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2日星期二

江核心犬牙,胡书记交错

胡锦涛内心独白:这老不死,怎么还不死呀?江泽民内心独白:给我玩花活儿,你小子太娜伊芙了(英文就是天真的意思),娃!还嫩点儿……

编者按:法国总统大选,法国人民选票说话,决定谁主沉浮。俄国总统大选,俄国人民选票,决出胜负。中共总书记的产生,谁决定?在专制集权下,谁有“刀把子”,就决定谁有“印把子”。

如果因为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与陈光诚成功出逃将逼迫中共更快走上改革道路,并且在处理这些事件中,也展示了某些改革 意愿,但是对中共的改革即使寄以较大期望,也不能过于乐观,就如抗日战争是持久战一样,改革也是一场持久战。中国的抗日战争在外力支援下,也需要经历八 年,中国的改革如果也有外力的支援,时间不知道要多出多少倍,因为反改革的势力太大。

就以目前的状况来看,甚至在这以前,已经出现“犬牙交错”的情况。黑箱里的犬牙交错我们看不到,我们只能看到官方媒体的不同调子,尤其是相互矛盾的调子此起彼伏。这种情况如果不是有意的“革命两手”,就是不同派系利用他们在媒体的影响力发表不同观点试图影响政局的发展。

例如最近发生的陈光诚事件,首度打破沉默的是一贯勇字当头的《环球时报》,它发表评论说,陈光诚被西方等舆论过度吹 捧,并指陈光诚不是方励之,更不是王立军,对他不满的是“基层官员”,他进入美国大使馆,“非仅是中方的尴尬,美方的尴尬会更多”!文章还不指名的指责 说:挟洋自重是一些失意中国人对解决问题的思路,其实这想法已很烂。

这篇文章除了挑拨中美关系、美国与民运人士的关系,煽动狭隘的爱国主义情绪,还在为“高层”脱罪,因为不满陈光诚的只是“基层官员”而已。这才是真正的烂文章,所以发表后很快在网络上被撤稿。

在早前,中共中央决定立案调查薄熙来事件后,《人民日报》四月十一日立即发表社论表示须对王立军事件、尼尔‧海伍德 死亡案件和薄熙来严重违纪问题依法依纪予以彻底查清;但是四月十八日新华社发表评论,指薄熙来事件是刑事案件而非政治斗争。在还没有“彻底查清”之前,凭 什么认为薄案与政治无关?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与政治无关吗?

这个情况还扩展到海外网站来“出口转内销”,例如网站贴文的作者昭明长期揭胡锦涛、温家宝的短处,最近更公布江泽民在军内的秘密讲话,为薄熙来、周永康打气。

类似情况实在不胜枚举,说明中共高层即使没有存在“两个司令部”,也是有深刻的分歧,至少中宣部方面的“主旋律”与 “舆论导向”很成问题。由于中宣部掌控在江泽民系统的李长春手里,官媒经常闹出一些问题也就不足为奇。尤其是中共正在显示改革姿态时,全国最开放的南方报 业系统与广东省委宣传部长突然出现人事异动,是不是意味着极左派的反扑?

至于陈光诚事件中一些公安人员、地痞流氓的表现长期为人诟病,至今还没有明显改善。例如把陈光诚妻子袁伟静捆在椅子上两天,身为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能够回避责任吗?周永康的“众怒所归”,怎么会没有道理呢?

可以说政法委与中宣部是目前极左势力盘踞的地区,因此改革出现犬牙交错的时候,狠咬改革的“犬牙”往往也是来自这两个部门,因此也是必须首先改革的重灾区。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