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星期四

王立军秘密炫耀文强死前惊人图片

2012年5月13日文强在重庆市高级法院庭审上被审。
中共暴政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安全的。毛魔头死了后连老婆也进大狱最后被自杀。文强死前生不如死,现在轮到王和薄了。一个塔利班政权统治的社会发生什么事都是可能的。


在重庆 法制被人治、暴政取代 改为以权代法 以人代法

在重庆,法制被人治、暴政取代,改为以权代法、以人代法,甚至比文化大革命还文化大革命!有朋友问王立军:据说重庆没有法?王立军愤怒地说:“谁说 重庆没有法?”朋友又问:什么法?王立军高傲地回答:“王法”!的确,这几年的重庆,什么宪法、刑法?什么法院、检察院?都是瞎子的眼镜——等于圈圈,只 有王法的横行霸道。作为公安人员来讲,如何办案,是他们的基本功。作为人来讲,讲良心是人的基本道德。就这么简单的问题,这几年却被王立军彻底混淆了。 人,可以没有良心;执法人员可以不依法办事。对经常在嘴巴上称自己是刑侦专家,是国际刑侦专家李昌钰鉴识科学研究中心的合作者、特聘教授,美国纽海文大学 (UNH)名誉教授的王立军,说他不依法行事,许多群众绝对不认可,绝对认为笔者在污蔑、歪曲事实,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让事实来说话吧。

打黑动员会上 王立军表态:法律无障碍

王立军在打黑动员会上说:“在打黑除恶之中,法律无障碍。”也就是说,为了打黑,可以不遵守一切规则,甚至包括法律。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干的。这里略举二例示众之。

其一,一次,重庆新闻单位举办新闻干部培训班,特邀王立军教授去授课。其间,他出示了一张把文强四肢成“大字”锁于墙壁、浑身血迹斑斑的照片。说: “像这种图片就不宜公开发表。”当时,文强还处于审查阶段,此间动刑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而王立军居然把公安机关的违法行为公诸于众!这是侮辱公安形象,还 是挑战法律,甚或愚弄民众,混淆视听?稍有点法律常识之人都认为,只有精神不正常者才会干出这种荒唐、愚昧之事。

其二,彭长健被抓那天,王立军当众朝彭膝盖踹去,致使彭一个迾趄倒地。彭从地上艰难爬起,王立军待彭立足未稳之际,抡起巴掌击打在了彭的天灵盖上, 使彭再次倒地而大小便失禁。当时彭仅为涉嫌犯罪之人,王立军之作法告诉大家,法律在他面前一文不值。示意警察在执法办案中可以随便动刑。王立军之示范还真 立竿见影,之后,刑讯逼供,打骂嫌疑人之风便盛行于重庆警方。彭在审查期间,连吃饭都不给筷子,只准用手抓起吃。在文明社会的今天,有这么对待人犯的吗? 更何况他还是人,对人的不尊重,是人类的悲哀呀!

王立军的眼里 法律不过就是一张他可以随意撕碎的废纸

一嫌疑人在大街上被警察开枪击毙。王立军批示: “打得好!”那只是一位嫌疑人,什么是嫌疑人?按正规解释是:涉嫌犯罪,被侦查机关立案侦查和被检察机关审查是否提起诉讼的人。那当街被击毙者显然不是, 他只是大街上一位不听招呼的路人。即便是嫌疑人,也是不可以随便击毙的哟!还有检察院发现警察在办案中有明显失误,就将警察送去的案件卷宗退了回去。办案 警察不满,就约了几位警察去把检察院给砸了。情况报到王立军处,王立军不问青红皂白,大笔一挥:“砸得好!”检察院是国家专政机关之一,怎么想砸就砸了 呢?不过,在我们的印象中,专政机关被砸也不是没有先例的,只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也不是没有人称道的,那就是造反派。文化大革命已经过去近五十年了,没 想到它的流毒仍在泛滥。文化大革命使中国至少倒退了三十年,经济建设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们为什么还对文化大革命的做法津津乐道、爱不释手、奉若神明 呢?难道我们还需要重演文化大革命的悲剧吗?不过,王立军似乎对文化大革命抱有极大幻想。

