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

影星歌星加模特 薄爷淫乱私生活



编者按:古人云:将门无犬子。薄瓜瓜纵情声色:西妹、跑车、警车保驾游青藏等可谓“誉满神州”。这点年纪就有如此作为令人惊诧。究其渊源,乃一代淫棍西门薄爷之子也。瓜瓜不仅得到薄爷先进“性”之真传,更吸收了西方先进“妓术”,前途不可预料也。

吴文康私生活极度奢侈糜烂,道德败坏,不仅自己包养多名情妇,大肆挥霍公款,送车送房,而且还为不甘寂寞的薄熙来拉皮条,公开选美,巧做安排,吴文康和大连富丽华酒店的老板田某某合谋,为讨薄熙来欢心,在该酒店专门留出豪华标准间,提供数十名美女供其淫乐,其中有十几位海内外的知名影星,歌星和服装模特,此间一旦有了麻烦和纠纷,吴文康善于软硬兼施,花钱销灾,一切浪漫故事,均把谷开来蒙在鼓里,大连市政府一位高级领导干部说,经常有不明身份的小孩来到机关 大楼哭闹,声称是薄的“地下儿子”,而吴文康甘当灭火器,使没人敢出证。已经证实的原大连电视台美女主播张伟杰与薄熙来过从甚密,一度反目为仇,就是由吴秘书花钱摆平的。






吴文康

从海外媒体获悉,重庆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吴文康已被中办扣查。吴是薄熙来的心腹大秘,薄熙来任大连市长 时,吴文康是他的秘书,后薄熙来调任辽宁省长,吴又跟到沈阳出任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 2007年,薄熙来出掌重庆市委书记大权,又把吴秘书从辽宁挖去重庆。有消息指称,吴文康帮助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在辽宁大肆歛财。

我可以证实,吴文康的确是薄熙来的死党,他几乎一步不拉地跟随着薄熙来,长达十几年之久,只是在90年代后期, 他在大连口岸委担任过很短一段时间的副主任,那是为了过渡,当2001年初,薄熙来掌握了辽宁省省长的权力,他又紧跟而去,为其卖命,不遗余力,他不仅了 解薄熙来的过去,而且熟知薄熙来的现在,更与谷开来等亲友有不解之缘,一般大连人对其炙手可热的权力惊羡不已,更有追名逐利者对其言听计从,大家称其“大 吴”,这可能与其外貌有关,也与其紧跟薄熙来耀武扬威有据,薄熙来的倒台结束了他狗仗人势,横行无忌的历史,自此,他成了薄熙来的软肋。

2000年12月4日,我在大连被国安局拘捕前,曾多次在不同场合见过吴文康,他长得高大潇洒,举止优雅,气度 不凡,能歌善舞,酒量惊人,从外表看,颇为类似薄熙来,与车克民不同,吴是薄的政治秘书,即外交家;车是他的生活秘书,即大管家,车的容貌远不及吴文康, 文化素质也是如此,简言之,他们一个对外,一个对内,薄熙来早在1996年,就仿照江泽民,在大连搞了“薄办”,吴和车是左右手,两人因在其事业低谷之时 形影不离地追随,故此,薄熙来不怀疑其忠诚,所有的大事小事,都有这两个人的影子。因此,调查薄熙来的罪行,应由此两“衙内”入手。

无疑地,吴文康是一个贪婪的敛财者,他本人笼罩在薄熙来的光环里,历时二十年,从不在乎自己以权谋私,行贿受贿 的罪行被关注,所以,不仅直接索贿,贪污,而且通过其兄吴某某,与李铁映之子李力践等人合作,开办公司,大肆敛财,90年代后期,他的贪腐活动达到了顶 峰,吴文康利用薄熙来的势力,给其兄招揽了大笔生意,其兄常年包住在大连嘉信国际酒店里,专做大连星级酒店的高档用品生意,在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吴文康 的哥哥几乎独霸和囊括了大连四星级以上的酒店的所有大单,小至刀叉炊具,大到浴缸龙头,其每年赢利数千万元,单是他住酒店的费用一年就超过百万。吴文康在 其兄的公司有股份,不用讲太多的话,巴结薄熙来的红顶商人们,就会把生意大单让利给他。

