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4日星期二

中共的祸害根源竟然是女人?


姚监复: 国外谚语:一个成功的男人后面一定站着一个好女人。她为丈夫承担着教育子女和家庭重担,为疲惫的、受伤的或受难的丈夫提供温暖的、甚至是最后的安乐窝。

 中共历史上出现过江青和叶群,今年无数大贪官的背后都牵出“情妇门”。薄王事件,最惹眼的却是薄熙来的夫人薄谷开来,她竟然是毒死英国人伍德的第一嫌犯。祸根究竟是一党专制制度,还是高官身后的女人?

在中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中有一个成见:一个失败的犯罪的男人后面一定有一个坏女人。出现邪恶、犯罪,甚至战乱等不祥事件时,都能找出一个恶妇,作为替罪羊。
从王朝轮替看,中国一贯把亡国大罪推给女人。为了褒 姒一笑,周幽王燃烽火,骗诸侯,最后亡国;为妲己一笑,殷纣王杀忠臣,失民心,亡国;啼鸟夜月,忧怨西施,吴王夫差亡国;安史之乱,也责怪杨贵妃,马嵬坡 唐玄宗也下令杀杨玉环;甚至吴三桂降清,也是陈圆圆之罪,将军一怒为红颜。


总之,国破家亡,只怨商女犹唱后庭花,责任推给女人,不怪皇帝之恶,更不反思制度之恶。
中共权斗都指向"野心家"身后的夫人
到了20-21世纪,中国共产党仍然沿袭几千年的传统成见,党的高级干部犯罪原因都是女人,情妇之罪。毛泽东文革之罪被老婆江青这个白骨精担当;


林副统帅葬身温都尔汗,是被老婆叶群绑架;大贪污犯成克杰、胡长清被判死刑,是由于情妇连累;地市级以上贪官成群结队,前赴后继走进监牢,公布消息必定提出有情妇多人等等会陪着上床,最后陪着同上法庭受审、坐牢。罪恶的血染金钱有你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最严重的是贵州省委书记刘正威的妻子闫健宏,贪污扶贫款18万元被枪毙,临刑前昂首挺胸,学保住党的机密的烈士留下遗言:"我对得住老刘"。果然,这个女人不简单,老婆独自承担责任,虽一死而无悔。刘正威调到北京,荣任国家机关党委副书记,负责国家机关反腐败问题。


我们学习刘正威反腐败的报告,讨论中我曾经提出:"他连他老婆都管不好,怎么能管好国家机关的反腐败呢?"一个年轻朋友当即反驳道:"你怎么政治上这麽幼稚?伟大领袖毛主席管好他老婆了吗?"我将此事告诉了原纪委副书记、哈尔滨工业大学校长李昌,他竟将此事写信给江泽民,建议调整刘正威的工作。


后来,刘悄悄下台了。据说上面告诉他:"少出头露面"。但是事实证明,闫健宏这个坏女人的死刑,确实保住了刘正威的名声、地位和最宝贵的生命。

今年两会,中央纪委副书记,监察部部长兼国家预防腐败局局长马馼说"反腐不能靠情妇",沦为笑柄,正在于此。
最近20年 来中共处理高官案件的惯例,似乎有可能也适用于薄熙来和薄谷开来。不知刘正威与闫健宏的先例,是否也会在薄熙来案件中仿照处理,以恶妇为坏丈夫抵罪。同 时,将路线斗争、十八大最高权力之争的大事化为刑事案件的小事,将周永康与薄熙来切割开来,也将薄熙来同薄谷开来切割开来;小事化了,最后让恶女人谷开来 顶罪算了。
事犹未了。因为,斯宾诺莎几百年前在《政治论》中早就讲过:"叛乱、战争以及作奸犯科的原因与其说是民性的邪恶,不如说是由于政权腐败。"
薄熙来事件的祸根在于制度之恶
王立军揭露薄谷开来涉毒死英国人伍德,薄熙来被动之极,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但是,官方公布的信息,薄谷开来是刑事案件,幕后策划杀人的嫌犯,而薄熙来只是党内违反纪律的错误,仍是政治局委员级待遇,没有文件声明撤销他的这种待遇。


按这种区别处理的原则,有可能坏女人、恶妇谷开来承担伍德被杀的主要罪责;学闫健宏,保住丈夫命和党票,薄熙来则承认"娶妻失察"之责。把杀人的刑事责任推脱掉。至于夺取党的最高权力、搞重庆式文革的路线之争,悄悄化之乌有。
这种用恶女人顶替制度的障眼法,是否能糊弄世人,蒙混过关呢?网上和世界舆论能否都被骗过去呢?难!人们会思考:薄谷开来与伍德的20年来往,经济交往、利益关系,薄熙来都不知道吗?中纪委、辽宁省、重庆市纪委都不知道吗?没接到过揭发控告信吗?没看过姜维平的公开发表的文章吗?


伍德帮薄瓜瓜学英文、上英国、美国的公学、大学,薄瓜瓜的监护人是撒切尔秘书,与军情六处有关的人士,各级纪委不了解吗?2011年11月伍德之死,与薄谷开来联系如此密切的外籍人士突然死亡,中纪委、政法委及重庆市为何漠不关心或知情不报?


如果王立军不被薄熙来逼急了,叛逃美国领事馆吐露真情,这个伍德案情不就成了不白之冤了吗?共产党的英明、伟大、正确,重庆打黑的伟大成就,在这样的伍德案件面前,不都成了自己打自己嘴巴的大话、假话和讽刺剧了吗?
重庆和各地还有多少没有公布、没有暴露的"伍德案"、"李庄案"、"姜维平案"等等大小的冤假错案?为什么胡耀邦平反了几百万人的冤假错案以后,近20多年来又出现了新的成千上万的冤假错案,特别是胡耀邦、赵紫阳的冤案、六四惨案、法轮功错案?


为什么贪污犯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贪污额越来越大,腐败制度化、高层化、群体化?……这些都不能用坏女人来解释,只能归结于制度之恶,根子不在恶妇,而在恶"制"。
治本之策在于废除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一个党军的法西斯独裁政治制度,走民主宪政之路。否则薄熙来、谷开来还会不断地出现。正是恶制度孕育出恶官,保护了恶官。 作者简介:姚监复,1957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曾任中国农机研究院工程师,原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国务院农村工作研究室研究员。哈佛大学燕京学社协作研究员。DW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