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来看,最近事态的发展。3月8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一个新闻,其中间周永康、王歧山和薄熙来共同出来了,周永康坐在前头,王歧山在中间,最后这个 镜头停到了薄熙来身上有一秒钟。那么这一个镜头的出现是由中央电视台播出来的,中央电视台是由李长春中宣部所掌握的,那这个含义是什么呢?这含义就是说太 子党站在一起了。周永康、王歧山、薄熙来都是太子党,太子党站在一起替薄熙来做后盾,来对抗团派的胡锦涛和温家宝。这个事态非常的明显。

所以到了3月9日,薄熙来才有胆量在重庆团记者会上,他就公开的亮相说:唱红打黑没有错!尤其是“打黑”是经过中央批准的。这样就把周永康政法委拿 来垫背,作为他的后盾,有事、有错要把周永康拉下来。而周永康3月8日在电视机面前的亮相,已经向胡锦涛发出了个信号:“你要找薄熙来的麻烦,那就来看我 的脸色”。

所以我们可以讲,这场斗争从胡温针对王立军的事件抓着薄熙来的靶子,现在已经升级到了周永康出来了。那么甚至可以讲,薄熙来这个角色正在下降,而周 永康的角色在上升;那么也可以讲,这场共产党的内部斗争,路线斗争和派系斗争也升了一级,从薄熙来升到了周永康。周永康是政治局常委,而周永康又把李长春 和“新四人帮”又拉到一齐来对抗胡温,这个事态已经出现了。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胡温不得不考虑,如果这场斗争再继续升码,在中央政治局常委里边大打出手的话,那共产党这个政权还能稳得住吗?所以在过去,我好几次的评论中间,我有这么一个观点,那就是说共产党内部的斗争它们有一个原则:无论如何斗,不能把这条船由自己把它斗沉。

那现在它们的这一个思想已经在胡温身上又体现出来了,胡温再次忍
让薄熙来出现在重庆团记者会上面,他可以一再的否认他没有钱、他没有贪污、他的子女是干净的、他打黑是由上级批准的、中央批准的;并且王立军是他使用人不当,王立军也做了很多好事。这个就是对胡温发出一个挑衅。

那么薄熙来背后又靠谁呢?靠着太子党的力量,靠着江泽民的势力作为他的后盾。所以胡温和江泽民要在这场斗争中进行一个对决,是不是时间到了?一个双 方的对垒决战是不是这个时候到了呢?在我看来恐怕还没有到,还有一段时间。要通过这个两会结束之后,双方再重新部署力量,才开始下一场的斗争。这是第一个 原因,就是胡锦涛、温家宝隐忍,把他容忍下来了。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全国的维权抗暴急遽上升,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下一任预备的做总书记的习近平,他们都有一种看法,认为今年2012年不是好过的一 年,他们不希望在社会大动荡的时候,共产党内部斗争这么激烈的情况下接这个班,尤其是习近平,他不想在这种状况下接这个班。所以胡锦涛不得不考虑让这个局 势,斗争的火候略微收敛一点,略微降低一点,等待时机再来开始决战。

那么到现在为止,2月6日到现在,由王立军事件所引发的这场斗争已经进到了第二个回合,第一个回合是薄熙来,第二回合是周永康出来了。这场斗争最后 要取决于几个因素,那就是第一,江泽民要死不死的现状能够维持多久?这是第一;第二,社会的动荡层面要提高到多少程度?如果社会动荡超过于目前的状况,很 可能共产党内部的斗争就会略微收敛,它们不想自己把这个船打沉。如果这条船自己把自己打沉的话,那么胡温也得不到好处,更不用讲周永康和薄熙来了,所以他 们一定在幕后有一个默契的交易,达到一定程度暂时收敛一点,再看情况发展。