吴文康私生活极度奢侈糜烂,道德败坏,不仅自己包养多名情妇,大肆挥霍公款,送车送房,而且还为不甘寂寞的薄熙 来拉皮条,公开选美,巧做安排,吴文康和大连富丽华酒店的老板田某某合谋,为讨薄熙来欢心,在该酒店专门留出豪华标准间,提供数十名美女供其淫乐,其中有 十几位海内外的知名影星,歌星和服装模特,此间一旦有了麻烦和纠纷,吴文康善于软硬兼施,花钱销灾,一切浪漫故事,均把谷开来蒙在鼓里,大连市政府一位高 级领导干部说,经常有不明身份的小孩来到机关大楼哭闹,声称是薄的“地下儿子”,而吴文康甘当灭火器,使没人敢出证。已经证实的原大连电视台美女主播张伟 杰与薄熙来过从甚密,一度反目为仇,就是由吴秘书花钱摆平的。

由于薄熙来惯于枉法追诉,吴文康也直接插手公检法,一方面徇私枉法,把许多得罪薄熙来的清白的人送进监狱;另一 方面,把那些法院宣判有罪的已经入狱的人,通过保外就医,缓刑,减刑等各种手法,从狱中放出,而自己从其亲友手中渔利。2001年,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 因“倒卖国家公文印章罪”而被刑拘的嫌犯许强,原是大连西岗区交警,后曾被开除公职和判刑八年,罪名是持枪伤人,而第二次坐牢却由吴文康下令重罪轻判,原 来,许强之兄认识吴文康,并重金贿赂了吴秘书,他亲自给大连开发区看守所和市检察院领导打电话,以种种借口,给他宽大地判了缓刑,许强在2001年4月走 出了看守所,许说,他哥哥花了大钱。类似这样的以权谋私的勾当,吴秘书大行其道,涉案上百起,不论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只要给钱,他就会大举干预, 绝对不在乎别人知道,如同车克民利用介绍薄熙来会见客人大肆捞钱一样,吴文康早在90年代中期,就进入了大连的首富阶层,其拥有多处房产,累积财富不会低 于亿元。

吴文康还斗胆地直接卷入大连的社保基金案,早在1998年,薄熙来比陈良宇胆子还大,竟为了取悦于政治局委员李 铁映及儿子李力践,让吴秘书和李创办的大连金生企业集团合作搞房地产开发,通过大连保险公司总经理陈某,挪用社保基金8亿元炒地皮和楼盘,这既送足了人 情,又赚了一大笔钱财。本人曾在社交场合见过吴秘书,他与李铁映儿子公司的老板之一王强关系密切,他们私下策划和实施了多起权钱交易的大生意,直接插手大 连政界商界和文化界的人事布局,还精心公关,拉拢于永波和徐才厚,因为二位军头都是瓦房店原籍,与王强是老乡,90年代后期,他们还乡的隆重礼遇仪式,就 是吴秘书和王强合力打造的杰作,其目的是利用军心推出野心家薄熙来。

不过,吴文康内心深处与王立军一样,都有一个角落对薄熙来不满和鄙视,中共十五大之后,薄熙来因受阻于闻世震, 落选中央后补委员而生气患病住院,长达一个多月。谷开来不理他,只有吴文康整日陪同,他对最要好的朋友王某说,薄熙来的精神要崩溃了,老婆都不管,我侍候 他,我真倒霉啊!。。。。。。吴文康还在其它场合对薄熙来的心胸狭窄,不能容人而多有微词,这些故事都说明,他们不是铁哥们,是贪腐的权欲把二人捆绑在一 起的。等到薄熙来被“双规”,他准保第一个检举揭发,何况他的罪行有可能判死,为了活命,他和王立军一样,会不顾旧情,反戈一击,而合盘托出的累累罪行将 石破天惊!

现在,这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正在慢慢地上演,届时,由王立军牵出的薄熙来案,及枝枝蔓蔓的吴文康案,车克民案,等 等,一定像好莱坞大片一样情节曲折动人,他们的罪行不是证据厚实的问题,一切均由中南海高层领导的利益格局变化所决定,不论怎么样,反正薄熙来令吴文康操 控司法系统,整别人有多狠和多么不留情面,不择手段,他们都将亲自体验生不如死的滋味,这时的吴文康一定是变了,一定向往新闻自由和司法独立,但这些可爱 的东西,在其得势时都挥霍光了。吴文康该想起 “一坨屎”吧,也想起了“跑路”的民企老板李俊,但后悔已经没用了!


作者:姜维平    2012年3月22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Loading

用Email订阅我们的《杂文版》

我们的Facebook CAA Twitter 收藏夹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