一天,守卡警察拦了出租车,从乘客身上搜出一把水果刀。说乘客有行凶意图,刑拘30天。经侦查,刀具是买来削水果无疑,法制部门批准拘留15天,而 前面已关押27天不扣除。懂法的当事人不服,去到法制办讨说法。法制办说:“这种事太多,他(指王)没走,我们也没办法。请理解,我们也要吃饭,我们也上 有老下有小。”一个法律的实施,居然以王立军走与不走为标准,这难道不是法律的悲哀吗?我们一直高喊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作为执法者都把法律当 儿戏,那法律还叫法律吗?执法者都乱来,这社会不就乱套了吗?这几年,有法不依,以我为法,在王立军身上体现得相当充分,与其说他是个执法者,不如说他是 个法盲,是法律的破坏者、玷污者和践踏者。就说携带刀具和扒窃吧,按法律规定均为罚款处理。可是,为了增加打击数,为了向上表功,老王硬性规定其一律劳 教。在王朝统治下,法律算什么?在王立军的眼里,法律不过就是一张他可以随意撕碎的废纸。

市局机关大兴土木,搞什么警营文化,从外面请去了民工搞装修。由于白天施工噪声会影响警察为公,施工队就专门把施工时间改在警察下班之后的晚上,结 果还是触怒了龙颜——钻机声被王立军听见了。他马上命令把民工抓起来,全部刑拘!罪证是扰乱办公秩序。法制部门不知咋办,觉得“扰乱办公秩序”的罪证太牵 强。但是,又不能不处理,王的话就是法律,他说你“扰乱办公秩序”你就“扰乱了办公秩序”。这几年违心之事,违德之事,违法之事又不是头一次干。但是,执 法人员每干一次,其良心就受到一次谴责,“这种案最后都将被平反,乌云再浓也遮不住阳光”——一位纪委办案人员两年前这样对我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办案人 员一边办理刑拘手续,一边给法院、检察院做工作,使几位无辜的农民工少受了几天牢狱之苦。但是,尽管如此,人民公安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被彻底垮塌了。他们 以前不知道什么是人民公安。现在知道了,并且知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对什么是黑社会却含糊了。

雷人!王是打黑英雄同时也保护涉黑人员

王立军还在不同场合讲:“在‘打黑除恶’中,我保护了不少党政要员,某某某严重涉黑,就是我保下来的”。王不是打黑英雄吗?怎么又保黑呢?雷人!真 雷人!曾经,一条猎犬咬伤多人,咬死一人,性质相当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并且养犬人有涉黑嫌疑,结果此事不了了之,为什么呢?其中没有猫腻才怪。因为 如此严重之事没听说什么“责任倒查”了,因为警察没有未来先知,事先没有掌握猎犬会咬死人的犯罪信息。

王立军规定,打掉一个黑社会团伙加50分,侦办一个其它刑事案只加2分。于是,一些单位把什么案都往黑社会上靠。有打黑组把一职工抓走,既不告之单 位,又不告之家人。由于其长时间不去上班,单位就以无故旷工将其开除。半年后,该职工什么问题也没“打”出来而被释放。去找单位,单位叫出示证明,证明其 清白。该职工去找打黑专案组,打黑专案组不但不出据任何证明,还恐吓其不准出去乱说,否则马上抓进监狱,从而使其失去工作而流浪街头。类似被乱打之后不给 任何说法的现象何此一二!

