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7日星期日

红色间谍是怎样的无耻间谍?看看美女黄慕兰

编者按:中共是个没人性的邪教团伙。邪教组织都会蛊惑信徒把自己的灵魂和身体都交给教主。中共为了达到目的而无所不用其极。无数青年的灵魂和肉体都奉献给了“组织”这个邪灵。当年中共大量利用年轻貌美被洗脑了的女性打入“敌人”内部或安排给中共各级高级官员当性工具,很多人的命运极其悲惨。这就是反人性反文明的邪教组织,我们应永远警惕!

黄慕兰老人在她97岁的时候完成了《黄慕兰自传》,今年,她105岁的时候,得以出版。这是一位世纪老人的传奇一生。

作为女人,她的一生多姿多彩。如果算上家里的包办婚姻,她一共嫁过四个男人,生了八个孩子,活下来六个,三男三女。她当过纱厂女工、大律师夫人、女银行家,在旧中国的大上海是社交圈中的红人……但是她的第一身份,是中共的特工。

中共的红色间谍是一类非常特别的间谍。他们不像我们现在在电影里看到的007或是《谍中谍》中的汤姆克鲁斯,没有那样矫健的身手,甚至根本没有特工 训练,他们隐匿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完全与他们的身边人融为一体,可能是贵妇人,也可能是穷农妇,但他们的内心是红色特工,这是永远高于他们的其他各种身份 的。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她与最后一任丈夫陈志皋的结合。当时她的真实婚姻情况是,已经嫁过两次她的革命战友,第一位已经牺牲,留下一个儿子送去孩子爷爷 家抚养,第二位奔赴了苏区,从此渺无音讯,也留下一个儿子在一位战友家抚养。而陈志皋是上海有名的大律师,对这些当然都不知情,不惜咬破手指写血书来追求 她。最后党组织替她做了决定:嫁给陈志皋,为的是党的利益。组织说:“你的工作岗位在上海,陈志皋是中央给你指定的主要工作对象,如果现在为了个人婚姻, 擅自放弃,离开这个极其重要的岗位,是无法向党组织交代的。你和陈志皋结合组成家庭后,将更加有利于掩护自己的身份,极有可能会打开一个新的局面,这绝对 是合乎工作需要的。”


黄慕兰与陈志皋的结婚照

黄慕兰当时的主要地下工作是营救被捕的中共党员,营救出的最著名的中共党员是关向应。而陈志皋作为著名律师,为被捕的中共党员出力,很大原因是他爱 黄慕兰。在“西安事变”爆发,国共第二次合作后,黄慕兰向党组织提出,现在中共党员大批被释放出狱了,她的营救任务已经基本完成,所以要求调到根据地去工 作——当时她的第二任革命伴侣贺昌离开上海赴根据地时她就这样要求过,但党组织却仍然没有批准。

如果党组织当时批准了她的要求,她去了根据地,会怎么样?她想过没想过陈志皋怎么办?当时他们夫妇已经有了两个孩子。后来,在黄慕兰见到周恩来时,这样谈过:“这些年来,我在他家中一直没有公开过自己的真实身份,内心难安……”这里,透露出些许难言苦衷?

党组织不批准她去延安,是看中了黄慕兰在大上海的出色表现。确实,从个人的潜质能力来说,上海更是她驰骋的舞台。看她年轻时的照片,是位美女。不仅 貌美,而且是女活动家,组织能力极强,她一旦涉足金融业,就显出了超凡的禀赋,成功地将一家曾经在上海数一数二的信托公司救活。上世纪四十年代在上海滩, 她频繁举办拍拖是名噪一时的沙龙女主人,那时可以说是黄慕兰人生的辉煌顶峰。即使她不做女特工,她的这个女银行家身份完全名副其实。

但是,在她的内心,红色间谍的身份永远是第一位的。这种间谍不为金钱也不为过瘾,是为信仰。为这个身份,什么个人的东西皆可抛弃,甚至至亲也不在话下。党是这样要求他们的,他们也是这样自觉自愿。而也就是因为这个身份,她人生的后半段一片泥泞。

她的一生蹲过四次监狱,前两次是国民党的,后两次是共产党的。前两次,她坚不吐实,坚强而巧妙地掩藏了自己红色特工身份;而后两次,她的全部努力却 是证实自己是红色特工。黄慕兰的人生辉煌随着中共建政而停止,以后的生涯除了蹲监狱,就是出了狱后的上诉陈词,直至1980年她73岁时,才获得一纸平反 书。

这样的人生经历,对我们这些只从教科书中读到党史的读者,不啻是极好的教材。历史不是几条干巴巴的纲线和若干小重点,那是一个个具体人生的血和肉。读到这些,你才能领悟到一些时代的真谛,这个国家,这个政党,这个社会,何以是今天这个样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