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3日星期一

胡温没有抓住 可能是最后的和平改革时机


《中国影帝温家宝》作者余杰在接受本台专访时指出,对于温家宝最近频频发出改革的呼声,历史不会在乎他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他认为薄熙来事件给中共造成了难以修复的打击。


德国之声:中国总理温家宝最近一段时间频频发 出改革的呼声,先是在两会即将闭幕之际在记者会上说,如果中国不推进改革,就有倒退回文革时代的危险;后来又在南方视察时呼吁打破国有银行的垄断;而几天 前,他又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让权力在阳光下进行》。您认为这些表态是否意味着温家宝真的具有改革的意愿呢?
余杰:我不这样看。虽然他有这样的言论,但和他担任总理的前九年任期里的做法是如出一辙,就是只说不做。而且,当他在讲这些话的时候,我们看到中国发生的事实恰恰是相反的:人大会议又通过了非常恶劣的"盖世太保"条款,维权律师倪玉兰被判刑。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Gary Locke)谴责中国当局对待倪玉兰的做法,却遭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批驳。有人说,温家宝没有办法推动政改是因为他权力有限,但如果每一个部委做的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他都控制不了,那用句俗话说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就是一个空头总理,就算他有改革的意愿但却什么都不做,他仍然是历史的罪人。
您曾经写过《中国影帝温家宝》一书,现在您对于"影帝"这个称号的看法有没有改变?
没有改变。而且我觉得我这个结论更加准确了。随着最近一段时间事态的发展,包括薄熙来事件的发生,我看到海内外的媒体又开始对他有正面的评价,又对他抱有期望,就表明这位"影帝"的演技非常高,迷惑性非常强。包括一些海外民运人士也在赞扬温家宝。温家宝空说了十年的改革,但并没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计划。


余杰:影帝称号温家宝当之无愧
但也有一些观点认为,温家宝还有一年就要卸任了,即使他有改革的意愿也没有办法真正推行;还有一些观点认为,温家宝是希望在卸任之前多做改革呼声,好能以一个改革者的形象青史留名,您怎么看?
这种说法我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虽然温家宝不是一个 真正的改革者,但是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中共领导人还是非常在意历史对他们的评价。连毛泽东在会见尼克松的时候都在谈,历史会怎么评价他们。相信温家宝也是如 此,但是他又没有魄力去真正地推行改革,所以只能说这些空话。但我想历史真正的评价不会在乎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
前一段时间,旅美学者王军涛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温家宝在记者会上呼吁改革,实际上是希望民众站出来支持他。您认为温家宝能在广大民众中得到支持吗?
我们看到在广州有几位市民打出了"支持温家宝推行政治体制改革"这 样的标语,现在他们已经被当地警方控制,并且连会见律师的权利都被剥夺。从这样的细节就可以看出,不是民众不支持改革,不是他们不觉醒,而是中共的整个体 制已经僵化了,不可能容忍任何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如果哪一天,我看到陈光诚获得自由,看到刘霞获得自由,那才真正意味着政治改革,真正让人民参与到改革中 来。
我们再来说说这个星期温家宝在《求是》发表的这篇文章。虽然内容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舆论猜测,在这样一个时机发表,可能跟薄熙来的所谓腐败指控公布有关。您认为温家宝在整个薄熙来事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
在我看来,薄熙来和胡温之间基本上是权力斗争的关系。有腐败问题的也不仅仅是薄熙来一个人,我相信中共中央政治局的这些委员和常委,他们的腐败问题也不见得比薄熙来轻。


温家宝这篇文章的标题叫做"让权力在阳光下进行",我想如果他真的想这样做的话,就应该先从自身做起。在两会之前就有公民提议,让胡温还有习近平等领导人把个人和家族的财产情况公布出来。如果自己都做不到的话,写这样的文章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您认为薄熙来事件会对中共政权造成怎样的影响?它的合法性会不会受到质疑?
中共自己的党报《人民日报》也承认,薄熙来事件让党和国家的形象受到很到损害。但是从对这一事件的处理方式我们就发现,面对重庆搞"小文革",却用更大的文革的方式去回应,这跟当年处理林彪事件如出一辙,并没有什么进步。所以,在薄熙来事件是否能够促进中国的改革,推动中国的法制化方面,我也看不到任何希望,反而认为是倒退。
尽管如此薄熙来事件还是得到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甚至有消息称,今年秋天的十八大要被推迟,您认为这可信吗?
中共现在整个已经像一个黑帮一样,所有的决策都在幕 后进行。所以究竟是怎么样,外界也无法判断。你说的这些消息是否可信,我也没法判断。薄熙来的事件之所以能够出现,它就是一个戏剧化的、颇具偶然性的一步 步愈演愈烈的过程,比好莱坞电影还要精彩。当然这个事件对于中共的打击和伤害,是89年之后从未有过的。尽管采用各种方法修复,但民众已经对其本质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您认为再过20、30年之后,历史会对温家宝作一个怎样的整体评价?
我下面要写的一本书就是关于胡锦涛的。在胡温任期 内,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本来是政改的好时机。但是他们没有抓住这个可能是最后和平改革的时机,来启动包括平反六四、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宗教信仰自由以及 有步骤地慢慢从基层开放选举制度等改革,任何一个方面的改革他们都没有做。


相反,他们用暴力维稳,社会贫富悬殊拉大,腐败加剧,环境也遭到破坏,人的道德底线也不断地被突破,所以这十年可以说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所以,再过二三十年,胡温应该会被视为历史的罪人,他们在历史上的地位可能甚至比江泽民和朱镕基还要低。DW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