共过去和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公布在大庭广众之中,使民众认清苏共对苏联人民所犯下的种种滔天罪行和它的丑悪真相,以激发民众的改革热情、澈底平反所有冤假错案、为受害人平反昭雪公开恢复名誉、放松对新闻媒体的管制、放松对民众的控制、然后开放报禁、开放党禁、实行一人一票的真正的民主选举、建立议会、实行真正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最后解散苏共,在一九九一年底完成苏联由共党极权统治社会向民主社会的转变。这个过程从一九五三年马林科夫开始的来自苏共内部的改革,到一九九一年底这种由共产极权社会到民主社会的改革取得基本的成功,苏共花了卅八年多的时间,从一九五六年赫鲁晓夫在卄大的政治报告中将斯大林推下神坛时祘起,也经历了三十五年的时间。而我们现在的胡总书记和他的另八位常委们连赫鲁晓夫在一九五六年在苏共卄大上的政治报告中所做到的都没有勇气做。那个给中国人民带来过无穷尽的深重災难、在和平时期造成八千余万无辜民众死亡的的政治僵尸,至今仍然恬不知耻地、静静地躺在天安门广场南面的玻璃馆材里,厚着脸皮接受极左派,愤青和五毛党们的顶礼摸拜。由此可见希望中共自已进行政治经济改革,中国还有一段多么漫长而曲折的的道路要走,更何况中共目前的主要领导之中和即将上任的主要领导之中还没有一个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

三、从最近国内发生的事态看也不存在中共高层达成所谓使中国从此走向民主的“四点共识”的可能性。前不久中共军队副总参谋长章沁生曾提出军队国家化的主张。结果即被免去副总参谋长的织务、前空军作战部长刘亚洲中将前两年曾提出,中国将在十年内实现民主政治,结果不久便被削去兵权调到国防大学担任没有实际兵权的政委(因刘系前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所以下场比章略好)、2011年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政治局常委之一)公开宣揚“五不搞”公然抵制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标准、再看看最近发生的维权盲人律师陈光标,摆脱中共当局的层层监控,成功出走美国大使馆后中共当局的卑劣表现。这些迹象表明中共最高独裁当局决不可能达成上述四点共识。这不过是一些善良的人们对“中共”的美好希望而已,我真诚地奉劝这些善良的人们切不可把这种虚无飘渺的希望当成现实。另外这个所谓中共高层已达成的“四点共识”极有可能是中共当局或其奴才们故意放出的烟幕弹企图以此来忽悠、欺骗和麻痺民众,国人切不可轻易上当。

中国要走向民主自由要树立普世价值标准是任何政党和个人都不能阻挡的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不过切不可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已经腐败透顶、已经不可改造的中共当局身上。中国走向自由、民主、平等、法制、文明的道路就在我们每一个有社会责任感、有献身精神、尊崇全人类普世价值的中国人的脚下。由于中共当局现在没有,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也没有赫鲁曉夫更没有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出现,要把毛泽东这具祸国殃民的政治僵尸掀下神坛,要实现公开化、透明化,使中共的丑悪本质和它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暴露在全国人民的面前,(我始终坚信中共自建立以来其所作所为的事实真像大白于天下之日,便是中共及其极权统治寿终正寝之时,也是中华民族走向复兴、走向民主自由之时。) 必须靠我们每一个由于种种不同的原因和机遇而先觉醒的、有強烈社会责任感和献身精神的中国人脚踏实地、堅持不懈地向周围的人揭露中共的丑悪本质和历史真像。我们更要充分利用互联网这个威力巨大、中共当局又无可奈何的工具,来向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中国人揭露中共及其历史的真像,我深信了解了真像的中国民众必将像戈尔巴乔夫在苏联采取公开化透明化政策后,了解了苏共及其历史的真像的苏联人民把苏共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一样将中共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一真溅雪 2012年5月10日写于弥勒江畔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