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0日星期一

四个月四颗“炸弹”可能改变中国



(本文作者Paul Roderick Gregory为福布斯撰稿人,原文4月29日刊登于福布斯(Forbes)网站,原文标题为“四大震惊 可能改变中国”。)

在过去的四个月中,中共经历了四大震惊,这些冲击波可能会实质上影响到其在中国社会的“领导地位”。


首先,是在去年12月13日,广东乌坎村民起义,赶跑了地方的党领导和警察,夺得了乌坎的控制权。村民们被当局非法征地和警方的暴行激怒,在国家当局作出让步后,村民们设立了自己的代表。乌坎起义成为中国群体抗议的标志。

中国人民已经厌倦了腐败、冷漠及地方政府的无能。

第二,2月27日,一个关键性的政府智囊机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出“中国2030(China 2030)”与世界银行的合作报告。该报告认为,只有对私营部门放手,结束国有经济的优惠待遇,才能获得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政府的作用“需要从根本上改 变”。一个月后(3月28日),国务院批准了金融改革的试点实验,让民营金融机构合法化,并允许公民个人到境外投资。

“中国2030”公开警告说,中国自诩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不能维持经济增长,不能带领中国进入下一个水平。一个步履蹒跚的经济会马上威胁到中共自称的领导地位。

第三,4月10日,重庆的共产党领导人薄熙来被解除职务,赶出了中央政治局。薄熙来象征着党内倾向国家主导经济和毛主义的派系。薄熙来是中共“八 老”薄一波的儿子,但其太子党的地位也没能把他从政治偏差和腐败指控中“拯救”出来。薄熙来具有影响力的妻子也因涉嫌谋杀其英国商务助理而被拘捕。

这位中共国家资本主义最招眼的实践者、带头人及啦啦队长,权力崩溃。

第四, 4月27日,盲人异议人士、公民人权律师陈光诚,避过警卫,逃出其在山东农村被软禁的家,抵达北京,躲进了美国大使馆避难。陈光诚的出逃,显示了中国异议社群的成熟、付出精神和协调能力,这令中共及其安全部队感到尴尬。

从相对安全的美国大使馆,陈光诚可以告知中国人民他们的宪法权利,及告知国际社会,他及其家人遭受到中共当局下达的殴打和折磨命令。美国大使馆可以表达其对陈光诚人权状况的关切,这也不会直接卷入中国的内政。

这四个冲击波,发生在中共十八大即将到来的背景之下。届时, 2270名中共代表将“选举”中央委员会,并任命“令人垂涎”的政治局常委和党总书记,该人也将持有国家主席称号。

中共的党代会只有到一切完备就绪后才会召开。目前“十八大”还没有确切的日期,只是说2012年底。在前苏联,斯大林是等到他的鸭子全都列好队,才召开的党代会。现在中共显然还有一些收尾工作需要完成。

在这四个冲击中,有两个显示出,定期的“交接班”引发定期的权斗。“中国2030”和薄熙来案,正是幕后权斗背景下的表现结果。

公众的愤怒和(陈光诚)从美国大使馆内发出的那个新的令人振奋的声音,可能会点燃中国这个火药桶。对中共而言,陈光诚逃出的时间,简直糟得不能再糟了。

公开披露的薄熙来案,给中国这个火药桶追加燃料。此前,普通的中国人认为,腐败是一个地方事务。他们的市长或警察局长可能是腐败的,但至少在北京的 领导人们还是希望国家好的。正如在斯大林“大恐怖”中的受害者,还呼吁斯大林救救他们,乌坎村民还对更高一级党的官员们报以信任。现在,他们从网上了解 到,原来甚至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也可以和那些地方官员一样糟糕。

中共领导人们正试图避免出现意外事件,引发戏剧性变化。他们清楚,这样的事可能会发生,对此他们感到害怕。

(译文为节选,点击看原文)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