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胡温执政的最后一年有可能推动政改吗?



胡温执政的最后一年有可能推动政改吗?/余杰

      在二零一二年三月人代会的闭幕式上,温家宝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大谈政治体制改革的必要性,自喻为“负轭老马”,再度燃起某些过于善良的人们的期待。殊 不知,这是温家宝的谢幕演出,他当然会全力以赴,演好这出把戏。而他所有台词,都经过躲在幕后的胡锦涛的审核。温家宝是胡锦涛的传声筒和马前卒,胡锦涛是 温家宝的大老板与总导演,一出大戏,胡温缺一不可。胡温都是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代理人,他们如混凝土般凝固为一体,他们在这场盛宴上已经吃饱喝足,又岂 能打翻餐桌让权贵们都没得吃?

  
    有点希望总比绝望好。于是,海内外又掀起了二零一零年第三次关于“胡温政改”的热议。第一次是温家宝在《人民日报》发表纪念胡耀邦的文章,第二次是胡温先后高调评价深圳改革三十年。第三次便是胡温联手摧毁薄熙来的“重庆模式”,温家宝自诩为当代林则徐。
  
    紧接着,英国《金融时报》发表文章透露所谓“内部消息”,说温家宝在高层秘密会议上三次提出建议,试探平反“六四”,呼吁启动政改,“以便最终开 始政治疗伤过程”。该报道指出:“由于温家宝将于年底因换届而下台,他可能在冒险地假设,时代已发展到能够纠正历史错误、推动政治改革的时候了。”
  
    一些对政改望眼欲穿的民间人士,再次春心荡漾,视温为中国之救星。在不知何人主办的“《零八宪章》论坛”,发表一篇社论体的文章说:“温家宝先生 毅然表明了赞成推进政改的立场,这是正视危机现实,背负民族责任的态度,对此我们表示肯定和欢迎!”这真是羞辱《零八宪章》。这个暧昧不明的主语“我 们”,不知究竟是哪些人,当然不会包括因《零八宪章》而被判重刑的刘晓波。这篇文章通篇一字不提失去自由的刘晓波,因为刘晓波的遭遇便是温家宝说谎的铁 证。
  
    有“民间思想家”之称的王康撰文指出:“温家宝‘苟利国家生死以’,在东方专制和共产极权的土壤上,他为国家人民保留一线生机的努力,已近极 限。……近半世集权体制内的官宦生涯,还能葆持如此人生境界,若非真性情大悲悯,其谁能之?”这种大话、空话、套话,让人喷饭。温家宝比之当年的胡耀邦和 赵紫阳,百分之一而不如。即便对胡赵,亦不能如此“仰望”。温家宝仅仅说了几句“人话”,仅仅是常识而已,值得如此感觉吗?如果换成一个美国知识分子,会 如此歌颂他们的总统吗,即便是里根这样的伟大总统?可见,中国知识分子要拥有独立人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学者崔卫平在《我们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专制》一文中指出,温家宝的讲话,“在某种意义上回到了如今被看作赵紫阳先生遗嘱的这个东西。”她认为: “有人将温家宝与周恩来做类比。在我看来,周恩来不是民主派。温家宝先生是民主派。胡耀邦先生是民主派。赵紫阳先生是民主派。”我想反问的是:难道口头上 说了几句支持民主和政改的话,就成了民主派吗?那么,在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的文集中,支持民主和政改的讲话可谓满坑满谷,但他们是民主派吗?
  
    将温家宝与赵紫阳相提并论,乃是对赵紫阳的贬低。温家宝不仅不是赵紫阳,而且正是通过出卖赵紫阳才青云直上的。赵紫阳在《改革历程》一书中透露了 一个细节: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邓小平在家中召集会议决定罢免赵紫阳,但并未通知赵紫阳本人。赵紫阳希望召开政治局会议,找到时任中办主任的温家宝。温 圆滑地拒绝说,如果你一定要开会,中办也可以发通知,但后果会很不好。赵紫阳被迫搁置这个符合《党章》的计划。中办主任本应忠实执行总书记的命令,而温给 赵一个软钉子的做法,不符合现代社会公务员的职业伦理,却遵循了斧头帮的黑箱政治传统。
  
    赵紫阳是真正的改革派。在其任总理期间,推动经济改革,为“商品经济”正名;在其总书记任上,倡导党政分开、政企分开、人大扩权、舆论松绑、“透 明化”等实实在在的政治体制改革;在其“六四”之后的幽居岁月里,更是痛定思痛,提出多党制、议会制、全民普选、司法独立、新闻自由等未来中国的愿景。
  
    那么,被誉为继承赵紫阳事业的温家宝呢?在温家宝的诸多讲话里,可曾有赵紫阳推动的改革事业的最基本内容?温打出的是邓的旗号,可是赵说得很清楚:“邓对西方国家的多党制和三权分立、议会制,是特别反对和坚决拒绝的。”没有多党制的政治体制改革,有何价值?
  
    所以,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这一次温的政改讲话与此前所有的言行一样,必定是虎头蛇尾、无疾而终。
  
    曲终人散,影帝下台;望眼欲穿,政改不来。
  
    首发《纵览中国》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