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9日星期四

《纽约时报》重庆打黑内情 牵出上将张海阳

张海阳 -- 曾任解放军成都军区政委,现任解放军第二炮兵部队政委、党委书记,上将军衔。父为原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上将,岳父是原南京军区副政委孙克骥少将。

据纽约时报3月26日(周一)报道,随着薄熙来被免除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职务,他正陷入越来越大的丑闻漩涡。在一度令其闻名的“打黑”运动中,越来越多令人不安的细节浮出水面。

这个一度被誉为“消灭腐败”的开拓性行动,现在评论家们说,它描绘了一个安全机构横行的画面:构陷受害人、酷刑逼供、勒索商业帝国及对薄熙来及其盟友的政治对手予以报复,同时保护那些与他们有更良好关系的人。

研究中共领导人的布鲁金斯学会分析师李成(Cheng Li音译)称,“即使按照中共的标准,也不可接受”,“这是红色恐怖”。

为了试图在领导层过度期间维持一个统一的门面,很多中国的统治者直到近期还在对薄熙来的“打黑”予以好评。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名常委中,自2009年以来,有六人曾去过重庆“朝圣”。

但中国主席胡锦涛和总理温家宝没有去。在本月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温家宝警告说“文革的错误”还没有“完全清除”,被很多人称作是在隐晦地指责薄熙来(在重庆)的政策。

“打黑”始于2009年6月。在10个月内,就有4781人被逮捕,其中包括商务管理人员、警察、法官、人大代表和其他被指控在操纵或包庇犯罪团伙的人。重庆市最高的司法官员,被发现埋在鱼塘下有300万美元, 2010年7月遭枪决,成为“打黑”中被处决的13人之一。

主持“打黑”运动的是薄熙来的警察局长王立军。现在,王立军成了促使薄熙来倒台的背后力量。上个月,王立军跑到(成都)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造成国际事件。显然王立军是在担心他自身的安全。在过去一周内被曝光的细节显示,王立军曾告诉薄熙来,在调查英国公民Neil Heywood死亡事件的过程中,牵扯到了薄的家人。Heywood是薄熙来家的熟人。王立军担心薄熙来会报复。

一些在“打黑”中被揪出来的人说,他们发现那个党现在才调查薄熙来是否曾藐视法律。他们称,两年的“打黑”运动无视任何法律约束。

要找出这样的例子并不难。48岁的摩托车大亨龚刚模和40岁的建筑企业家樊奇杭,被指控犯有一连串的重罪,包括在一次夜总会打架后,曾雇凶谋杀一名男子。他们二人均声称无辜。

樊奇杭在被执行死刑前的一个采访录像中说,他一直被秘密关押在一个军营长达五个月,并被用铁链铐在一根铁棍上,一度连续铐了五天,只有脚趾能接触到一张桌面。他的手铐深深地嵌进了他的两个手腕,一次,看守他的守卫不得不花了一个小时才能把他的手铐取下来。

樊奇杭说,他曾试图自杀--用头撞混泥土墙及咬自己的舌尖。他的医疗记录证实了他受过这类伤。他的律师朱明永(Zhu Mingyong音译)称,他所看到的只有几页起诉的长篇文件。即便如此,“里面有如此多明显违反法律的地方,你甚至不用去找都能发现”。樊奇杭被判罪名成立,并于2010年7月被处决。

樊奇杭的同案被告龚刚模,据他的律师李庄介绍,也经受了类似的酷刑,龚刚模的医疗记录也记录了其手腕上的伤痕。但后来龚刚模突然指称,是李庄建议他谎称自己受到了酷刑折磨。李庄说,龚刚模这样做是为了自己免于被执行死刑。

李庄被捕后仅仅18天,即被以教唆做伪证而定罪。他上诉后,在看不到伸张正义的希望后,李庄说,他写下了悔过书,但在段落的一开头写的是自己“被迫认罪”。他被判刑18个月,这吓得其他私人律师不敢接手涉及“打黑”的案件。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He Weifang音译)称,这些“打黑”案件“令中国的法律改革倒退30年”。

在“打黑”中,重庆的房地产大亨李俊是受陷害最富有的人之一。象数以百计的其他民营企业高管一样,李俊本月在一个历时16小时的采访中称,自己被警方、政府和军队官员构陷成一个“黑社会”老大。

他最终失去了手中价值7.11亿美元的企业集团,逃往他国,并被打上了逃犯标签。他说,在出逃前,他经历了3个月的殴打、酷刑和无情压力,要他以莫须有的罪名牵连其他人。

他说,那些折磨他的人在寻求没收他的资产,并对他进行逼供,以帮助构陷解放军上将张海阳的对手。张海阳是薄熙来在军中的强大盟友。

李俊出示了一些在一个秘密拘留设施拍摄的照片,以及上有军方及警方官员签字的法律文件,来支持他的这些说法。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中国政治的学者Andrew Nathan认证了五份文件,这些文件支持李俊称自己清白无辜的说法。

薄熙来被任命为重庆市委书记不到一年,李俊的麻烦就开始了。他的一家子公司在重庆市外的一个山丘地的竞价中,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赢标。他说,卖方是当时由张海阳领导的中国五大军区之一(指成都军区)。

2009年12月,在重庆警察局长王立军签署的命令下,李俊被以涉嫌十多项罪行而被拘捕,其中包括组织卖淫、放高利贷、合同欺诈、串通投标及行贿。他被绑到“老虎凳”上,遭到连续40小时的踢打.他说,在那个时候,“我只想死”。

一名高层军事审讯员给李俊出示了一个里面有超过20名军官的名单,那些人是薄熙来的盟友张海阳的对手。李俊被指控向其中两人行贿,才赢得了那一大片土地的投标。他说,审讯他的人最后对他说,“你不是看到了吗?”“薄熙来和张政委(注:张海阳时任成都军区政委兼党委书记)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你是被陷害了。”

李俊说他拒绝认罪。最后,在2010年3月,他被释放,并向那个军事指挥支付了610万美元的罚款。后来,该年10月,在一个警方的“小姐”叮上了他拥有的夜总会后,他收到口风说,他将会被再次抓捕,于是他逃离了中国。

但他的31名亲属和同事被判入狱,他的妻子因协助他飞往国外,被判一年徒刑。他的哥哥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他的侄子被判13年。此前,他曾把公司的所有权转给了这些人。

他说,“这就像某种采用新的形式的文革”,“重庆的‘打土豪,分田地’,给你头上扣上‘黑社会’的帽子,让你永远不得解脱。”

NYT:Crime Crackdown Adds to Scandal Surrounding Former Chinese Official

(点击看原文)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