那么这是共产党内部斗争目前的现状,我判断这种现状不会长久的,不会持久的,它还会发展,还会变化,因为这个斗争是你死我活的。

周永康他不愿意在十八大下台之后再受到清算,所以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在下一届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里边安插他的人马,胡锦涛也要安插他的人马,保护他下台之后的安全,所以这新一轮的斗争可以在一个新的背景底下重新开始。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共产党不仅仅是面对内部的斗争,它还面对着民众的反抗起义,革命的浪潮不断高升,所以共产党作为一个整体它也面对着老百姓对它们政权的 挑战,要结束共产党,这个挑战最近这几年来一直在上升。那么在2月6日王立军的事件发生两个礼拜之后,胡温政权突然就提出了要进行改革。这个势头有步骤 的,有步调的,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让人们感觉到中共要在两会上提出改革了。

而实际上我们看看它们提出的方案是如何的呢?第一,2月23日由国务院提出10年期间的对资本市场推行的渐进式的改革时间表。它这样的改革要达到什 么目的呢?要达到第一,中国的资本可以获得自由的进出,可以到海外去收购它要的产品、资源,市场投资到外国,它可以用资本自由的进出,包括民间的资本,同 时也让外国的资本进入中国,投入到金融市场、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以及房地产市场。

这样一个资本改革也等于是完全要和西方的金融市场挂勾,不存在人民币汇率控制,中国的货币市场以及外国的货币市场要逐渐的走上一致,人民币应该只有 自由兑换才能够达到中国的资本自由进出这个目的,所以人民币要走到国际市场。这是它们第一个方案。它们这样走还是走了邓小平改革开放最初期的方案,也就是 先是经济改革,不提政治改革。

那么第二,到了2月27日,中国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和世界银行合作,提出了一个“2030年中国经济报告”,在报告里边提出了6个战略改革措施,第 一要对中国的国营企业进行收缩,扩大民营经济,收缩国营经济,第二,对庞大的国营企业所获得的巨大的利润要上缴国家,由财政部统一使用;第三,用这些资金 建立社保基金、养老基金,并且对环保、对教育、对医疗进行改革,对土地制度进行改革,也建立中国的内需市场,提高老百姓的收入,等等。

但是这一个报告没有提出一个时间表,它只讲2030年中国应该走到这一步;并且提出如果中国不进行改革,那么中国的经济将面临没有预警的崩溃,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警告。可是仅仅这两个报告出来是经济上的,金融的改革。

在这两个报告出来的前不久,《人民日报》发表了一个评论文章,说“宁可要不完美的改革,也不要不改革的危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从泛泛的含义 上提出要改革,从“摸着石头过河”这样的改革,走到最顶层设计的改革。那么从这个含义里边讲应该有政治改革吧?可是到目前为止,不论是在它的这个评论员的 文章,或者是两会的温家宝的《政府工作报告》,都没有提出政治改革。它们不想在这个时候提出政治改革,而仅仅提出和民生有关的,和金融有关的一些经济改 革,这又是同样走上了邓小平1978年刚刚开始的改革开放同样一个思路。

可是尽管如此,胡温不断的放出这些信息,告诉人们:我要快改革了。可是人们会看到现实,第一个现实,温家宝的国务院提出来三个领域的改革,这三个领 域的改革是由政府部门提出来的,不是学术机构,也不是世界银行。政府部门提出来第一,要对社会民生工程进行改革,这里面包括教育、医疗、环保、工资分配、 户口户籍的登记、改革等等。可是这样的改革需要花很多的钱,现在钱从哪里来?温家宝没有提出任何一个方案来。这样的改革在世界银行所提出来的报告里边,提 出来要从国营企业拿资金投入到民生工程的改革,可是那是一个学术报告,并不是政府措施,政府措施没有这个钱,所以提出来改革是空的,又给你一个大饼充饥。

第二个,对垄断企业进行改革。这是温家宝提出来的,所以他就提出了一个〈国新36条〉,他并不是把国营企业民营化,也不是把国营企业股票化,而是什 么?让民营企业进到这些垄断企业里头来,来挽救中国的经济。那么这些民营经济,这些民间的资本家再不能控制自己的资本的命运,不能控制资金的流动,也不能 保证可以进出自由,这种状况下,谁愿意把资本放进来呢?没有人。所以这个〈国新36条〉尽管提了几次了,最近这一次在今年2月份提出来,可有什么用呢?老 百姓不会信任,民间资本家不会投入。

