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星期三

陈破空: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助理国务卿坎贝尔:陈,我们会帮助你的。唉!你,竟然需要美国政府出面保护……用你们中国网络语言叫什么来着?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叫“悲催!”

滞留北京医院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最终表示,想去美国学习,“休息一段时间”。中共政府随 即表态:“如果陈光诚希望出国留学……他可以像其他公民一样……办理有关的手续。”这个表态,发生在5月4日,同日晚间,中国当局派出一名信访局官员,到 医院看望陈光诚,并送了鲜花。地方当局对陈住家的非法侵占,随后也暂告结束。


在此之前,陈光诚已经离开美国大使馆三天,中共政府并未派出任何一人与陈接触,明显不情愿或想拖延履行与美国达成的 相关协议,不仅如此,还故意在陈留医的北京朝阳医院设置障碍,并在陈的山东老家制造警匪“占领”的恐怖气氛;一位“朋友”则适时出面,竭尽劝说与恐吓,催 促陈务必离开中国,更像是中共全盘计划的一部分。所有表演、导演、制作,无非都是为了给陈光诚及其家人制造心理恐慌,逼使陈作出离国远走的选择。

诚然,陈光诚妻子劝丈夫离开中国,也起到一定作用。但陈妻的劝说,一则出于对孩子前途和家庭安危的考虑,二则因为,在与丈夫见面之前,她已经受到当局足够的恫吓、胁迫与暗示。

必须注意到,中美两国政府有关陈光诚命运的第二度协议,并没有涉及陈离国后能否自由返国的条款。由此,陈光诚,将如从前无数中国人权斗士一样,被逼辞国,从此踏上流亡的不归路。

陈光诚从山东被软禁的老家逃离,避入美国大使馆,六天里,中美紧张谈判,达成如下协议:根据陈的意愿,陈将留在中 国,中共政府保障他的安全,陈全家将异地而居,陈可选择七所大学中的一所,攻读法律。美方则可随时探视陈或询问陈的境况。北京将调查陈所举报的地方当局违 法与贪腐行为。

后续事态表明,针对这份协议,中共态度勉强,骨子里不情不愿。一种可能,中方假意与美方达成这个协议,诱陈走出美使 馆之后,再耍尽花招,迫使陈“改变主意”,从而使这一协议归于无效;另一种可能,中共外交部与美方达成了这一协议,却受到党内强硬派阻扰,后者用尽手段, 造成陈“自己改变了主意”的表象,最终达到驱陈出境、让中美“历史性协议”失效的目的。

中共,或中共强硬派(维稳派),不愿意见到,一个国际知名度如此之高的人权斗士,自由而安全地立足于中国。如破例,等于是塑造出一个中国的昂山素季。毕竟,中共首脑之雅量,远不及缅甸军头。

外界固然应该尊重陈光诚本人的意愿,哪怕他中途改变主意,哪怕他再次或多次地改变主意。但外界,尤其人权界的思想误区,则有必要清理。

一种说法:陈光诚贡献足够了,受苦够多了,应该休息了,应该转而去“享受”家庭和人生了。且不问,流亡在外的异议人 士,何曾真正“享受”异国生活?何曾不辗转痛彻于魂牵故国、梦系故土?就说,避入美使馆六日的陈光诚本人,并不曾在那里提出避难或离国的要求,而有意如昂 山素季那样,留在中国,做“朋友”的那些人,为何偏要去规劝、非要他改变主意?而且,急迫于仅仅几小时之内?

有人或问:如果陈光诚不想出国,为何又去了美使馆?其实,陈逃出软禁,潜入京城,走投无路之际,才在朋友们的策划下,去了“中国最安全的地方”-美国大使馆。

两个多月前,中共高官王立军走避美国领事馆,虽未如意获得“政治庇护”,但却躲过中共重庆首脑薄熙来的追杀,而与北 京中央政府联上线,进而促成薄熙来倒台;陈光诚逃离地方当局的非法软禁,暂避美国大使馆,经由美方,与北京中央当局谈判,达成安全留居中国的协议,原本是 一个包括陈光诚、美国、中共改革派三方“三赢”的方案。

至于人权界,即便有人存疑,何不稍示耐心,静观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看中共如何举动,再议不迟?毕竟,经由美国居中调停,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安全境况,虽不能说全然无虞,至少也远甚从前。

又有人说:中共是流氓政权,不可信,美国与中共达成任何协议,中共都不可能遵守。甚至,有人据此责怪全心帮助陈光诚的美国政府:轻信中共,铸成大错。

从本质上而言,中共政权,确是流氓政权,无信义可言。但,面对人权微步、人权个案,仅以“不可信”三字推之,又是否 过于简单?再说,中共内部有分歧、有内斗,未必又不能为民间所用。既然不相信中美当局达成的第一份协议(陈留在中国),如何又能相信他们达成的第二份协议 (陈离开中国)?事实上,5月7日,当中共政府再次派员前往医院看望陈光诚时,就答应帮助陈及其家人办理护照与出境事宜。

这证明,针对第一份协议,中共态度更消极;针对第二份协议,中共态度更积极。中共乐见陈辞国出走之心,昭然若揭。陈一走,北京所谓对地方当局、基层官员胡作非为的调查,也将因“当事人已经不在”而不了了之。

熟知中共“运作技巧”的人都知道,知名人权斗士,即便走出监狱或走出中国,也马上就有换了面孔的中共代理人迎上去,围上去,劝说,诱导,力求降低或瓦解其影响力。

可以预料,陈光诚到达美国之后,除了美国友人和海外民运人士对他表示欢迎,混迹于海外民运圈的中共代理人,也会迎上 去,围上去,对他进行种种劝说、诱导,最大程度地让他消音;而在背后,尤其在互联网上,中共代理人则将寻机对陈抹黑,如果陈个性中表现出一些缺陷(人总有 缺陷),或表述稍有不周,更将成为中共代理人制造舆论围攻的话柄。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中国没有昂山素季,中国出不了昂山素季,是由其社会土壤与政治气候决定的。或许,不必将昂山素季的角色,硬加在陈光诚头上,陈光诚自有陈光诚的道路。笔者衷心祝愿即将去国的陈光诚先生,身体健康,一路走好!

(2012年5月8日)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