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3日星期二

老百姓说“有”!毛新宇说“没有”

被记者围住的全国政协委员毛新宇,毛新宇:我从小被教育不要搞特权

版主按:在中国,有些事,有些人,那可是“说你有,你就有,没有也有;说没有,就没有,有也没有”。那毛将军新宇有木有特权呢,是和普通老百姓一样的吗?用他的话说属于“说没有,就没有,有也没有”,宣传机构也一样会这样写的。因全中国人民的IQ都在他之下。悲催呀!

【看 中国记者金晓刚综合报道】作为毛泽东唯一的嫡孙,毛新宇历来是全国两会中媒体围追的对象。近日,毛新宇回忆称,他在大学读书期间,永远都是坐公共汽车上下 学, 接受的教育都是“你的爷爷虽然是主席,但你没有任何特权”。毛新宇的最新讲话同样引来网民热议,不少网民追溯到毛泽东时代的极权腐败。
近 日,毛新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媒体一直说“不知道”,他表示,不想回答就一律说不知道。他进一步解释“不想回答,因为很多问题我都回答过,而且回答了不止 一次,我不愿被问重复的问题,也不愿重复回答问题。”当有《华商报》记者追问那为何“涉及毛泽东的问题你却重复回答”,毛新宇表示,我的责任之一就是要告 诉大家,我的爷爷是什么样的人,我们毛家又是什么样的一家人。


毛新宇回忆说,我上学的时候永远都是坐公共汽车上下学,从小被教育不搞特权。我们毛家的家规很严,爷爷不让我们后一代做官、经商,他认为人到这个世界该创造财富,而不是享受财富。毛家的人都在捍卫着这些家规,我更要这样做,母亲也和我说过,我其实是毛家的一面旗。


“没特权能读人大,能当将军?!”


毛新宇的一番话经媒体报导,再次引来众网友提问。不少网友留言质疑:“没特权,能读人大,能当将军?!”。




网民戏称“倒背如流”?


笔 锋犀利的网络作家“知青大叔”为文调侃,每年“两会”我们都会发现多种现象,其中一种就是一大批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后代及后代的后代出现在代表、委员之中。 毛新宇将军、毛博士就是他们之中的“杰出”代表。毛新宇不但是全国政协委员,更重要的他还是新中国培养的博士和将军,我们的祖国这种无产阶级革命家一代一 代传承的现象,我们不妨标志为毛新宇现象。


文 章还写道,毛新宇现象,我个人认为至少可以说明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新中国教育事业的伟大成就。了解毛新宇的人都知道,毛新宇的个人天份并不高,甚至低于 一般人。就是这样一个(智力)低于一般人的人,我们的学校硬是帮他“考进”了国家著名大学,最终被培养成了博士。毛新宇还多才多艺,尤其擅长书法。二、表 明我们社会是美好的公平社会。人们大概一眼都能看出来,毛新宇的身、心都不至于能支撑其成为一个合格的军人。但我们的社会、(人民)军队硬是将他培养成了 一位将星闪耀的军人。三、基因的优越。毛新宇口口声声称纪念堂的主人是“我爷爷”,可见基因不凡。


网友“宋顺鹏”评论: 毛少将语言表达能力强,思维严谨,但貌似记忆力不好。记得毛少将刚当少将时说过:我能有今天得益于人民对我爷爷的爱戴...这不是特权,是照顾。


毛家人到底有无搞特权?


毛 泽东家族是否搞特权也成为讨论热点。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刊登作者“7月寒风”文章表示,据上世纪80年代末税务报的一篇专访报道,“专机为毛泽东空运活 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喜欢吃活鱼,特别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有关部门为此特别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门为毛泽东空运 活鱼。为防止阶级敌人破坏,还专门在东方红渔场通过政审,挑选祖宗三代出身贫下中农的农场农民组成基干民兵连,专门负责活鱼的捕捞、挑选、装箱、押运。往 返数千公里,用国家专机为个人运送活鱼,在上世纪六、七十年,广大农民被要求“糠菜半年粮”的悲惨时代,这不算特权算什么?


毛与江青的女儿李讷,二十六岁出任“解放军报社”副社长(相当少将军衔);后被江青调入中央文革小组,代替陈伯达出任办事处负责人;离开文革小组之后,李讷又于一九七三年出任北京市平谷县县委书记,同年八月,她在北京参加了中共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出任北京市委常委。


毛泽东的侄儿毛远新,也是二十六岁就出任辽宁省革委会副主任(相当于中将级军衔);毛泽东的姨侄女王海蓉,一九六四年大学毕业,一九七三年便担任外交部副部长。毛泽东表兄王季范的女儿王曼恬,曾主管国务院的文化工作,后任天津市委书记。


甚至与毛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也滥用权力。与毛关系密切的谢静宜在文革中的政治风光,已经尽人皆知。此次纪念毛的一一○年诞辰,谢静宜再次风光、四处露脸。她在每次采访中,都要讲到她与毛的密切关系,讲得两眼放光、情绪激动,一脸幸福的红晕。


另 据李志绥回忆说:“大部份的女孩在初识毛时,仍是天真无邪的年轻姑娘。毛的性生活,特殊性格和至尊权势,在在都使这批年轻无知的女孩耳濡目染之后,逐渐堕 落。多年来,我看着旧戏不断重演。她们在成为毛的女友后,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日益趾高气昂。与毛的“特殊关系”是这些未受教育,前途晦黯的女孩唯一往上 爬、出名的机会。被毛宠幸后,个个变得骄纵,仗势凌人而难以伺候。文化大革命期间,许多毛踢开的女人,利用与毛有过这种关系而向上爬,在共产党内升官,夺 取权力。”


在文革中,毛也利用绝对权力,出面保过前来求援的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一个姓刘的女人还因毛的保护而当上空军政治部文工团革命委员会主任,成为红极一时的人物。(见《李志绥回忆录》第三编)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