第三点,它要对土地制度改革。现在要重新登记你土地使用权的登记证,并且要确定这个土地使用证的发行之前要进行试点,进行调查。可是人们想,土地是 国家的,交给农民使用已经实行了几十年了,现在才刚刚开始发一个证件给你:你有权力使用土地。这是不是有一点让人们感觉到在放马后炮啊!现在这种马后炮在 什么状况下呢?大批的土地已经给当地政府拿走了,你再来重新登记,那就土地大大缩小,人口并没有减少,而土地减少了,农民怎么生活?所以用这种办法又来糊 弄农民。

其二,现在号召农民,并且希望农民依“土地使用权”入股,成立合伙公司、股份公司。那这又回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从初级社(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把 自己土地、农具、耕牛加入到高级社,再入伙成为高级合作社,也是个股份公司,又回到了60年前的那种状况,而并不是去实行“耕者有其田”,真正的进行土地 改革。

那么温家宝提出来这三项改革,仅仅是提出来而已,下面没有任何下文,怎么样去推动?哪边有资金呢?怎么样进行?没有下文。那么在温家宝的《政府工作 报告》里边,他像开中药铺一样的,罗列出一系列的各个方面,面面俱到的提到这要改革,那要改造,那要进行提高,唯独不提政治改革。那你不提政治改革,那所 有的改革不配套和政治不配套都不能够坚持长久。就好像邓小平在1978年他仅仅提出经济改革,不提政治改革,那么走到现在越走越偏,走到国进民退,民间的 企业资本越来越缩小,国营企业越来越壮大,壮大的变成财物分配不均,贫富差距扩大。

在这种状况下,在胡锦涛、温家宝将要交权之前提出各种各样的改革,突然要提出改革,唯独不提政治改革,可见这些改革是欺骗的,是呼咙老百姓的,是一 个缓兵之计,为什么缓兵?这个兵从哪里来?这个兵就是全国老百姓要推动进行政治改革,要求全方位的改革。就像今年1月6日清华大学的教授们提出来“转型陷 阱”,改革死亡了,摸了石头不愿意过河了。这是批评胡温政权。

而胡温政权看到这种状况下,无论是民间的智库、思潮、舆论的反应,都强烈的要求改革。在这种状况下,胡温就来个欺骗、缓兵之计,你们要求改革吗?我 就写几篇文章,也请几个人讲几个话就完事了,它没有一个宗旨。有一个宗旨,第一,如果这个改革能保证共产党能活下去的话,它会推行改革;并且保证这个政权 还在共产党手下,才要进行改革。各种改革都可以,唯独不能进行政治改革。就像赵启正在两会开会期间提出来:政治改革要在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进行改革。也就是 言下之意要保证共产党绝对掌握这个政权的时候进行改革。

那试问,民间的舆论力量、中国老百姓的要求是要真正的进行政治改革,要民选政府,一人一票,要走上像台湾一样选国家的总统、国家的元首,以及地方从 省、县、市都是民间一人一票投票产生出来的。中共它能走这条路吗?它不敢走!它要走,那就正如它们所讲的,改革是找死,寻找死亡;不改革是等待死亡。所以 它们又是走这条用经济改革来呼咙老百姓、欺骗老百姓,缓兵之计,但是绝对不会推动政治改革,因为那是要它们的命。

它有两个不愿意:第一,不愿意在内斗中间自己把船打沉了,这是第一;第二,不愿意面对老百姓面前把政权交出来。所以这两个都不愿意的话,它们希望始 终在现有的状况下,在这么内部打斗都会联合着一起对付老百姓。周永康在重庆的唱红打黑不就是对付中国的老百姓吗?周永康现在继续镇压地下教会、法轮功、打 压藏族和维吾尔族就是对付老百姓。在这一点,胡温和薄熙来之间没有争论,唯一他们之间内斗争论的就是谁要抢第一把手,他们在夺权、争权、争利,打的不可开 交。