老百姓命如草芥 人警察察也成弱势群体

郊县一农民正在地里干活,无缘无故被派出所传唤,说派出所要向他了解情况,结果一去不返。其儿担心,多次前往打听均无结果,就在网上发了一帖,其中 有责怪、怨愤之意。此事被王立军知道后,龙颜大怒:区区农民,居然胆敢侮我人警察察,他大笔一挥:刑拘!你要问什么理由吗?没有理由。他要法办谁,是从来 不需要什么理由的,如果真要什么理由的话,由法制部门去找,如果找不出来,那就是法制部门无能。无能之辈拿去干什么?滚蛋吧,明天就叫你给我卷起被子走 人。其实理由很好找,找不到就用“其它情况”那一款吧——高人英明点拨。

老百姓命如草芥,而人警察察又何尝不是如此啊。

“人警察察也是弱势群体。”这是重庆警察的深刻体会。不是说人警察察在社会上没地位,而是地位“太高”,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峰”,可谓“登峰造极”!这里的几个例子可以证明之。

在一次警察大会上,王立军指挥武警当众将一科长揪出,甩了帽徽,撕了领章,戴了手铐,押上警车,送去私监“协助调查”半年之久。按法律规定,审查犯 罪嫌疑人是有时间限定的,而对警察则没有,想关你多久就关你多久,其实警察又是公民,他们的人权、名誉权也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和尊重。并且还严重侵犯人权: 不准告之家人,不准看书看报看电视,不让睡觉,仰头看大功率灯泡、恐吓等。“调查材料”不能科长怎么说就怎么写,而要办案人员怎么说你怎么写。半年之后, 签下保密协议后走人,说没他什么事,不给任何说法与解释,只规定他不准向外面的任何人,包括家人泄漏调查机密。堂堂人警察察的形象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 任意践踏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人格就这样被肆意抹杀了!试问道义何在?人权何在?天理何在?

一边远县局无人吸食、贩卖毒品,王立军却硬性下达了侦破毒品案的指标,并文件规定:违者领导下课。为保饭碗,县局只有把警察派去数千公里之外的地方 蹲守,每年耗资几十万。乱下指标、乱追责的破案法逼得基层警察不得不走向用钱买线索、一案多报的歪门歪道。哪知被人举报,又有一批人受到株连,这种逼良为 娼之事,这几年老王同志干了不少。

还有——警察在野外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无人管吃喝,于是就在对讲机里询问此事,结果被处分。

还有——要求每个单位设置视频系统,组织专人值守,对警察的一举一动实施全程监控,与监狱防控形式接轨。有警察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用纸挡了监视镜头而受到处分。

还有——“刑拘”,是这几年王立军随时挥舞的大棒。一位年过半百的法医技术警察,没懂王立军必须把当事人鉴定成重伤害的意图(为打黑组证),实事求是地对当事人作出了公正鉴定。王立军非常不满意:“这种愚蠢的警察用来干什么?刑拘!”

还有——一位近五十岁的老警察值班时,因在回答上级检查组的电话谘询时没达到“要求”,结果被弄去了离家数百公里之外的边关,把一个和谐的家庭搅得四分五裂。

还有——有报社记者欲采访一办结案当事人,但不知其地址,就向从事公安工作的同学求助。公安同学就通过公安内网先查其人,再循线追踪,以人找地址。 后将结果告诉了记者同学。老王知道后,火冒万丈,当即降下圣旨:“严惩内奸!”分局为了达到“严惩内奸”之目的,专门组织了几人喊上公安同学到一预设场所 打麻将(重麻十元),然后暗中提取了录像和麻友指控资料,又通过酷审掌握了公安同学耍小姐的情况。“证据”充分后,一举将其拿下。

还有——有警察为老王的亲信开车,这亲信经常指使警察开快车、闯红灯、转盘直行等。一次,警察在闯红灯时躲闪行人来了个急刹车,亲信的美梦被惊醒, 责令警察写检讨,并且还要五十多岁的警察老爹一起写,说“子不教,父之过。”警察老爹拒绝书写,亲信就以开除警察相威胁。无可奈何之下,其父只有在儿子的 检讨上签字过关。但仍没过关,警察还是被退回了原单位。还有,还有……

在王立军的暴政下,警察的不满情绪明显上升,对抗心理明显增强,主人翁意识明显下降,敬业精神明显减退。

你能想像这是我们的警察吗?你相信在中国的今天有这种事会发生在执法者的身上吗?你想像不到,你也不会相信。但是我告诉你,这些都是事实,并且只是区区小事!其它更大、更骇人听闻之事还多着啦,笔者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将统统被公诸于众的。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