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7日星期日

江泽民家族鲸吞国企 庞大资产转移海外 洗钱内幕


编者按:中共完全成了一个自利性政治团伙。中共各级官员也知道这艘专制大船已是千孔百疮谁都救不了了,因而几乎从上到下都在疯狂掠夺,一派末世景象。现在不到百分之零点四的人占有了超过70%以上的社会财富。中共连当年的邪教信仰也丧失了,只剩下赤裸裸的对财富和女色的贪婪。这些人将会被正义所清算!没有那个罪恶可以逃脱历史的审判。

江泽民上台后头等大事就是让儿子控制国企

江泽民在1993年成为国家主席后,因为拥有中共党内的最高级别三个职务(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使得江自此后多年都手握大权。

在江泽民掌握国家主席一职的同年,他的儿子江绵恒急速从美国回到中国,开始了其“贪腐之路”。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合投资公司。表面上“上联”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江绵恒以上联为个人事业的旗舰,坐镇上海。

1999 年,江绵恒担任当时的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下称:网通)、上海汽车工业(集团)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单位的董事会成员,当时被吹捧为“电信大王”。 江绵恒已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2001年上联和上联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如上海信息网络、上海有线网络、中国网通等。

90年代末和二十一世纪初,当时那些国企业绩不怎么样,但是没有考核的标准,实际上是一个财产转移的机器。网通公司就是一个国企,而江泽民此后的手法更堪称是捞钱的典型。

江泽民台前“发展国企” 儿子台后将国有资产变私有

与中共高层关系密切的知情人说,在江泽民布局儿子1999年前后入驻多家国企后,江就开始利用手上权力捞钱。江公开鼓吹“国企改革和发展”,并把发展国企提升到“政治高度”。直到现在还可以看见在99年时候“江泽民座谈国企脱困”的视频。

消息指,江在多次讲话中称,搞好国有企业特别是国有大中型企业,是“关系社会主义制度前途命运的重大政治问题”,国家要“发展一批大企业、大集团, 使之成为国民经济的主力军”,同时江绵恒操控的国企向银行、中央不断伸手要钱,而这些大型国企实际上是把银行和中央拨的钱,不断通过各种变相的“贷款、经 济刺激政策、与外资合资”等方式再转手给该企业上层家族牟利。

江泽民拉拢朱镕基 远华案中朱镕基“一查到底”的内幕

消息还称,朱镕基在98年最早担任总理的时候,曾经拥护江泽民提出的“发展国企”这个政策,并发出“国企三年脱困”的豪言壮语,但是2、3年后,朱突然发现部份国企实际变成了一个经济上的“无底洞”,无论投资多少,不但没有什么发展,每年还继续伸手要钱。

据报导,后来网通的资产让江绵恒给折腾空了,为了解除江绵恒的危机,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2002年的一个国务院规定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

但是因为江泽民当时权势很大,同时在99年发生了江竭力镇压法轮功的事情。朱镕基当时因为与江不同调,曾经遭遇党内的“反弹”。

知情人说:“朱看到了江绵恒等人的行为,看在眼中,没有出声,一个原因是朱镕基党内受压,还有一个原因是朱的长子朱云来1998年经由王岐山引荐, 在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香港分部任职,而CICC与江泽民有关系。即便如此,朱也一直对江泽民家族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这也是后来赖昌星 案中,多名江系核心涉案,朱镕基一定要‘一查到底’,打击江泽民的原因。”

此前《大纪元》已经报导称,江泽民当时一方面阻挠引渡赖昌星,另方面以受贿罪拘捕朱镕基亲信、中信集团董事长朱小华。那次围绕赖昌星的江、朱斗,最 后以江大胜告终。不仅赖昌星没被引渡,江的六名爱将,包括贾庆林,于2002年中共“十六大”顺利晋升为政治局常委,而朱镕基不但黯然而退,朱小华更被判 监15年。

江泽民为海外洗钱铺路的内幕

中国很多行业禁止中国自己的私人公司经营。但是等开放这些领域给私人公司时,都首先开放给外国公司。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外国公司能够帮助他们洗钱。

知情人还称,在洗钱这个事情上,曾庆红找了台湾人做,江泽民则与美国人有勾连。江泽民在掌权后,美国有些重量级的政经界人士也瞄准了他。其中一位是美国对华政策的关键人物B先生,此人曾任华尔街大公司总裁,还私下与江泽民关系密切,两人“一拍即合”。

1995 年,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成立,该公司官方的说法是“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投资银行,由建行(现由建银投资持有股权)与摩根士丹利及其他股东 与1995年共同发起设立,为中国大型国企提供海内外融资上市服务”。实际此公司是背后推手B先生和美国大银行从中国圈钱的一个重要渠道。

知情人说,到后来,江泽民家族从国内转移天文数字的资产,其中重要的一个渠道就是通过受过江泽民好处的B先生与华尔街的关系。为了遮盖江泽民儿子在 朱镕基当政时期的问题,最终2004年,江安排了朱云来出任CICC公司CEO,这也是朱镕基对江绵恒捞钱这段历史彻底“失声”的原因。

江绵恒涉及多起震惊国际的中国重大贪污要案

据报道,2000年江绵恒与台商王永庆的儿子王文洋合作搞宏力微电子公司。但据王文洋称,实际上他一分钱都没有出,64亿美元均是江绵恒贷来的。香 港壹周刊曾报导指出说,当时除了前建行行长王雪冰,第一个出手批出数十亿元银行贷款外,第二位争要借钱给江绵恒的,正是刘金宝打骰的中银上海,亦批出十多 亿元贷款,令宏力的晶圆厂顺利兴建,江泽民大悦。

已落马的中国银行行长刘金宝就是透过周正毅夫妇攀上江绵恒,坐上中国银行香港分行行 长的宝座,几单巨额贷款,也是经他手直接批给江绵恒。据说,迄今为止他供出的最有价值的消息是:国际清算银行2002年12月发现的无人认帐的20多亿外 流美金是江泽民十六大前为自己准备后路而转移至海外的。

江泽民涉及出卖领土

据报道,江的父亲已被曝是日本汉奸,江本人也曾经当过日本汉奸。1945年前苏联红军突袭东北,获得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江泽民曾接受培训的青年干训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

此后在江泽民留学苏联时,苏联情报部门查看江泽民的档案,发现了江充当汉奸的历史,再加上江经常喜欢去勾搭苏联漂亮女人,于是在一次人赃俱获的情况下,被威逼利诱成为苏联远东局特务。

1991年5月,江泽民以中共中央总书记身份出访前苏联,在参观利加乔夫汽车制造厂时,克格勃就特意安排江泽民“巧遇”当年让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前苏联色情间谍克拉娃。江泽民把柄被别人抓在手上,就开始跟俄罗斯做卖国交易。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以下简称《议定书》)。

1999 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第一版中关于这个条约只有一个一百字的简短介绍。在江泽民委托库恩写的《江泽民传》中,对这样一件关乎国家民族的大事甚至连提 都不敢提。事实上,江泽民与叶利钦的这次北京会晤在其传记中根本就找不到一丝踪影。没有巨大丑闻,江泽民不会删节历史、更不会刻意回避这次“大国领袖”的 会晤。

在《议定书》中,江泽民出卖了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也相当于四十多个台湾;江泽民还将图们江出海口划给俄国,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

据《江泽民其人》透露,江泽民出卖的中国北方领土有几大块,一块是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另一块是乌苏里江以东的“乌东地区”,有40万平方公里,还有就是唐努乌梁海地区,有17万平方公里,以及库页岛,有7.64万平方公里。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