但是面对老百姓反抗共产党这一个局势的命运底下,它们一直对外对付中国民众,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一方面是要镇压,另一方面就是欺骗。这个欺骗除了舆论欺骗以外,就包括提出经济、金融、民生工程这些所谓的改革,并且没有时间表的,或者时间拖得很长的这种改革来糊弄老百姓。

我们从历史上看一下,胡锦涛,胡温两个人在10年之前刚刚上台的时候,人们对他抱着多大的期望,提出了“胡温新政”,甚至把他们比作为1933年美 国总统罗斯福上台时候的新政(TheNewDeal),那一场罗斯福的新政的确改造了美国,让美国大萧条、大动荡、大的失业环境底下走出一条活路来。可是 胡温戴着一个“胡温新政”这一顶帽子走了10年,他们有改革吗?没有!他们足足浪费了10年。

这10年期间他们唯一所做的事情,在经济方面把经济往上升,提高了,可是他们提高以后所占去那么大的利润分配大部分给太子党,给贪官污吏拿去了,老 百姓得不到。所以他们没有在这10年期间进行实实在在的改革,尤其是政治改革,让国营企业民营化,让土地制度,让老百姓实实在在的掌握土地的拥有权,也就 是耕者有其田。没有!他们所走的道路是权贵资本主义道路,这权贵资本主义道路,毛派之人看不惯,所以提出一个再来二次文化大革命,把权贵资本主义打倒,走 毛泽东的暴力共产主义的道路。在这10年的时间,共产内部在斗争。

现在回过头来要面对着巨大的社会的矛盾和党内的矛盾,那么共产党还有多少时间能够解决这些矛盾呢?在我看来,正如刘源也好,习近平也好,他们所预估 的,中国今年2012年不是一个好过的日子,如果今年过不去,那就翻车,那船也沉了;如果今年过得去,也并不等于这个矛盾就解决得了。无论是党内的斗争, 以及社会矛盾,因为在社会的矛盾积累越来越大,并且现在的改革跟1978年邓小平所提出来的改革的时机、时空环境完全不同了。

那时候的国际环境对中国非常有利,能够容纳你产品的市场,很大的广大市场,开门容纳中国的产品,并且提出资金以及技术到中国来;现在正好相反,市场 萎缩,甚至有的市场已经没有了,关门了。资金,只有中国的资金往外流,外国的资金很难再进到中国来,现在中国有钱的人是带着钱、带着人、带着人才一起往外 流,而不是外国的资金、资本、人才到中国来。

所以在这种环境底下,既不要真正走上改革,又何其困难!再加上胡温没有心思改革,并且到了最后快交班的、交权之前,他们更没有能力、没有胆量去进行改革。

所以我们回过头来可以看到,为什么胡温现在在党内斗争采取忍耐的态度,容忍的态度;而对外、对民间采取欺骗的态度,加镇压。可是这条路走不久,因为 矛盾的积累、各方面的利益摆不平。就好像最近汪洋,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竟然发出这个话:我们要求改革,中央不让、中央不批准!我们的改革是指什么改革?仅 仅一些在行政部门、金融部门进行一些改革,中央都不让,更何况整个架构、整个体系的政治改革呢?

所以这场改革走不动,那下面的结果就是革命起来。革命现在的思潮,在人民中间并不害怕了,因为他们觉得生不如死,我就跟你拼命吧!或许还有一个新的 出路,新的一个方向。在这个时候我们可以看到,共产党的力量是越来越削弱了,而不是越来越强大了。人们会问:为什么它手上有这么多钱,反而更害怕老百姓了 呢?用更多的钱去增加维稳费,今年增加到7千亿,军费才6,700亿,维稳费比去年更高。

可是维稳、维稳越不稳,原因在于老百姓不信任共产党,不相信你做的任何事情,无论共产党党内部的斗争也好,对付老百姓镇压也好,共产党已经没有任何 一点威望、一点政绩值得老百姓信任了,所以长此以往,共产党是一定会灭亡的。因为这一个政权长期不得到信任的时候,它光靠武力、枪杆子、欺骗手段,是不能 够长久的。好吧,我今天就结束我这个评论:“胡温害怕沉船隐忍欺骗并用”。再见!